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飞上风口,社交是狼人杀的解药还是毒药?

陈志强 26天前 0 商界原创

摘要:手机应用商店,就是App们的凡尔登绞肉机,每天都在上演惨烈的厮杀。

手机应用商店,就是App们的凡尔登绞肉机,每天都在上演惨烈的厮杀。在方寸的屏幕中只有奋力搏杀,才有一线生机。下载排名前10位的榜单,就是一份实时刷新的生存者名单。 即使竞争已经如此激烈,每一个榜单上都有成功的守擂者。 游戏榜上有《王者荣耀》《纪念碑谷》《我的世界》《皇室战争》,社交榜上有微信、QQ、陌陌、知乎、YY、映客直播,以及那个火得有些莫名的派派。 游戏刺激感官,社交刺探人性,都是难以计算,但又充满商业想象。能长期盘踞于此者,就已经获得成功。 也正因此,当我们在社交榜里看见,一系列应该属于游戏的狼人杀App,频繁又突兀地出现在社交榜单上,我们一时很难断定,这是一种成功,一种风口,还是App们的一厢情愿。 又一场资本竞速赛 我们先来回顾一下“昨晚”的情况。 上一个同时火爆线上、线下的桌游,是《三国杀》。 2009年,仅仅通过《三国杀》卡牌销售,游卡公司营收额就接近2000万元。有了《三国杀online》后,游卡2013年的净利润达到了4166.25万元。 庞大的用户基数、家喻户晓的世界观、极强的用户黏性……这些都足以成为一个现象级企业的支撑。 最火时,只要讲到有三股力量争夺的话题,大家都会用“XX《三国杀》”来作比。 作为一款游戏,《三国杀》已经足够成功了。就算是《魔兽世界》也挡不住《王者荣耀》的崛起。 不过现在,还有多少人聚在一起玩《三国杀》?《三国杀online》还有多少个活跃用户? 《三国杀》与狼人杀最大的不同在于,前者只属于诺基亚的塞班,《三国杀》的成功只有它的制作公司能够分享。但狼人杀文化是开放源代码的安卓,人人都能从这个生态中受益,如同棋牌类游戏,可以催生出联众、博雅等一大批上市公司。这条产业链上还可以诞生无数的受益者:各种版本的卡牌制作公司、直播平台的节目与主播、开在线下的桌游店、狼人杀赛事组织者…… 最受追捧的,还是智能手机上那个小小的App。一款自带流量的App,增长势头又如此凶猛,当然有投资人追着投。 2016年12月4日,天天狼人杀在App Store上线,几个月后就接到了将近30家投资机构的见面邀请。有投资人看到某款狼人杀App的数据,马上就拍板决定投资,3天内就完成了付款。 ▲狼人杀App的融资速度很快 然而,资本更像是流量的追随者。 行业绝对门槛低,开源的狼人文化,企业间比拼的不是产品或技术。就像共享单车,换个颜色就能推上街头,其考验的是运营和资本。 产业推动者多,卡牌制作公司、桌游店、直播平台、综艺节目、赛事组织者,都在提升狼人杀的热度,线下也积累了庞大的流量基础。 前期数据好看,众多参与者的助推,促使几款主要狼人App用户数持续增长,用户每天平均在线时间超过3小时。 投资了上海假面科技的青松基金,其创始合伙人董占斌的逻辑是,“这个市场现在火爆,是个增量市场,上海假面数据也很好。” 担心错过市场热度,这才是资本追捧狼人杀的原因。 可以预见,还会有大量狼人杀项目和资本疯狂入局。然后经过残酷的“百团大战”,大多数人成为失败的陪跑者,第一集团之间再相互合并,最终只留下一两家收割市场。 狼人杀这个风口的起源、经过和团购、网约车、共享单车似乎没有太大区别。狼人杀依然是一场资本的竞速赛,越早入场,套利退出的成功率越高。至于行业的未来,则交给留下的人去探索吧。 ▲狼人杀与三国杀的区别在于,前者文化是开放源代码的安卓,人人都能从这个生态中受益;而后者只属于诺基亚的塞班,其成功只有制作公司能够分享 狼人杀里没有真社交 狼人杀的未来,会是社交么? 天天狼人杀创始人李宇辰说,狼人杀最重要的是社交属性。 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说,希望围绕饭局狼人杀IP建立社交。 还有一位App用户说:“我看到一个漂亮姑娘要被人票死了,就可以拼命往她头上砸金蛋,让她不被投出局,之后就能和她多聊聊交个朋友什么的。” 这让我想起QQ麻将里有一句快捷语音:“都别吵了,好好玩牌。” 《三国杀》被老玩家吐槽的一个点是,在低血量的游戏模型里,突然加入了太多高伤害机制,数值模型的膨胀彻底损害了游戏平衡。 对狼人杀而言,一个以推理为基础,甚至需要设计发言顺序的游戏模型里,突然加入了“插麦”、“好友”这样的社交模式,会不会影响游戏模型。 作为一款游戏,该如何平衡竞技与社交? 更现实的问题是,2015年时,一款手游的平均寿命仅为25周,大多数手游都活不过半年。 线下社交的体验,是线上游戏无法实现的。网络游戏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斗地主和麻将却一直活了下来,甚至反攻到线上。 在25周这个残忍的数据面前,用社交属性让狼人杀App活下去,显然比如何在竞技与社交之间找到平衡更重要。 然而在狼人杀的世界里,似乎找不到真社交。 微信、微博、陌陌上,我们尽可能地去扮演更符合期待的自己。互联网越来越趋向真实的社交世界,我们都知道,和你聊天的肯定不会是一条狗。 狼人杀游戏中,我们扮演着其他角色,没有人知道你是不是“一头狼”,也没有人知道你是不是“真预言家”。这个游戏满足的是人们内心对身份推理的需求。 ▲狼人杀似乎形成了一股亚文化 伪语境下,所有的信息都是片面、失真的,很难沉淀出真实的社交关系。 “杀累了”的用户,只会选择退出狼人杀App,而有狼人杀功能的陌陌,则可以把用户引向圈子、社群。成熟的社交App,是狼人杀躲不过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联众世界曾是在线棋牌游戏的开创者,最辉煌时拥有2亿个注册用户、1500万个月活跃用户。社交巨头腾讯进入后,QQ游戏很快就击溃了联众世界。 社交+游戏是宽门,游戏+社交是道窄门。 社交真的这么重要么? 2016年1月,张小龙在一个演讲中透露,“一个微信用户平均每天要刷30~40次的朋友圈。” 现在,只能查看三天朋友圈的好友越来越多。微信在试着引导用户从社交过载中走出来,好多人都快被那个小红点逼出焦虑症了。 狼人杀成不了下一个微信,但它可以成为强化社交关系的工具。 就像张小龙对小程序的期许,“好的产品是用完就走的”。 用户用完就走,你却毫不担心会被客户抛弃,也不担心赚不到钱,更不会设法让客户打开率更高、停留时间更长。原因是什么? 不是因为有社交,而是因为你的价值不可替代。所以,现在开始一局,没有社交,但好玩的狼人杀还来得及。 “天黑请闭嘴,狼人请睁眼……”

2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