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原创 > 记者节到了,可是调查记者们都去哪儿了?
记者节到了,可是调查记者们都去哪儿了?
2018-11-08 11:42:17 72

来源:商界新媒体综合作者:商界新媒体综合

2016年4月26日,调查记者尹鸿伟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43岁。

2016年5月3日,成都全搜索记者江俊突发脑溢血去世,年仅41岁。

2016年5月3日,《绵阳日报》编委会编辑中心主任任杰女士在睡梦中突然离世,年仅42岁。

2016年5月4日,《解放军报》主任编辑马越舟上校病逝,享年45岁。

2016年5月18日,网易女编辑王雅珊因肝癌离世,年仅28岁。

2016年5月23日,39岁的《河南法制报》要闻编辑王军因肝癌去世。

2016年6月14日,云南春晚传媒有限公司副董事长、《春城晚报》总编辑杜少凌同志因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2016年6月16日,重庆电视台著名记者彭坤子因肝癌去世,终年41岁。

2016年6月29日19时30分许,年仅34岁的天涯社区副主编金波在下班回家途中,在北京地铁6号线呼家楼站突然晕倒,经路人和急救人员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

不过是一年。

“早逝”与“短命”似乎已随着统计学冰冷的客观性成为世人对调查记者人群的行业印象,现如今,这些灰蒙蒙的叠加印象中又出现了更新、更尖锐的指向——衰落。

人才流失、男性主导、年龄结构年轻化、教育程度和收入水平更高,从业经历更丰富、工作地点更集中……

同时,他们在择业动机、角色认知方面与首次调研结果高度相似,但职业认同感显著下降、工作自主空间有所收缩、职业忠诚度更加充满不确定性。

研究缘起

通常,调查记者被视为新闻从业者队伍中追求事实真相、推动社会进步的标杆。

近年来,在技术、政治、市场等多重压力下,中国新闻业的生态环境正在发生重构和变革,调查报道行业比过去面临着更大的生存困境。

一是微博微信等社交媒体的崛起,削弱了传统新闻业的文化权威,用户生产内容、公民新闻、网络监督的活跃意味着传统媒体不再是事实真相的唯一提供者和舆论监督者的主力践行者,由此导致传统调查记者面临着社会影响力衰落的严峻考验。

二是伴随舆论环境的变化和新时期宣传报道力度的增强,媒体主管部门及各级政府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塑造社会认同,对敏感性社会问题的报道加强了行政控制,客观上限制了调查报道的供应量。

三是越来越多的传统媒体陷入发行下降、盈利亏损、人才流失等生存困境,不少市场化都市报裁减甚至撤销了深度报道部,新闻主义已开始衰落。

与此同时,传统媒体的融合转型也为调查记者开辟了新的传播平台和职业空间,一些有影响力的传统媒体依旧重视和坚守调查报道。

比如,澎湃新闻一上线就推出系列深度调查报道、《成都商报》旗下的“红星新闻”发布年薪20万招聘调查记者的广告,《新京报》宣布“将至少增加2000万元投入,寻找最优秀的新闻人”。

立足新媒体环境和新新闻生态中,调查记者行业的总体特征、职业意识和生存状态发生哪些变化?

我们对此展开调查。

中国调查记者当前的总体特征

1.调查记者从业人数显著下降,平均年龄34.8岁,仍以男性为主

与首次调研结果相比,传统媒体调查记者从业人数减少幅度高达57.5%,新媒体机构新增调查记者数量比较有限,整个调查报道行业面临人才流失和队伍萎缩的严峻考验。

与首次调查结果相似的是,调查记者行业仍然以男性为主,女性调查记者仅占18.4%;不过,在新入行调查记者中,女性调查记者比例有了显著提升,占比25.6%,这意味着更多年轻女性加入这个行业。

此外,80后已成为调查报道行业的主力军,其次是70后、90后和极少数的“50后”、“60后”。

2.调查记者教育程度有所提高,平均从事新闻工作近十年

当前调查记者的教育程度有所提高,绝大部分都是本科及以上学历,研究生也更多,调查记者接受教育的专业背景更多来自新闻传播学,从业经历相对更加丰富。

3.调查记者的任职机构分布呈现高度集中化趋势,工作地点以北京为主

从调查记者人数来看,拥有调查记者最多的媒体主要是澎湃新闻、财新传媒、《新京报》、界面新闻、《北京青年报》、《南方周末》、《南方都市报》、《大河报》、《中国青年报》。

纵向来看,以调查性报道著称的市场化媒体,拥有的调查记者数量虽然还处于国内第一梯队,但相比六年前已有大幅下降;上海报业集团旗下的新媒体机构比较重视调查报道,澎湃新闻、界面新闻拥有的调查记者数量名列前茅。

从工作城市看,调查记者主要集中在北京、广州、武汉、郑州、上海、重庆等城市。

从聘任方式来看,大多数调查记者属于长期聘用的公司编制,拥有事业编制的调查记者比例较少,另有个别短期聘用及独立调查记者。

4.湖南籍调查记者所占比例下降,山东籍调查记者崭露头角

与“调查湘军”有所衰落的趋势相比,山东籍的年轻调查记者数量有了显著提升,调查记者在家乡拥有较广的社会关系网,更有利于获知当地报道线索和挖掘重大新闻题材。

中国调查记者的职业观念

1.择业动机

研究发现,调查记者的择业动机具有高度稳定性:最吸引调查记者入行的因素是“揭露社会问题、维护公平正义”、“表达百姓呼声”、“传播新思想、启迪民心”,可见推动社会公平正义的价值理念对调查记者最具有感召力;最不认同的择业理由是“收入较高”、“有机会成名”这类功利性动机。

