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曾赚500亿,巨亏18亿后无人问津,他如何死里逃生

Sue 30天前 0 商界原创

摘要:中国多大佬,大佬多低调。

中国多大佬,大佬多低调。可像这位把企业带到近500亿市值,一个月前退休都不见消息的大佬,也实在是少见。

他就是前TCL集团掌门人——李东生。

说起来,当年TCL势头很猛,销量年年第一外,各大杂志封面那是轮流上。那本《时代》周刊甚至评价李东生为“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之一。

但与此同时,TCL从神坛跌落的速度也同样令人唏嘘:3年不到,企业就在18个月内亏18亿,《福布斯》又说李东生是中国A股上市公司最差劲的老板。真是笑不出来。

后来企业又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呢?中国实业真的已死吗?

毕业2年即任总经理

华南理工三剑客如今只剩他一人

李东生是广东惠州人。惠州是座蛮有历史来头的城市,经商的人却不多,大家都安安稳稳的,但求别出个差错就好。

就这样无忧无虑长大的他却被下放当了知青。知青生活苦,每次收稻子插秧,都要蜕一两层皮。慢慢的,白净腼腆的东生就和变了个人似的:一身黑亮亮的腱子肉,还当了民兵排长,大小事都管。

直到26岁,他被华南工学院的无线电工程专业录取。在那里,他遇到了后来被并称华南理工三剑客的康佳陈伟荣和创维黄宏生。

时隔多年,“华南理工三剑客”早已不复存在:陈伟荣离奇辞职,黄宏生被捕入狱,只有他李东生,一直带领着TCL奋斗至今。但当年,“学理工科要投身实业,建设一国之基础”曾是他们共同的理想。

毕业后,李东生“理所应当”地放弃了包分配,在全家人的劝说和阻挠下,进入TCL的前身TTK家庭电器工作,开始制作录音磁带。

八十年代初期,一首《跟着感觉走》红遍大江南北,满街都开始卖磁带。李东生没时间听,天天就泡在车间加班加点的干活。

获得领导赏识后,他便被派到香港负责海外业务,从采购到销售,李东生开始全面接触海外市场,正是这段经历,为后来TCL的战略打下了基础。

在他的推荐下,TTK的电话生产业务线开启,这就是日后名声大噪的TCL,坐上TCL总经理位子时,他才刚毕业两年。

然而技术出身的李东生缺乏销售经验,他选择了离开。八年后,李东生带着招商引资的经验卷土重来,此后为TCL奉献了一生。

从商业领袖到最差老板

不消3年

因为一部火的一塌糊涂的《还珠格格》,彩电开始占领各个家庭。李东生看到遍地的小屏幕电视,他一上来就下令,做“TCL王牌”大彩电!没想到一上市就火了。2001年,TCL彩电跑到了全国第一,3年后就登陆了港交所。

同时,TCL的老业务通讯干的也是风生水起,2001年,凭借一款宝石手机,公司赚得是盆满钵满,也牢牢站住了国内手机行业的领先地位。

趁热打铁,李东生又为自己定了两个小目标。第一是彩电走出去,第二是手机引进来。

他先是力排众议收购汤姆逊公司的电视业务,这也是我国企业第一次兼并世界500强,更何况这家企业还是全球第四大电子生产商,常年霸占全球彩电老大的位子。半年后又闪电般地并购阿尔卡特。

这一系列闪电般的蛇吞象的大动作,立马让TCL和李东生轮流登上杂志封面,还成了《时代》周刊和CNN眼中“25名最具影响力商业领袖”之一。

可是看似已经快要登顶的李东生,却因为这两个决定,差点赔的内裤都输掉。

先是对行业判断失误:收购汤姆逊后,李东生下重注的CRT技术一夜之间就不流行了,眼看着就要被液晶技术取代。

左为液晶显示屏、右为CRT显示屏

祸从来不单行,TCL的手机业务也举步维艰:外部赶上国际市场山寨机、水货机肆意横行,内部又是并购之后水土不服。

2005年,并购的两家企业一个比一个亏得惨,TCL遭遇20年来首次亏损,18个月亏18个亿,从没亏过钱的李东生一亏就是20多亿。

他不甘心,放话来年铁定扭亏,结果2006年居然又亏了19.32亿元。那年的股东大会上,半年时间瘦了20斤的李东生,一头白发还得接受股东轮番轰炸。

2007年,汤姆逊撑不住了申请破产清算,TCL股票大跌。曾经打江山的兄弟或出走或转岗,曾经给予他一身辉煌的媒体,还把2007年“中国上市公司最差老板”的名头安在他身上。

面目全非,沉到底。

凤凰涅槃后价值被低估

值得尊敬的一生

在这样的绝境中,李东生却依旧不卑不亢,只跟剩下的弟兄们讲了一个故事:

他说,鹰在成年后还要经历一次涅槃重生。只是这重生,是要将喙和爪子,一次次的撞击最坚硬的岩石,将他们撞的支离破碎、鲜血四流,就连羽毛都要一根一根硬生生拔掉。在无法想象的痛苦中,独自等待再一次的生长和九万里的高空。

故事讲完,李东生壮士断腕,出售了蒸蒸日上的国际电工业务以及PC业务,紧接着咬牙关闭了法国的工厂并进行赔偿,随后开始长时间的蛰伏。

在这段蛰伏期里,没人知道李东生见了谁,做了什么,思考了什么。只是2009年,他一出关就做了一个吓死人的决策: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TCL成立华星光电项目,进入液晶面板领域。手下人都担心,这一笔砸下去,若是失败便再无翻身之日。

但是创哥转念一想,这也是没有招的招数了。当时大热的三星、LG等企业虎视眈眈,如果不在面板和芯片上杀出一条血路,TCL仍旧还是死路一条。

随后,李东生卯着一股劲,愣是用了三年才扭亏,两年稳固,终于让TCL活了下来。

经过这次事件,TCL也越发低调。即便2016年,TCL电视全球出货量突破2000万台,稳坐中国彩电行业龙头,位居全球彩电行业前三强,也全无半点舆论声音。

而如今的互联网讲故事拉股价的打法,对他来说更是一场挑战,李东生显得力不从心。

有人说,属于李东生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你看,曾经的“中华酷联”如今只剩华为在撑,卖身止损,成了老牌国产手机厂商的共同选择,就连TCL也难逃这一命运。

李东生在TCL奋斗了35年后,选择退居二线。这35年里,面对巨亏时他没有离开,别人请他做市长他更没有离开,一辈子坚守在家电业。

在商业大潮里,TCL的这段曲折历史可能更多的被用来当做弯路的案例,但少有人能看到其中残酷试炼的意义,以及对整个中国企业健康发展的价值。李东生的结局也像是一场对于中国实业发展的无言叩问。

有人曾问李东生,做实业投入那么大,划算吗?可人一辈子总该投入些什么,不然梦想该怎么算呢?

16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