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魏则西事件一年后,为什么民营医院越活越好?

胡二伙 9天前 0 商界原创

摘要:很少有一个群体,像他们那样令人爱恨交加:恨其“谋财害命”,爱其“优质服务”。

很少有一个群体,像他们那样令人爱恨交加:恨其“谋财害命”,爱其“优质服务”。对于民营医院的经营者们来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37年前,从中国第一家民营医院“广州益寿医院”诞生开始,民营医院就如同草莽般野蛮生长,成为一个巨大的产业。但发展的过程中,政策上的矛盾与掣肘、医疗广告、税收负担、医保限制、被社会舆论“另眼看待”,民营医院所代表的医疗产业市场化之路也充满艰难和质疑。

民营医院的发展带来四个“原罪”:急功近利、失信于民;重广告,轻疗效;炒剩饭,运营模式、经营手法大多和老一代同出一辙,毫无创新和突破;管理混乱,任人唯亲,一个股东派一个主任,一个主任占据一个关键部门。

深化医改“活水”的他们,有的在逐利中沉沦,肆意挥霍着不多的诚信,有的将自己摊在阳光下,吐诉衷肠思索定位。

积善堂就属于后面一种。它是一家来自天山脚下的知名民营医院,专注于前列腺的中医诊疗。过去它也或多或少被人贴上“标签”,在公立医院和莆田系的夹缝中求生,也同样在艰难和质疑中,依靠自主知识产权“ISA”疗法和“积善堂”理论,治愈了上万名前列腺病患者。

同样有尴尬,同样有迷茫,在医疗产业市场化的大旗下,10年的大浪淘沙,积善堂始终坚持走中医诊疗这条路。我们以积善堂为点,看它所折射出中国民营医院的面。

趋势一:行业开始洗牌

有人曾半开玩笑说,官网首页是行风建设、学术会议、研究进展等内容的是“好医院”;挂着24小时在线咨询窗口、主治各种疑难杂症的则是“坏医院”。

这的确折射出了一种行业现状。公立医院一统天下,民营医院的资源只是边边角角,两者市场环境不同,遭遇的对待也不同。

积善堂也经历了这样一个痛苦的过程,但积善堂用自己的口碑赢得了尊重。在新疆吉木萨尔县,一些插导尿管的慢性前列腺病人,因为县城人民医解决不了,都跑到积善堂这里,通过几天的治疗恢复了健康。“小县城地方不大,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都是口口相传。”

前列腺是“小”病,在三甲医院等主流医院不受重视,难登大雅之堂。孔令新说:“大医院治疗不了或者不想治,我们能治疗,这就是我们的价值。”

资本的血液天生不是道德的,但也不是天生邪恶。在目前的医疗体制下,公立医院在逐利上和私营医院并无二致,它们一般不做广告,只不过是因为占据了优质医疗资源。

民营医院除了大规模的广告战外,经营似乎进入另外一个怪圈——价格战不断上演,变相价格肉搏战使医院毛利率持续下滑,民营医院“遍地开花”,市场“蛋糕”却并没有同步变大,公立医院纷纷涉足原本的冷门病种,让原本红海的市场更加水深火热。

竞争就是烧钱游戏,羊毛出在狗身上猪来买单,最终伤害的还是患者。

公立医院和民营医院围剿下,中国医疗产业被搞得乌烟瘴气,积善堂为了生存,只能把产品和服务做得更好。“有真本事,不用抱怨也不用叫屈,在这样严峻的环境下,才能证明积善堂的价值。”

随着监管的规范和落地,一些没有市场的民营医院开始撤往三四线城市,因为没有竞争力被逐渐淘汰。而公立医院在2016年减少了400多家,行业开始重新洗牌。积善堂却逆行而上,以深圳为窗口幅射珠三角,以南京幅射长三角,以郑州辐射中原地区,以西安辐射西北市场。

医疗是比较特殊的行业,属于中长线投资,不同于商业、房地产,国内民营医院的投资回报期最少应该在5年左右,所以这个行业快不得,不能急功近利。

趋势二:中医和西医结合

多年来,中医和西医就像两道鸿沟,相互对立。

传统的中医发展曲折,在民国时差点被取缔,原因是中医一直被误认为是一种“玄学”。西医一直诟病中医的诊断方式,认为通过望、闻、问、切的诊断手段不科学。

反观以西医为代表的现代医学,借助现代科技手段和工具,用定性定量的直观数据阐明致病原因、局部组织细胞的病理变化及损害,这是技术的进步,而不是医学的进步。中医认为人体是个完整的有机体,西医为代表的现代医学的科学是片面、失衡的。

双方各执一词,大打口水仗。作为中医的继承和发扬者,积善堂用行动将中医和现代医学连接起来,中学为本西学为用,将现代医学手段运用到传统中医理论当中,真正探索出一条中医的现代化、产业化和标准化的道路。

