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原创 > 坏公司各有各的槽点,好公司总有它的相似之处
坏公司各有各的槽点,好公司总有它的相似之处
2019-04-16 15:28:24 28

来源:《商界》作者:《商界》

或许,我们可以将中国的女企业家分成两类,一类是像董明珠、 俞渝那样的,外表坚毅、内心果敢,而另一类就是像张荣华这样的,看起来温柔娴静,但内心却有着一股静静流淌的力量。

在外人看来,2014年8月9日之后的荣程集团,也许会早早地进入了它的永夜。但张荣华却凭借女性的韧劲,把荣程拖出黑暗,重新回到光明里,甚至绽放出了更胜往昔的光彩。

这种韧劲的奇妙之处在于,它不是一股对抗的力量,而是一种在顺应中酝酿起来的力量。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力量更加坚不可摧。

2014年8月9日,荣程集团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张祥青突发心脏病去世,时年仅45岁。

张祥青是一个孤儿。唐山大地震让他九死一生,32年后再遭遇汶川地震,在央视举办的赈灾晚会上,原本高举3000万元捐赠牌子的他大喊,“我刚才和我太太商量,再追加捐款7000万元,给孩子们建震不垮的学校!”这一幕让他“一夜成名”。那时候人们才知道,原来天津最大的民营企业叫作荣程钢铁,其已连续多年跻身中国企业500强。有人将它那些年的捐款一累加,真金白银已超过三亿。

创始人在正值当年的时候去世,对一个正在谋求转型升级的企业来说,意味着什么?未来,这艘载着8 000多名员工的巨轮该如何聚拢人心和信念,驶向既定甚至更高的目标?重担落在了他的太太张荣华的身上。

荣程永远失去了张祥青。唯一可以算作幸运的是,张荣华是张祥青事业上的合伙人,作为荣程集团的总裁她始终参与公司的管理。她是荣程故事最好的续写者。

当我们问张荣华,张祥青去世之后,她最大的变化是什么?她回答说,变得愿意说话了。

过去,张荣华总是默默站在张祥青身旁。相对于天马行空,脑袋里有无数新想法的张祥青来说,张荣华更擅长去做公司的内部组织结构的梳理。在荣程,张祥青是画蓝图的人,而张荣华是保障蓝图落地的人。

角色的变化,意味着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重新回到公司后,张荣华召开上千人的誓师大会,主席台上,她紧握拳头大声问大家愿不愿意跟她同行,甚至率先站起来做出打气鼓劲的姿势。

如果说过去是奔腾的明线和静默的暗线相互交织着推动荣程的发展,从这之后,这根静默的暗线走到了聚光灯下。

但留给张荣华的局面非常艰难。往大了说,她需要定心聚气、谋划发展、指引方向;往小了说,可以具体到保障员工收入稳定,那是眼前最近的难题。

钢铁行业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在张祥青去世之后的2015年,中国的钢铁市场的低迷愈加明显,钢产量又创新高,但市场需求却持续走低,导致国内逾半数的大型钢铁企业陷入亏损。

在此之前,荣程完成了生产设备的升级,还做了一些多元化的布局,账面资金吃紧。天津的各大银行见市场不好,纷纷收紧了对钢铁企业的放贷。据荣程员工回忆,当时请了好几拨银行到荣程参观考察,甚至是请市里头的领导出面打招呼,都没能从银行那里拿到更多的贷款。

源头关闸,开支却不能减少。最难的时候,张荣华要一次性拿出1亿5 000万元,1亿元是最近1个月要缴的电费,5 000万元是待发的工资。

也许有别的选择,比如缓上十天半个月,甚至更长,只要做好了沟通员工也能理解。但是张荣华不想透支这么多年建立起来的信任,她按时按点缴纳了电费、发放了工资。在她的认知里,企业最大的危机不是市场不好、不是资金短缺,甚至不是创始人突然去世,最大的危机是信任危机。

信任能产生多大的能量?从细节处可见一斑:那段时间,荣程的员工们下了班就去捡废钢、打印纸用完一面用另一面、厂区的路面要整修,他们就把废旧材料压成砖,再自己动手铺……最后,市场最严峻的2015年荣程实现了2.5个亿的盈利。

