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原创 > 新丝路:草原新物种的三次蝶变
新丝路:草原新物种的三次蝶变
2018-07-23 10:16:01 209

来源:商界新媒体作者:胡二伙

当人们的目光还流连在淘宝、京东、亚马逊等平台公司时,有个叫马云峰的人却在思考,“强调价值”的单品牌电商模式究竟能走多远?如何整合线上线下各个资源,形成1+1>2的平台效应?

在内蒙古地广人稀的草原,新丝路通过电商、新零售、平台共创三种商业模式,改造草原上千百年来传统畜的牧业贸易,从而爆发出新的能量,形成新经济下一个典型的案例。

电商突围:“草原京东”的降维打击

就像阳澄湖大闸蟹一样,锡林郭勒羊肉能成为稀缺资本,除了产品优质之外,离不开地方政府的背书和区域品牌基因。

但由于锡林郭勒地处偏远,只擅长养羊的牧羊人,因为没有从“草原到餐桌”的售卖渠道,只能依托羊贩子收购,传统粗糙的销售模式让羊肉价格失衡,使得牧民利润大打折扣。

2015年7月16日,具有民族特色的综合交易平台——新丝路电子商务平台正式上线运营,创始人马云峰希望利用互联网的思维和技术,打破锡林郭勒羊肉的产销困境。

首先,新丝路电商平台打造爆品,推出被誉为“天下第一羊”的锡林郭勒羊肉,通过精细化分割出40多种羊肉成品,比如一人份的羊肉馅、羊肉片和羊肉块。

锡林郭勒羊肉被精细切割

其次,新丝路电商平台还上线了蒙古族工艺品、草原特色食品、珍贵药材等200多个商品,这些产自锡林郭勒地区的产品带有强烈的草原文化。

正是在新丝路创立的2015年,互联网圈开始奉行“降维打击”——将成熟的商业模式引入不成熟的地区,一举形成对本地传统商业模式的颠覆。

新丝路通过“降维打击”,一方面在线下整合锡林郭勒地区的优质产品,改变本地品牌有产无销的地域困境;另一方面利用线上电商进行统一的品牌输出,提高产品溢价,提升本地牧民收入。

在最考验电商的物流端,新丝路先通过和顺丰、EMS等第三方物流的深度合作,打通南北地域的限制,随后逐渐在各地规划建造分仓,形成“千仓互联”的“草原京东”物流优势。

此外,长距离运输中包装成为关键,传统冷链包装采用的泡沫箱保温有限,而新丝路采取的包装是一种全程封闭的航空材料,能保证在长距离运输中不引发任何质变,解决了困扰锡林郭勒羊肉多年的保温保质难题。

新丝路电子商务平台

在马云峰心中,新丝路电商平台就是要通过“互联网+草原”的模式,形成一个“包容统一”的锡林郭勒特色产品的生态圈产业链,并以此为窗口,成全锡林郭勒草原人千百年来“引进来和走出去”的梦想。

电子商务的爆发增长,使这家坐落在四线城市的小公司实现跨越式增长,在高速成长的网购市场中分得一杯羹。创业团队从不足10人发展到上百人,每年销售增长都超过100%,更是引得资本青睐。

新零售实验:用“体验+透明”重构人货场

尽管电商平台成绩斐然,但新丝路渴望打破壁垒,在线下找到新的突破口。

新丝路线下体验中心因此应运而生。体验中心不仅是餐饮体验,它还进行草原特色产品的展示,同时被作为集展示、分仓、配送为一体的多功能体验中心。

一层是以羊肉、奶制品、锡林郭勒酒和民族工艺品等内蒙古特色产品为主,通过卖场的形式呈现;二层是蒙元文化特色餐饮店,以锡林郭勒鲜切羊肉为主,冷冻肉品为辅,而调料、粮油、蔬菜则全部来自新丝路签约农场。通过蒙餐传统烹饪与现代健康理念相结合,专注于羊肉创新菜品的研发,比如羊肉披萨就成为餐饮店的必点菜。

一层草原特色产品卖场

同时体验店内每一个区域设置视频显示终端,消费者可随时点播到羊群、牧场、加工企业、物流和厨房的实时视频画面和同步声音,360度实时全流程全透明,真正做到“吃透”一只羊。

餐饮是最容易做到百年企业的行业,通过草原特色“卖场+透明餐厅”,形成零售和餐饮相结合的模式。把锡林郭勒美食做成大树,成为新丝路线下体验中心的愿景。

二层可视化监控餐厅

如今,随着新丝路线下体验中心越做越大,名声也越来越响,慢慢就有了模仿者。马云峰反而很高兴,“有了竞争,说明我们有市场潜力。”从2017年第一次把新丝路线下体验中心推向外地开始,马云峰就希望它能像东来顺一样,成为推广锡林郭勒美食的另一种形式。

