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骑ofo去商场唱迷你KTV,我们的人生正被各种共享……

胡二伙 8天前 0 商界原创

摘要:从O2O到共享经济,有一个明显的痕迹:线上开始遇冷,线下开始复苏。

从O2O到共享经济,有一个明显的痕迹:线上开始遇冷,线下开始复苏。 大量的线下项目出现,有砍掉传统门店业态的自助服务,有打着共享名号的分时租赁,有把收费的线下服务免费后试图盘活线上的产品。它们在风投的青睐下,赚足了风头,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 1 - 一个大屏幕,两个话筒,两个高脚凳,一间“不足2平米的可以唱歌的透明房子”。你在里面声嘶力竭吼着《离歌》,无论玻璃墙外的路人觉得多么尴尬,你的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就是歌手,整个世界都是我的。 最近几个月来,在商场里、影院旁,突然出现了很多这种电话亭式的“迷你KTV”,将原本几百平米的重资产KTV,分解成一个个胶囊般的单体,成为一款为迎合年轻群体、收割碎片化时间的“神器”。 “神器”有多神奇? 据艾媒咨询显示,2017年中国线下迷你KTV市场规模将达到31.8亿元,较2016年增长92.7%。未来两三年,迷你KTV的市场体量可以达到50万间以上。 市场如此火爆,资本当然闻腥而动。今年2月,唱吧宣布投资咪哒数千万元人民币;第二天,友唱也宣布获得了友宝在线6000万元的增资。 在资本的催熟行动下,友唱、咪哒、WOW哇屋、聆哒等迷你KTV运营商,如雨后春笋,层出不穷。短短一年时间,迷你KTV运营商就达到上百家之多。 和共享单车不同,迷你KTV看似面向大众,其实是一门to B的生意。目前迷你KTV主要有两种收入形式:一种是硬件销售,直接向加盟商出售“迷你KTV”设备;另一种就是直营,用户付费唱歌。 我们拿第二种来算一笔账。 首先,一台迷你KTV设备成本为2万元,一线城市每月商场租金大概是1000~2000元,加上安装费、服务费、网费和保洁费,一年的成本在5万元左右。 在曲库版权方面,迷你KTV是参照传统KTV标准按包房来收费。根据音集协发布的《关于2016年卡拉OK著作权使用费收取标准的公告》,全国各地区每天每个KTV包间收取的版权费,在8~11元不等。虽然听起来上万台迷你ktv投资很大,但这些成本被转嫁到了加盟商每台每月300~500元的服务费里。 基于地段和客流量的差异测算,一台迷你KTV日收入约为200元,双休日可达300元,收回原始成本只需5个月左右,可以说,看上去真是一门相当不错的生意。 - 2 - 虽然迷你KTV表面上看,的确是一门好生意,但是现实实在是有太多太多问题。 我们重新来算一笔账。 以友唱为例,北京地区单曲收费8元,15分钟收费20元、30分钟38元、60分钟58元,但这个价格就像打车一样会实行动态浮动,高峰时间会上升1.5倍。以“60分钟58元”的迷你KTV套餐为例,这些钱通过团购的方式,可以在非高峰时段的普通KTV欢唱3个小时,哪个划算傻子都会算。 还有一个容易忽略的细节,那就是用户的“复购”问题。很多企业把最初用户尝试性的流量作为指标,继续投资,扩大规模,但实际上用户有时候只是贪图一时新鲜,并不能最后形成高频的消费。 所以,迷你KTV可以5个月回收成本,这个理想很丰满,相当值得怀疑。 目前迷你KTV主要还是分布在一二线城市,当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后,可能面临和摩拜、ofo一样的问题:报废率高。 一个残酷的现实是,目前一些城市单车的损坏率高达20%,车牌号被毁,车座、脚蹬被卸下时有发生,被网友戏谑“国民素质的照妖镜”。而迷你KTV没有设置门禁,且不能从内部上锁,作为公共物品,存在被用户破坏或者霸占空间的可能性,难免会有人恶意剪掉话筒,或者拆走座椅,甚至破坏点唱系统,毕竟人性难以控制。 而其他的问题也随之而来:空间狭小、隐蔽性不够、歌曲更新缓慢、部分机器卫生条件有待提高。一个老用户吐槽:“我们准备唱歌曲时才发现,椅子前面的小圆桌有个吐了痰的卫生纸,当时就不想在里面待了,感觉特别不干净。” 喝完水的瓶子、用过的纸巾和嚼过口香糖等,一些被遗留在迷你KTV内的垃圾,虽然有工作人员清理,但这些工作人员往往也是兼职或是物业清洁人员,并不是专业的清理员。和滴滴打车一样,这也折射出共享经济艰难的管理问题。 但某种程度上,迷你KTV似乎也在复制共享单车的老路,从0到100发展迅猛,快速吸引到投资,这背后有着相似的隐患:规模经济、技术门槛低廉、模式容易被复制、用户粘性低。 - 3 - “您觉得这块儿市场盘子有多大?” “至少不能比共享单车少吧!” 大多数迷你KTV创业者觉得,迷你KTV比共享单车市场大的依据是:做共享单车的企业到现在还在烧钱,迷你KTV可不烧钱,机器卖出去就赚了。 