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洗之朗马悦:22年,他把“屁股生意”做到十个亿

胡二伙 3个月前 1 商界原创

摘要:马悦,西北汉子,媒体称之为“中国智能马桶盖第一人”,自喻“职业伺候中国屁股”,他说自己是中国最懂“屁股决定脑袋”真实含义的人。

导读:马悦,西北汉子,媒体称之为“中国智能马桶盖第一人”,自喻“职业伺候中国屁股”,他说自己是中国最懂“屁股决定脑袋”真实含义的人。

文丨商界 胡二伙

马悦绝对是一个热血且爱折腾的实业“老炮儿”,像一块理性而坚韧的石头,他的家电人生是彩色的。

25年前,他从电力部门辞职,骑着自行车,两年把墙壁开关卖到全国第一。22年前,他开始代理“奥普浴霸”,因为业绩卓然,从一个普通的浴霸代理商,一跃成为奥普浴霸首任CEO。15年前,他又辞去CEO,抱着自己的“墓碑”,视死如归,创立“洗之朗”品牌,投身到中国没人看好的智能马桶盖行业。

年轻时的马悦

2015年,在国内热议日本马桶盖之时,“洗之朗”因超级耐用成为日本2号高速公路服务区的标配;在香港,被誉为亚洲《纽约时报》的《南华早报》爆料:中国智能马桶盖顶级制造商在西安;2016年,国务院副总理、国家制造强国领导小组组长马凯亲临“洗之朗”视察,为中国制造的赶超支招。

22年时间,他的企业默默耕织于西安,打造出中国第一台智能马桶盖,继而成为中国智能马桶盖行业的独角兽。在当今开口就是“互联网思维”,闭口就是“房地产”与“金融投资”的名利场,马悦显得格格不入。有人估值“洗之朗”最少值10个亿,而他总是一笑而过。作为“屁股界”的工匠,他曾立下宏愿——用余生,职业伺候中国屁股!

辞去CEO,抱着自己的“墓碑”,打造中国人的智能马桶盖

渭水泱泱,随着秦岭的褶皱兜兜转转。地处关中的西安,丝绸之路已经沉寂千年,谁也没想到,中国自主研发的第一台智能马桶盖会诞生于此。

时间拉回到1995年,那时,马悦正在全力推广奥普浴霸,他要把“四只灯泡的暖灯”卖给家里有暖气的西安市民。市场经济的春风吹拂古城西安,一首苏芮的《跟着感觉走》像某种暗示,让马悦的内心蠢蠢欲动。

他预感到,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中国卫生间将出现有人文关怀的“标准装备”。彼时,在一次电子产品展会上,一只奇怪的马桶盖引起了马悦的注意。

五年来,他做过无数调研。智能马桶盖在日本已成为生活必需品,而中国却无人听闻。马悦知道,日本的消费市场可以作为中国消费趋势的参照,智能马桶盖之于中国,犹如大风起于青萍之末,一切还在萌芽之中。

为了打造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第一台智能马桶盖,在将奥普浴霸推向一个高度后,2002年马悦辞别CEO之职。随后,他凑了几百万元收购了马桶盖的专利和技术,创建“洗之朗”品牌,成为中国最早的马桶盖制造商,一番新事业在眼前展开。

正当马悦准备在智能马桶盖事业上大展拳脚,致力于推动中国人便后清洁方式的变革,还中国屁股一个尊严之时,一向支持自己的父亲竟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当初你非要辞掉公职干个体,好不容易做成了奥普浴霸,你现在又要瞎折腾什么!”

