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1992~1998 躁动的青春

3个月前 1 商界原创

摘要:邓小平的“南方讲话”开启了一个激情澎湃的青春创业期。从躁动不安,再到理性中的回归,创业者们逐渐走向了成熟。

创业史定位:

邓小平的“南方讲话”开启了一个激情澎湃的青春创业期。从躁动不安,再到理性中的回归,创业者们逐渐走向了成熟。

时代描述:

1992年,又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写下诗篇,天地间荡起滚滚春潮,征途上扬起浩浩风帆。

歌中描述的,是87岁的邓小平,在1992年1~2月,南方巡视时陆续作出的“南方讲话”。市场经济,这位迟到的佳人,在中国改革开放总设计师亲领的“天鹅之舞”中,终于告别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暧昧,走到了众人面前。

在这阵春风的沐浴下,一群“92派”,怀揣着对财富的梦想,掀起了一阵席卷全社会的“下海潮”。据统计,仅仅1992年,辞官下海的有12万人,不辞官同时涉足经商的有1000万人,另外还有数以百万计的教师、学生、科研人员经商。

“下海潮”的激情与火热,铸造了一个只相信实力,不相信眼泪的时代。加之1992年之后市场复苏、升温,直至过热,狂躁的需求更是让创业者们如痴如醉,渐入疯狂。一些超乎理性,超乎常规的商业事件接连出炉,奇迹与崩盘轮番上演,第一个“崩溃之年”——1997年,让人深深地感受到了彷徨与不安。

所幸,1994年颁布的《公司法》,1998年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主导的“国退民进”,以及千万创业者们自发的反思、改革与蜕变,让这股创业浪潮深度调整,在随后焕发活力,一浪胜过一浪——创业者们最终在激情中学会了理性,在疯狂中学会了淡定,在充满荆棘的道路上,学会了如何长远地行进。

这就是一个民族的创业青春期,痛并成长着。

创业史记:

恭喜发财

“恭喜发财!”

1992年邓小平“南方讲话”之后,人们的问候语多了几分“财气”,《人民日报》甚至也刊发了题为“要发财,忙起来”的文章。

的确忙起来了。在海南,房地产投资热每年都可吸引全国10万“淘金族”前往。这其中就包括冯仑、潘石屹、王功权、易小迪、王启富和刘军组成的“万通六兄弟”。

冯仑之前曾给牟其中做顾问,月薪250元。到了海南,他倒卖批文,炒作土地,自称“过着江湖游侠般的日子”。当时,海南很多楼盘一拿到批文,就登广告,地基尚未浇灌,价格就已驴打滚似地翻了几倍。

不过,蜜月终有结束。一天,冯仑提着一箱橘子去规划局“走后门”,看到一份内部材料写着,海南报建面积已达到50平方米/人,足足是北京的7倍!冯仑大吃一惊,与“兄弟们”带着尚冒着热气的第一桶金逃回北京。

——果不其然,1993年海南房地产泡沫破灭。900万元一亩的地,隔天就只值90万元。

这便是1992~1998年的典型场景:机会随处可见,却也跌宕起伏,暗藏沟壑,创业者需要在理性与胆识二者之间妥善权衡。

陈东升,算是一个中性权衡者。他不懂拍卖流程,却敢于凭借香港录像带上的片段,成立嘉德拍卖公司。这位曾经的宏观经济研究员说,创新就是率先模仿。

也是陈东升,率先提出“92派”的概念,涵盖所有“南巡”前后前仆后继的创业者。这是一个受教育程度更高、机会捕捉更灵敏的群体;同时,“92派”面对的是一个史无前例的狂热市场,阵阵热浪逼迫下,理性渐渐弱势于偏执机会的胆识。

特别策划:

1949~1957 走进国家经济

1984~1991 中国现代公司奠基

1966~1977 草根经济潜滋暗长

1978~1983 摸着石头的变革

推荐阅读:

生死“石”速:中澳铁矿石拉锯战

“葫芦”的血统 野蛮生长紧逼YouTube

麦考林独创销售渠道 三年开店两千家

#p#副标题#e#

在重庆,一位53岁的老者尹明善,突然告诉家人要做摩托车。需知,这位力帆创始人曾因“资本主义倾向”劳教20年,平反后也只是一个出版商。

在新疆,做过农场、饲料生意,却屡战屡败的个体户唐万新,不惜倾家荡产雇佣了5000人,以出去玩一趟为名,于1992年8月杀到深圳抢购新股抽签表,竟然捞了几千万。后来在资本市场上掀起万丈波澜的“德隆系”由此奠基。