传统中医和现代医学发展的关系很难处理?比如,网络会诊这一技术西医在广泛使用,没有一家中医采用,因为传统中医的四诊法:望、闻、问、切,受到必须现场到诊的场景化约束。

积善堂有不同的看法,认为传统的望、闻、问、切四诊法,可以通过现代医学的检查手段得到延伸,延伸之后,积善堂收集到的身体更全面,更加的准确,中医学也可以获得非常大的发展。四诊资料借助现代医学手段实现的定性定量为中医标准化奠定了基础,而标准化加上大数据分析,则为中医+互联网创造了条件。

于是,积善堂决定推出网络会诊。网络会诊是一个大数据收集的过程,每一位患者的病历文件,每个门诊的会诊记录都会被记录,这保证了积善堂的网络会诊的疗效与面诊基本相同。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接受方便快捷的诊疗方式,自2011年积善堂网络会诊推出至今,已经有过万例康复病例,并且有不少来自中国台湾、日本和东南亚等地区的患者,复诊率高达95%以上。

另一个问题是,中医常讲:因人、因时、因地制宜,所以同一位患者在不同的中医师面前,得出的诊断结果会有差异。即便再小的差异,也会导致治疗方法不同,中医因此很难达到标准化。

如何进行标准化?每位中医师都有不同的见解,要达到中医大同实在是很难。积善堂决定引进西医的检查单,用直接可视的检查单来进行标准化,除此之外,积善堂建立了前列腺病人档案库,根据检查单对前列腺疾病的各种症状进行仔细分级,设定相应的标准化治疗。

积善堂“ISA”疗法,就是经过上万次临床研究和患者的服用,无数次的临床检验和数据比对,才确定成熟的中医治疗前列腺的标准疗法,这一套打磨下来的标准,准确率相当高。

提出中医标准化的初期,很多人都持有怀疑:引入检查仪器还能算是中医么?离开了四诊法还是中医吗?

积善堂的回答是:“中医和西医,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不要把中医和西医分得那么清,建立中医治疗的标准化,引入西医检查,让患者减少就诊成本,对患者来说有益无害。”

趋势三:互联网带来质变

马云曾说过:如果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同银行被支付宝改变的处境一样,医院这个被认为是“最难以改变的领域”,也正面临着共享经济的冲击。

近日,首家互联网+实体“企鹅医院”落地于北京,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进入,传统医院旧的制度体系也将彻底发生变化。

尤其是以中医为代表的民营医院,如何借助互联网打破传统中医的桎梏,实现中医的现代化、标准化和产业化,让中医学和民营医院得到健康良性发展尤为关键。

在互联网来临之前,中医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产能低,即便一个经验丰富的老中医,一天最多也只能看100个病人,如果不接诊,技术无法传承,中医这门科学就会没落。积善堂想打破这种完全依靠个人经验的中医壁垒。如何通过互联网技术的改变,从一个“小”医生变成一个“大”医生?

流传几千年的中医,在积善堂的推动下,也搭上了互联网的高速列车。积善堂率先提出“中医+互联网”的模式,结合线上和线下,可以根据病人检查单制定个性化定制方剂,形成了一个关于前列腺疾病“私人定制”的专业服务平台。

如今网上医院正在兴起,积善堂的大部分客户也是先来自网络会诊,然后通过位于深圳、西安、郑州和南京的积善堂“ISA”疗法临床应用中心进行治疗。这种崭新、快速、大面积覆盖的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让积善堂在探索远程医疗模式在中医上的应用更上一层楼。

积善堂的下一步,就是在等待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无论是中医生理模型、中医病理模型,还是中医药理模型,积善堂已经把人工智能技术和中医技术结合起来,做了初步的尝试和布局。传统的药店买药,是千人一方,未来积善堂可以一人一方,病万变,药也万变。

在医疗领域内,无论针对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都不应该讳疾忌医地排斥互联网的介入。十几年前,网络购物刚刚起步时,不少人认为互联网就是销售假货的“帮凶”。但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互联网会自发生成有利于维护消费者权益的制度变化,比如网上针对卖家的信用评价体系以及方便快捷的退货制度。所以,那些黑心宰客的商家,会因为评价不佳而在市场竞争中被淘汰。

这样一种依托于互联网而产生的评价体系,有效解决了信息不对称的情况,而且自下而上的公众监督,往往要比自上而下的监管更加有效。

互联网不是给医疗产业带来破坏,反而是带来更多的生机,整合医药产业,布局大健康,搭建新的市场生态,互联网让医疗产业从量变到质变。

后记

在中国的医疗产业环境下,有时候创新和改革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也是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一大批民营医院需要担负试错的成本。

从小的角度来看,积善堂的创新就像是现代民营医院的试验场;放大到整个行业来看,这又是中医理论结合现代医疗,互联网影响传统医疗产业,在不被主流医学重视的前列腺领域的一个价值样本。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