首先,我们来看看两个项目的共同性,那就是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重构”。现在正在发生的是对各行各业的采购、生产制造和交付等环节的供应链的重构。 迷你 KTV “重构”比较严重,它只保留下了一个完整 KTV 服务里最核心的服务:点歌唱歌。由于砍掉了场地和人工,它提供核心服务的便利性被大大增强,这也是它原本在供应链上最薄弱的环节。 自动饮料机也是如此,比如橙汁机,比如咖啡机,它砍掉了人工服务,也砍掉了多品类的选择,提供极致快速的单品服务,可以快速在写字楼和商场复制。 从 2011 年开始的 O2O 大潮,虽然核心是在线下的团购、外卖等服务,但那基本都是对接现有的存量场景。而且线下市场本身一直以来是难啃的骨头,过往至今,很多当时风光无限的O2O创业公司已然不见了踪影。 但这一次的线下项目,玩法变了——它更多的是创造增量场景。而单车和KTV是一种服务,它必须到线下来完成,骑行和唱歌的过程都是没办法被标准化产品替代的。 基于线下起家的项目,需要创造新的用户使用场景,并且做好线下线上联动,延长用户生命周期,才能充分享受到线下的流量红利。并且线下项目也同样可以拥有网络效应:一种互联网人长期以来一直以为只有在互联网上才会有的效应。 迷你KTV只是对K歌场景使用的一种补充,它既不高频,更不刚需,反而局限还不少。而共享单车是有真实刚需的,比如解决白领短距离上下班和校园内上下课,而且还是高频的,几乎每天都可能使用。 抛开共同性,共享单车和迷你KTV的市场孰大孰小,不言而喻。 - 4 - 一个普遍的潜意识认为,迷你KTV是导致传统KTV衰落的凶手。 其实不然,迷你KTV不仅不是导致传统KTV衰落的凶手,反而是传统KTV的延续。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做迷你KTV品牌的公司,多数都和传统KTV有关。比如友唱的公司前沿科技,曾经研发KTV的VOD系统多年,也有自己的传统KTV品牌;咪哒的公司艾美科技,也是做音乐设备出身,旗下拥有“e舞成名”跳舞机;WOW哇屋的公司雷石,更是生产点歌系统的龙头企业。 相比于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迷你KTV背后投资基金的影子少了很多,更多的是行业相关的企业。 友唱的投资方友宝在线是一家售卖机企业,有强大的渠道资源。据《2016年年度报告》显示,截至2016年末友宝在线公司自营标准售货机保有量近32000台,加盟设备累计投放也已约25000台。友宝在线凭借其对地方渠道资源的掌控和推广能力,对友唱在全国大规模覆盖迷你KTV设备提供了不少帮助。 咪哒的投资方唱吧是互联网K歌平台,有大量的用户资源。因为唱吧的用户本身就有非常强烈的唱歌需求,唱吧只要为这些用户搭建一个通道,就可以连接唱吧App和迷你KTV,将线上用户需求拓展到线下,同时咪哒的线下场景也补全了唱吧中缺失的一环。 行业第一品牌钱柜倒闭,万达撑腰的大歌星歇业,无数中小型KTV集体陷入惨淡经营僵局。反观传统KTV的逐渐式微,除了门店租金、人员工资、音乐版权、行业同质化竞争和“三公消费”的影响外,更重要的是KTV多年来维持着旧有的经营模式。但这些与迷你KTV毫无关系,它带来的冲击可以说微乎其微。 首先,大家有一个共识:迷你ktv和传统ktv从用户到消费场景都不同,一个面向年轻人的亲密社交以及练歌需求,另一个则是面向中高端的聚会场景,有更多的社会属性。 说通俗点,传统KTV可能是喝酒和公主,迷你KTV反而只是更纯粹的唱歌。 其实,迷你KTV并不是多新鲜的事。2002年我在广州番禺,有那种木板隔开的格子间私人唱吧,啤酒2元一瓶,歌曲1元一首。后来在郑州也遇到过,夏天公园上的露天KTV,一首歌2元。 只是因为“共享”概念的火热,北上广的老铁们才亲切的称它为“共享KTV”。其实,仔细想想,这不就是你换了一个地方用耳机唱全民K歌吗? 最近出现的很多共享项目,光听名字就令人发笑。甚至连菜市场买菜大妈都在议论纷纷:要不要搞一个“共享菜摊”,分时租赁给所有菜农,或者行摊,颠覆几千年的“一人一摊”模式,绝对是新农业下的风口。 你不得不承认,当这个时代已经不太关心温饱问题的时候,娱乐,服务,体验类的产品就登上了舞台。迷你KTV生意好不好还是要看位置,在这场点位争夺战中,抓娃娃机、互动桌游、VR游戏等都是大众碎片时间的争夺者。北京朝阳区的一位影院经理表示,VR体验设备的盈利能力不如迷你KTV,而迷你KTV又不如抓娃娃机。 未来一段时间内,迷你KTV必然会迎来一轮残酷的行业洗牌,大鱼吃小鱼在所难免。迷你KTV可能是一个好生意,但不一定是个好模式。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