与首次调研结果有所不同的是,当前调查记者群体对“兴趣类”的择业动机更为重视,“喜欢写作”、“喜欢接触各界人士”、“喜欢冒险、刺激的生活”方面的得分显著提升。

另外,“新闻工作受人尊敬”、“学了新闻相关的专业”方面的得分也有显著提升。说明,除道义和责任因素外,职业本身的特点也更多影响着这个群体的择业。

2. 角色认知

调研结果显示,调查记者最为重视的社会功能是“报道可靠信息以阻止流言的散播”、“对复杂的问题提供分析与解释”、“依据事实报道新近发生的事件”、“帮助人民实行舆论监督”、“推动社会改革”;最不重视的功能是“为民众提供娱乐和休闲”、“提高群众的知识与文化水平”、“舆论引导”、“报道最大多数群众感兴趣的新闻”。

此外,当前调查记者也更重视新闻媒体在“政策解释”与“政治参与”方面的功能。

3.职业认同

调研结果显示,调查记者群体普遍认为调查记者比一般条线记者“综合素质更高”、“对社会更重要”、“更受人尊敬”。不过,与首次调研结果相比,调查记者的职业认同感明显降低。

4.同行协作

从本次调研结果看,调查记者仍然是一个同行协作较为密切的群体,有84%的调查对象提及有过同行协作。

只是各类协作方式的频率都不高,他们最常见的协作方式仍然是“分享消息来源”、“提供或接受背景资料”、“分享采访中获得的事实信息”。

近年来,资深调查记者的业内协作情况明显减少,一方面是因为在圈内相熟的调查记者纷纷离职转型,有信任和情感基础的同伴迅速减少,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对独家信源的保护而更加偏向独立进行采访调查。

中国调查记者的生存状态

1.收入水平

当前调查记者群体的月收入水平集中在5000-15000元之间,有了显著提升,约60%的调查对象月收入在10000元以上,还有个别调查记者的月收入在20000元以上。

调查记者月收入水平提升主要有两方面原因:

一则,距离首次调研已过去六年时间,随着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各行各业的薪酬都有了普遍提升;

二则,本次调查增加了新媒体机构的调查记者,约82%的新媒体机构的调查记者月收入在10000元以上,有12.8%的月收入超过20000元,而传统媒体仅有50%的调查记者月收入过万。

据了解,商业网站和新兴平台为吸引高水平调查记者,的确开出了比传统媒体更高的薪资待遇。

与群体收入普遍提升相对的是,调查记者之间的收入差距更加明显,8.7%的调查记者月收入在5000元以下,约32%的调查记者月收入在5000-10000之间,低收入调查记者主要就职于非沿海地区的传统媒体。

2. 职业满意度

调研结果显示,当前调查记者的工作满意度整体一般,但与调查预期不大一致的是,当前调查记者对“主管领导的能力”、“工作的社会影响力”、“工作时间弹性”、“提拔升职机会”、“福利待遇”的满意度提高了。

而这是因为新入行的调查记者和新媒体机构调查记者提升了这个群体的职业满意度,这或跟新入行者的职业期待不会过高、对比调查报道黄金时期的心理落差没那么大、新媒体机构调查记者的收入待遇及组织文化相对更加理想等因素有关。

3.工作自主性

从调查记者的总体评价来看,他们在工作中获得的自主程度并不高,新入行调查记者与资深调查记者对工作自主性的评价并没有显著差异。

与首次调研结果相比,来自政府部门的行政控制、主管领导方面的组织控制有了显著提升,对调查记者的工作自主性有所削弱。独立样本T检验结果显示,传统媒体调查记者比新媒体机构的调查记者更会考虑经营部门打招呼的稿子,这可能与传统媒体所面临的经营压力有关。

4.职业忠诚度

统计发现, 约有44%的调查记者表示未来5年内不会再从事调查报道,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机构调查记者的职业忠诚度没有显著差异,新入行和资深调查记者的职业忠诚度也没有显著差异。

结语与探讨

尽管新闻业态受新媒体影响发生了显著变化,但调查记者在择业动机、角色认知方面具有较高的稳定性,最吸引他们入行的因素依然是“监督和启蒙”,而且始终非常重视新闻媒体在“调查与解释”、“舆论监督”方面的社会功能。

略有不同的是, 针对媒体功能的社会认知评价中,当前的调查记者群体最重视“报道可靠信息以阻止流言的散播”,在所有选项中排名第一,这可能与新媒体环境下谣言更加容易广泛传播的现象有关,为此,调查记者更加重视事实核查、真相传播的力量和意义。

令人欣慰的是,当前调查记者自我报告的工作满意度并未出现显著下降,在某些维度中反而有所提升,分析表明新入行调查记者、新媒体机构调查记者的工作满意度明显更高。

此外,调查记者的职业认同感显著下降、对国内媒体作为“理想媒体”的评价总体不高,来自组织外行政控制和组织内主管领导方面的压力降低了调查记者的工作自主性。

值得隐忧的是,当前调查记者的职业忠诚度普遍较低且呈现出高度的不确定性,有近半数的调查记者明确表示五年内不再从事调查报道。

参考文章:张志安 曹艳辉《新媒体环境下调查记者行业生态变化报告》

用脚步丈量商界的宽度

用键盘敲出商界故事

你的创业路上还有我

——《商界》

欢迎扫描订阅全年《商界》杂志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