马悦只好背着父亲,让同事上家里安装马桶盖。结果同事打来电话:“马总,老爷子不让装,门都不让进。”马悦赶紧联系父亲说:“你得支持我工作,同事们都看着,先给我个面子装上,我回家就帮您拆了。”

这件事过了很久,有一次马悦陪父亲回老家开封,可是没过3天父亲就嚷着要回家。马悦才从母亲那里得知,父亲因为患有痔疮便秘,习惯了家里的智能马桶盖,在外难以如厕。

父亲的经历坚定了马悦的信念,他把自己的微博个性签名改为:职业伺候中国屁股。打算“一辈子就做这件事”,这一刻的理性、生意场乃至生与死,都抛在了脑后。

为了表示决心,他在工厂塑了一块“墓碑”,碑上写到:此人为推动中国人便后清洁方式的变革做出过贡献。马悦曾在员工大会上坦言:“如果有一天我挂了,而智能马桶盖事业还没实现,就帮我把它砸了。”

马悦在工厂塑了一块“墓碑”

有人看不懂,说马悦是在做一个大局,也有人说他只是傻逼式的坚持。马悦顺势而为,给自己选了一个“陕A250D1(谐音250第一)”的车牌号,“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

22年时间,职业伺候中国屁股,估值10个亿

中国人经历了上千年的“擦屁股”,没人理解马桶盖这个产品。“别人觉得我们是‘下三路’,前些年只要向人提到马桶盖,盖字还未落音,就被人挡回去了。”马悦意识到,推广智能马桶盖远比推广浴霸困难,“浴霸有买温暖的显性需求,而马桶盖却要改变人们的卫生习惯。”

家电行业需要巨大的资金流,但融资却十分困难。比如,银行不贷款,理由是“马桶盖以前没贷过”。曾有朋友给马悦投资3000万元,但马悦知道对方“短平快”的赚快钱想法后,如数把钱退还给对方。

马悦接手这家企业后,一开始太注重马桶盖的创新,只考虑产品功能而忽视了质量标准,很多实验室阶段的工作工程师并没有做到位。马悦知道后,严厉制止了这种“大干快上”的行为,“宁可赔光认倒霉,也不做垃圾产品。”

一个智能马桶盖的零部件多达371个,精密程度毫厘之间,堪比航空航天设备。海尔张瑞敏砸冰箱对马悦影响挺大:“到现在我也没有砸掉一只马桶盖,我允许产品功能不足,但决不允许质量有问题的产品上市。”

过去30年,“商人精神”横行,中国没人谈工匠精神。经济发展像火山喷发,商业世界浮躁功利,企业的流量战和价格战此起彼伏,中国制造思维开始信奉“速度为王”。在这样的环境下,马悦这个市场销售出身的人,却甘心埋头敲敲打打,为中国的智能马桶盖坚持15年。

“时间和数字是冷酷无情的,像两条鞭子,悬在我们的背上。”如果说过去马悦是跟市场、体制以及生产线上的规模、成本过招,如今他是和自己过招。在马悦的思维逻辑里,“伺候屁股”这件事都没有弄好,再去做别的事注定做不好。

2016年,“洗之朗”销售达到1亿元,估值10亿,成为国内智能马桶盖的独角兽。这样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企业,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调研时,却在这里驻足停留了31分钟。关注“洗之朗”的人越来越多,对马桶盖的偏见也慢慢转变,江湖甚至传言,“如果洗之朗倒了,行业就倒了。”这些有形的无形的,在马悦看来“一切都值了”。

国务院副总理马凯调研洗之朗马桶盖

市场经济不断迭代。一方面新经济热火朝天,不断抢占商业舞台的聚光灯,实体经济备受冷落;另一方面热钱投机不断涌现,实业家面临巨大诱惑,没人愿意苦心经营实业。

马悦看得淡然,搞实体经济,靠汗水挣钱,行情好多挣一点儿,行情差少挣一点儿。他借用任正非的话:“我们正在高歌前进的路上,为什么要这么简单的去看收益比。”

在“洗之朗”西安总部的走廊有一块广告牌,画面是一群人蹲在马桶上,中间的一个模特,就是马悦本人。企业花了22年时间,到底服务了多少个屁股?“大概一百多万”,马悦摇了摇头,“算不清了。”

对标日本,卖给沙漠国家,中国智能马桶盖走向世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2014年,杭州的一家茶馆,马悦和九阳豆浆机的崔建华坐在一起聊天。崔建华说:“别人都说豆浆机是因为2008年奶制品污染事件火起来的,其实你知道,1995年你做浴霸的时候,我们就在推广,让人试喝豆浆。”