作为羊肉全产业链追溯体系的试点企业,新丝路致力于打造“有身份的羊”,消费者通过溯源系统建立对产品与平台的信任,从而实现产品、平台与消费者的深度链接。

追溯体系是基于成熟的企业管理NBS系统,以RFID、IC卡、条形码等物联网技术和专用硬件设备开发出来的。羊羔从出生开始打耳标,建立起单独的“身份证”,消费者通过二维码识别就能了解羊的出生、饲养、病疫、屠宰、加工、物流和销售等各个环节的情况。

接下来追溯体系还将对屠宰企业生产自动化、防伪平台对接、电商平台对接、监管平台对接、查询平台重构、销售平台建设、大数据平台建设等应用平台继续深入建设。

作为全国唯一一家由政府主导监督实施的肉食品追溯体系,新丝路在锡林郭勒盟的大力支持下,仅仅三年时间已成规模,已对全盟1.6万个养殖单位的190多万只羊做了全产业链追溯,并对参与追溯的19家屠宰加工企业,6家精加工企业做了整体屠宰生产监控。

新丝路羊肉追溯体系

不管是跨境电商还是垂直电商,除了对原有的购买模式和销售渠道进行了再造,却并未触及产品和服务在线下环节的流转,这类靠模式驱动的平台,终究会出现产品同质化的弊病,依旧摆脱不了价格战的宿命。

而新丝路通过线下打法,是以“卖场+餐饮”的体验中心和全产业链追溯体系为核心,把产品和服务做到极致,重构人货场,向顾客提供跨渠道、无缝化、全透明的购物消费体验。

平台共创:从“二房东”到企业赋能者

在“互联网思维”席卷市场的今天,新丝路电商平台也为“走出去”“请进来”赋予了新的时代内涵。

但是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请进来”更多的企业到新丝路平台。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新丝路推出了第三支“辅助方程”——平台共创。

平台共创的具体呈现形式,落地于一个面积约16000平方米的联合办公场所,其中拥有超过1 000个工位和20个会议室,并配有咖啡厅、路演厅、书吧、超市等。各种几个人到几十人不等的小型公司,在一个像巨大社区的空间里,工作、交流,继而产生各种连接。

反观国内创业环境,一边是商业写字楼空置率和房租高企,资源闲置现象显著;另一边是大量创业企业、小微企业找不到合适的办公场地。而平台共创这种强调成本、效率、服务、共享和社群的模式,很适合偏远的锡林郭勒,以及创业者大量涌现的经济环境。

与京东一样,除了新丝路自营外,产业园企业多数经由新丝路及政府审核后入驻。迄今为止,涵盖了奶制品、酒、保健品、工艺品等品类,这些企业全都是马云峰亲自下牧场、逛车间、甚至动了筷子之后精心挑出来的。

入驻企业正在新丝路产业园办公

“双创”浪潮下,各种以众创空间名义的联合办公、孵化器项目已呈喷涌之势,但仍然难掩行业标准缺失、盈利模式单一、运营主体良莠不齐的尴尬现状。许多倒下的众创空间连工位都没有租出去多少,在“二房东”的阶段就已经宣告失败。

当然,新丝路并不想简单地做“二房东”,于是设计了其他三大盈利模式和变现路径。

第一,股权投资。新丝路通过资金、资源、办公场地对入驻企业进行股权投资,这样做的好处在于,一来新丝路可以有股权收益,二来可以逐渐形成自己的生态圈,通过被投企业的价值增长或资源优势来丰富新丝路整体的生态内容。

另外,生态圈的形成,可以让入驻企业间产生更多的合作。

第二,流量搭载。目前新丝路有100多家入驻企业,其中有多家粉丝或用户超过100万的企业,而这些企业可以通过新丝路平台互导流量。

比如,一家企业打算精准扶贫,给偏远地区的艺术品筹集资金,通过新丝路发起了线上众筹,调动100万级用户以上的入驻企业推广,结果当天就能众筹到数。

这样一来,新丝路就成了一个流量综合体,当拥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入驻量之后,就可以在线上进行各种流量搭载的撮合交易,收取佣金。而新丝路搭建的电商平台,更可以对流量进行变现。

第三,品牌加盟与管理输出。当新丝路的管理模式和运营达到一定标准以后,就可以朝着连锁经营发展,通过加盟扩大规模。除了收取加盟管理费,还可以沉淀企业用户量、流量和数据。

这是一种三赢模式——商家的产品有了售卖渠道,并得到优惠和分红;平台得以壮大;锡林郭勒的产品由统一渠道引爆全国。显然,新丝路真正的价值是在桌子以外。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仍然是商业地产的一种延续,但是新丝路又不仅仅是售卖物理空间,创业者在这里玩社群、造IP、建生态,从而形成一个集创业、就业、孵化及品牌培育为一体的共享服务平台,进而集探索从功能性商业向精神性商业的升级路径。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