……

最能点燃人们心中创业热火的,恐怕是当时的绥芬河市长赵明非。1992年5月的一天,他带着一件夹克、两个饭盒、一套宾馆的牙具、一台小收音机、一瓶蜂王浆——摆地摊了!这位颇有个性的市长希望通过此举,激励全体公务员利用业余时间“下海”。

全民躁动

这场“下海潮”,很快演变为饮血茹毛般的“全民狂欢”。

1993年12月,初显营销天赋的何伯权,出现在广州中国大酒店,在警察与媒体的簇拥下,他豪掷1000万元接过了用红绸盖着的、来自金牌教头马俊仁的“生命核能”秘方。之后,“生命核能”省级独家代理权的拍卖所得,就超过1700万元!

这充分暴露了当时中国市场的非理性疯狂,消费者层次的参差不齐,以及媒体的推波助澜——一个由胆识驱赶理性,躁动不安成为标志的创业青春期,已经完全呈现在众人面前。

首先登场的,就是1994年狂热的保健品行业。

沈阳的姜伟,不盖厂房,不置房产,凭借一款“飞龙延生护宝液”便驰名大江南北;济南的吴炳新、吴思伟父子,30万元注册的三株,以一款“昂立一号”迅速崛起;怀汉新执掌的广州太阳神,1993年销售额就达到13亿元……

据统计,当时保健品行业年销售额已经突破300亿元,可谓遍地黄金。

这个机会,很快便“俘获”了“改革开放先锋”、IT界明星企业巨人公司创始人史玉柱。1994年,他宣布启动巨人公司二次创业,宣布推出“脑黄金”等保健品,开启多元化之路。

当时的背景是,西方国家取消了向中国出口计算机的禁令,惠普、IBM等国际电脑大鳄大举入侵,中国电脑界面临一场残酷的洗牌。

在联想,“市场派”柳传志与“技术派”倪光南由此在“企业前途问题”上掀起一场内战,两位亲密无间的创业战友,沦为恨不得将对方关进监狱的死敌。

史玉柱的胆量明显超脱了“柳倪”,同时也将那个时代的躁动发挥得淋漓尽致。

这位固执己见的“全国偶像”,建立了一个“军事化”的营销网络,他亲自挂帅,成立了三大战役总指挥部,下设八大方面军,旗下30多家独立分公司改编为军、师,整个营销队伍超过万人。

当残酷的事实降临,则是一个偶像时代的终结。1996年10月,在保健品业务耗费大量资金的史玉柱,无力持续70层的巨人大厦的修建,资金链断裂,巨人公司迅速陨落——史玉柱的第三次创业,直到2000年才见曙光。

随后,整个保健品行业在市场严管、经济放缓的1997年集体堕落:怀汉新出走太阳神,三株分崩瓦解,姜伟则深陷巨额负债、应收货款沉疴的重重包围。

然而,这还远未结束,时代的躁动很快便感染了央视“标王”。

1995年11月8日,一位个头中等,一脸憨厚的中年人姬长孔,在梅地亚中心成了疯狂之夜的主角——6666万!秦池摘下“标王”,而上一年的“标王”孔府宴酒获胜筹码只有3079万元。1996年11月8日,姬长孔令12亿中国人都醉了:3.212118亿元——姬长孔用他的手机号码,蝉联“标王”!

这位狂傲的山东新贵,已经完全沉醉在自己一手打造的辉煌之中。在镁光灯的照耀下,他得意满满地说:1995年,我们每天向中央电视台开进一辆桑塔纳,开出的是一辆豪华奥迪;今年,我们每天要开进一辆豪华奔驰,争取开出一辆加长林肯。

然而,创下年销售额9.8亿元的秦池本来面目如何?这家尚处于新创业阶段的酒厂,罐装线是手工作业,瓶盖是用榔头敲进去的;秦池山东本部的产能只有3000吨,其余来自四川的勾兑酒……当这些爆炸性内幕在1997年被一一捅破,狂躁的姬长孔惟一的补救措施,是派人到报社做公关,表示愿意以数百万元“收购”这组报道……

1998年11月8日,处境已经落魄不堪的姬长孔再次来到梅地亚中心,却因为没有邀请函,被保安拒之门外。他徘徊片刻,最后一闪而过,郁郁而归。

秦池的结局是悲怆的。2000年,为了偿还区区300万元货款,秦池商标被法院勒令拍卖还债。然而,全国竟无一人竞拍。

特别策划:

1949~1957 走进国家经济

1984~1991 中国现代公司奠基

1966~1977 草根经济潜滋暗长

1978~1983 摸着石头的变革

推荐阅读:

生死“石”速:中澳铁矿石拉锯战

“葫芦”的血统 野蛮生长紧逼YouTube

麦考林独创销售渠道 三年开店两千家

#p#副标题#e#

重装上阵

如此之多的黯然忧伤,加之东南亚金融危机的阴霾,1997年被称为第一个“崩溃之年”。

幸运的是,中国的创业者们踩着一面面败将之旗,终于开始反思自身的“疯狂举动”,一场商业史上的理性回归由此启航。

1997年6月,张树新成立的国内第一家网络公司瀛海威迷失了方向。然而,一个26岁的青年丁磊,在坐着3名员工、7平方米的办公室里,开启了网络公司成功之路的探索:网易揭开了中国互联网成功的秘诀——免费!

紧随其后,王志东建立新浪,张朝阳建立搜狐,中国的“崩溃之年”竟奇迹般地逆转为“互联网元年”。

1998年,在推出几款“地瓜洗衣机”、“洗龙虾洗衣机”,被一阵嘲笑鞭笞之后,难得糊涂的张瑞敏终于提出了海尔做品牌领袖、技术领袖的全球创业发展战略。

那位海南“淘金者”潘石屹,也终成正果。1998年11月,潘石屹开发的“小型办公、家居办公”风格的SOHO现代城,赶上了“房地产松闸”的政策时机,一天可卖17套,进账3000万元,好日子来了。

后来被誉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有了自己的公司。头一年赚20万元,即捐3万元资助一位重病孩子。

此时,创业者的天空已经更加明朗。1998年3月19日,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一句肺腑之言久久回响:

“不管前面是地雷阵还是万丈深渊,我都将一往直前,义无反顾,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朱镕基主导下,国企内部强势推行“改革、改组、改造和加强管理”,全球胶卷业老大美国柯达公司更是对中国胶卷业实施全行业收购——第一次“国退民进”登上了历史的舞台。

饱受躁动青春期洗礼的创业者们,已经理清繁杂的头绪,重装上阵,一个全新的创业篇章即将拉开帷幕。

备忘录

●1992年,尹明善投资20万元成立力帆公司,7年后成为重庆“摩帮”领军人。

5月,“92派”造词人陈东升辞职下海,成立了国内第一家拍卖公司嘉德拍卖公司。

5月,冯仑南下海南炒卖地皮,掘到万通第一桶金。

●1993年,俞敏洪创办北京新东方学校,1998年引入团队管理。

12月,何伯权豪掷1000万元收购马俊仁“生命核能”秘方,三株吴氏父子、飞龙姜伟、巨人史玉柱纷纷投身狂热的保健品行业。

●1994年,联想“柳倪之争”爆发,中国制造业前进方向待决。

●1995年5月,张树新成立国内第一家互联网公司瀛海威,却在1997年迷失了方向。

7月,胡志标创立爱多电器,爱多VCD风靡全国,却在1997年以2.1亿元拿下“标王”后步秦池后尘迅速堕落。

11月,秦池首次摘下央视“标王”,姬长孔开始了他短暂的疯狂表演。

●1996年,海尔张瑞敏一手炮制的“地瓜洗衣机”彰显着中国制造业在创业路途上的尴尬。

谭长安在成都一个街边小店创办“谭鱼头”,6年后成为四川第一餐饮品牌。

●1997年,第一个“崩溃之年”。秦池崩盘,三株倒下,太阳神失和,亚细亚病危,巨人坍塌。

3月,被誉为“中国首善”的陈光标进入医疗器械行业,有了自己的公司。

6月,丁磊成立网易,王志东、张朝阳随后分别成立了新浪、搜狐,“互联网元年”正式登场。

●1998年,在朱镕基主导下,美国柯达公司对中国胶卷业实施全行业收购。同时,“改革、改组、改造和加强管理”在国有企业全面贯彻,第一次“国退民进”走上历史舞台。

11月,潘石屹SOHO现代城大卖,SOHO成功起步。

特别策划:

1949~1957 走进国家经济

1984~1991 中国现代公司奠基

1966~1977 草根经济潜滋暗长

1978~1983 摸着石头的变革

推荐阅读:

生死“石”速:中澳铁矿石拉锯战

“葫芦”的血统 野蛮生长紧逼YouTube

麦考林独创销售渠道 三年开店两千家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