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原创 > 这是湖畔大学第一课,里面藏着木头、诗和远方
这是湖畔大学第一课,里面藏着木头、诗和远方
2018-06-26 16:31:16 146

来源:商界新媒体作者:王思宇

很多人都觉得MYLab木艺实验室的出名,是源于2015年湖畔大学在那里举办的一堂木工课。

在那堂特殊的课堂上,36位CEO学员制作了6架木琴,并用它们演出了一曲《沧海一声笑》。汪小菲那张身穿匠人围裙聚精会神的照片,更是一度在网上疯传。

能够拥有这样的露出机会,MYLab木艺实验室无疑是幸运的,但他们有的不仅仅是幸运。

国内各种“工坊”无数,但鲜有成功案例。问题在于,当匠人精神与商业本质相融合时,所有的“情怀”都不得不面对残酷的市场考验。这是MYLab木艺实验室所探索的,也是创始人徐广举和水杉所坚持的。

徐广举与高长钱

8家分店,2万余名资深会员,这是木艺实验室创立3年交出的成绩单。我们不能说已经成功,但在国内工坊模式的探索上,他们已然领先了大半个身位。

“匠人”的空间

作为一名路桥工程师,徐广举将木工爱好作为缓解工作压力的有效方式。

平日里,国外木工制作视频看了一大堆,但他一直没有动手的机会。后来在朋友的木工坊里体验了几次,便一发不可收拾。索性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和在同另一位木工爱好者——水杉(原名:高长钱)——成立了MYLab木艺实验室。

在这个近2000平米的空间里,拥有国内规模最大,设备最先进的木工工坊。

木艺实验室杭州店

木艺实验室杭州店

作为木椅实验室的创始人,徐广举和水杉并不想让木艺实验室步其他传统工作室的“后尘”,他们开始思考木艺实验室的核心到底是什么。

做成一个娱乐性场所注定是行不通的:一方面,娱乐化的定位会导致木艺不得不与KTV、麻将馆和台球室等休闲场所竞争,本质上成为了一个抢占用户时间的地方;另一方面,木工这样小众而低频的爱好,无法支撑其成为一个娱乐性场所。

最终,木艺实验室找到了自己的定位——匠人工坊。

何为匠人工坊?徐广举给出了自己的答案:“能够产出有价值的产品”,而木艺也自然成为了一个“能产出价值的空间”。

对于大部分匠人来说,拥有自己的一个独立工作室是一件麻烦而又奢侈的事情。

木艺实验室杭州店

好不容易有时间到工作室做点什么,结果机器坏了。浪费几天时间修理机器,准备继续动手,发现场地又乱了,又收拾一天场地。最终,一年到头什么都没做成。这样的情况是每个匠人都曾经遇到过的。

而这也成为了木艺实验室存在的价值,专业的设备、统一化工具管理、完整的材料和“用完即走”的方式,都为匠人提供了一种全新的解决方案。作为木艺实验室的需求方,匠人们只需要缴纳相应的会员费用即可享受相关服务。

除此之外,木艺实验室也对初级木工爱好者开放。除了不定期举行的公开课之外,场地还提供一对一形式的系列教学课程。老师将会根据会员的学习情况,授权其设备使用权限,在优化课程体验的同时,最大程度保证学员操作的安全。

平台化探索

2017年2月,木艺实验室在上海分店的2楼举办了一个为期两周末的家具展,近30余个国内外知名品牌参展。在完全没有宣传的情况下,销售额轻松破百万,而徐广举则嗅到了其中的商机。

木艺实验室上海店

家具行业拥有近万亿元规模,而实木家具则占据近20%的份额。随着消费升级和定制化意识的提高,实木家具市场还将继续扩大。

传统的实木家具市场,卖方拥有极大话语权,商家卖什么,消费者就只能买什么。“爆款”与“冷款”走向两个极端,最终导致经销商压货严重,利润难以提现。

如今,拥有“纯实木+设计师款”标签的家具则更受广大消费者欢迎。除了具备普通实木家具皮实耐用的优点外,设计师还让这些“新实木”家具更符合现代化消费者审美。但这样的方式注定只能适用于小规模生产,供应链管理效率极低。像淘宝上广受欢迎的设计师品牌“二黑木作”和“木几”等都面临这样的情况。

木艺实验室上海店

匠人的核心价值在于加工层面,而非设计层面,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大部分匠人的产品无法收获市场认同的问题。在“颜值即正义”的时代里,消费者愿意为设计和工艺买单,但绝对不会只为工艺买单。而同一件家具,在不同的匠人手里会收获截然不同的效果。

徐广举希望依托木艺实验室,打造一个“设计师+匠人”的家具定制平台。设计师负责设计产品,打样之后挂在平台上。消费者则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下单,选择对应的尺寸和大小,然后由入驻在平台上的匠人接单进行加工制作。

在这个链条中,在除去设计费、加工费和管理费后,消费者可以拿到一个更低的价格。如果1名设计师能够对接1万名匠人,那么也就意味着他对接了1万家供应链。

当前,木艺实验室计划8家分店签约近200位匠人则。在上线定制化业务后,以每人每月生产价值5万元家具计算,一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上亿元。

毫无疑问,这个全新的平台思维具有一定的执行难度,但它所遵循的路径有着清晰指向。在每一个阶段,都具备极大的合理性,同样也符合当下平台化思维。

写在最后

相比那些传统匠人工作室同行们,木艺实验室的这般尝试是很有价值的。

围绕匠人行业做创新,这或许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从之前的电商创业到后面的内容创业,都是非常大胆的尝试。正如徐广举所说“每个人都知道匠人是个宝库,但如何挖掘这个‘宝库’,现在还没人给出正确答案”。

而作为MYLab木艺实验室来说,也只不过是无数个推理试题的考生之一。

此外,木艺实验室的另一个想象空间则在于大众对于体验类项目的极高热情。看似小众,实则广阔是这个行业的最大特点。在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里,找一个空间,与满地木屑和设备轰鸣为伴,暂时逃离紧张的当下,也不失为城里人的一种放松方式。

尽管已经在同业竞争者中脱引而出,但徐广举和水杉这场创业征途离最后的终点还不算近。这注定是一场时间的游戏,需要足够的毅力和耐心。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