钢铁是荣程的根基。张荣华从丈夫手中接过荣程发展的大旗,自然也不敢懈怠,通过借助外力来弥补自己的短板,不仅邀请中国金属学会在荣程钢铁建立“院士工作站”,还携手国家相关科研院所,成立研发中心,旨在瞄准高端产品,加大新产品研发生产力度,进军高端市场。

张荣华接过接力棒之后,不仅狠抓主业,还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兼顾社会效益。

到目前为止,荣程在环保上的投入已经超过35亿元。这荣程引以为傲的环保成绩单上,有投资2.8亿元建立的大型水循环再生处理厂,实现了生产地下水零开采、生产废水零排放,每年可减少地下水开采量1 100万吨;也有投资3.5亿元建设高炉煤气综合利用发电和高炉余压发电,以及转炉、烧结等余热回收发电的装置,自发电比例达到全厂总用电量的45%,相当于每年降低能耗25万吨标准煤,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0万吨。

此外,荣程还实施余热回收采暖示范工程,其中天津荣程钢铁厂不仅能满足厂区的供暖,还能覆盖其所在的葛沽镇,为全镇的居民供暖。

张荣华十分看重荣程的文化建设,于2014年年底用50天的时间通过旧厂房改造建起了“时代记忆”纪念馆,馆内最大的亮点是一条高清LED巨屏组成的时光隧道,纪录了毛主席从1921年至1949年的丰功伟绩,一尊毛主席铜像威严屹立在时空隧道的尽头。时空隧道两侧的展馆里还展出200幅毛主席的珍藏老照片,以及颇具时代特色的老物件。

为了响应国家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2017年荣程开启了传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国际化征程,先后举办“中国·时代记忆非遗英国行”“中国·时代记忆非遗斯里兰卡行”文化交流活动,搭建了中国非遗文化和产品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平台,引起巨大反响。

经历创始人突然离世之后的荣程,从钢铁到环保,再到走向海外,走出了一条实业振兴之路。这背后是不懂声色的坚韧,是一种静水流深的坚韧。

放眼全国,乃至全球的企业,我们会发现优秀的企业总有诸多的相似之处。

中国的白酒市场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众多历史悠久的白酒企业,在新的市场需求下,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不仅在产品上要更为多样多元,在精神层面上也需要注入更多文化力量。

作为中国白酒文化的“活化石”,泸州老窖被誉为“浓香鼻祖,酒中泰斗”,是浓香型白酒标准的制定者和引领者。面对市场的变化和挑战,泸州老窖从自己的产品和文化出发,发掘出新的增长点。

浓香型白酒的发酵容器是泥土制成的窖池,而窖池的持续使用时间对浓香型白酒的品质有着至关重要的影响。窖池持续使用时间越长,窖泥中富集的有益微生物菌群就越多,所产生的香味物质也就越多,所酿的酒就越好。因此在白酒行业才有“窖龄老,酒才好”的说法。

于是,2011年泸州老窖在中国白酒行业率先以“窖龄”为概念推出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窖龄酒一推出,就受到了市场的认可,并且只用2年时间就成长为十亿级大单品。

泸州老窖不仅顺应时代的发展和需求,在产品的品质和文化上做深,还不断与其目标人群——有高消费能力又有高精神需求的精英商务人士碰撞结合,在审美和价值观上寻求共鸣。

从跨界西服、摄影、运动、到音乐、绘画,泸州老窖以精英人群更喜爱的方式,结合品酒活动,触达精英人士的生活方式。经过一年多时间的社群运作,百年泸州老窖窖龄酒精英俱乐部已在全国超过150个城市设立分部,吸纳了近3000家企业,超过8000人的精英会员,累积开展“精英大讲堂”、知名企业参观访问,“精英俱乐部之夜”主题活动400多场。

荣程不动声色的坚韧更多是向内的探求,而泸州老窖的坚韧更多地是向外的表达。就像是一条流淌着佳酿的河流,不断地用她的芳香滋养着沿河两岸的人群。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