这次闲聊,两个人得到了一个共识:任何新功能的家电,都有一个冰山下的沉淀期,通过豆浆机的成长来计算,沉淀期至少需要13至15年。崔建华安慰马悦:“你的马桶盖也快成了!”果然,马悦亲自参与做了13年的智能马桶盖,因为吴晓波的一篇《去日本买只马桶盖》火了起来。

国人蜂拥去日本购买智能马桶盖,给中国制造业打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有人嗤之以鼻:“中国制造业不思进取,只知道山寨,连马桶盖也造不出来。”马悦觉得这件事有点受“委屈”,考虑了很久,他给吴晓波回了一封信,信中提到:日本的自来水可以直接饮用,我们却需要考虑过滤功能;日本的卫浴干湿严格分离,我们的卫生间肩负洗澡间功能,需要考虑防潮;日本电压是110v,我们是220v,需要考虑安全问题。

中国制造这些现实的情况,是很多行业外的读者不了解的。更讽刺的是,在日本被国人抢购的智能马桶盖,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货。马悦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中国制造不比日本制造差,至少马桶盖是这样的。

早在“马桶盖事件”的前一年,“洗之朗”的商务人员就接到日本人想来采购智能马桶盖的电话。商务人员心想:骗人都不会,怎么会有人往山里背石头?随即拒绝了对方。

哪知道,日本人不死心,竟然学着刘备“三顾茅庐”,三次前来西安要见洗之朗的“社长”。马悦决定会一会这个“骗子”。

原来,日本马桶盖使用寿命只有两万次,而马悦按照中国家庭的使用环境,马桶盖使用寿命达到了十万次。所以,在人流大的公共设施,日本家庭式马桶盖就败下阵来。

日本人讲究“术业有专攻”,马桶盖做家庭就绝不再做公共。于是,“洗之朗”顺利进驻日本2号高速公路服务区,很快取代了日本品牌,成为日本公共卫生机构批量采购的唯一中国品牌。因为质量好,马悦甚至把中国马桶盖卖到了常年缺水的中东沙漠国家。

敏锐的香港媒体《南华早报》第一个发现马悦和“洗之朗”,曝光了这家藏在群山之中,默默研究马桶盖22年的西安企业,并称其为“中国智能马桶盖的顶级制造商”。

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到这家企业,有投资人抱着钱,嚷着要为“中国马桶盖事业”做一点贡献。经过一番切磋,马悦觉得,这些人没有理解自己的“屁股生意”,皆被他一一婉拒。有人说马悦对合作伙伴很挑剔,他回答说:“我们把事业做实,绝不可‘做市’。道不同,不相为谋!”

马悦在车间

马桶盖开始从背后走上台面,继而爆发出能量巨大的市场潜力。2017年,由地方政府牵头“洗之朗”,在西安投资1.7亿元修建马桶盖产业园区。马悦准备给智能马桶盖做加法,从一个单纯的工具升级到大健康和大数据的载体,“在未来,你的体温、体重、尿常规等数据可以通过智能马桶盖检测,再传递到手机上,形成个人健康数据中心,这才是智能马桶盖的最终出路所在。”

风口总在不断转移,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幕下,制造业迎来产业升级,中国开始呼唤一批新时代下的制造业黑马。很庆幸,“洗之朗”就在这样一个浪潮之巅。

写在最后:把自己献给集体

马悦的头发被岁月打磨光了,他抽烟厉害,这肯定是他上厕所,常年坐在马桶盖上培养出来的习惯。他不忌讳,说话声音随着情绪时而激昂,时而低沉,反而看出他的真性情。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们,不要努力修炼做一个完人,抹去棱角被压抑很痛苦,不如把改造自己的精力献给这个追梦的集体。

“立足本业、求精求细、脚踏实地、重在传承。”这16个字是马悦的事业理念。22年来只做智能马桶盖,这样工匠精神的企业,当今社会实在难得。

他说,在未来,他还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有一个农庄,种着五谷杂粮,坐在马桶盖上,写写回忆录,回忆录上有一句话:“生命就浪费在美好的事物上。”

4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