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在MC天佑与吴亦凡之间

默尔索 3个月前 0 往期头条

摘要:如果只看百科资料,MC天佑和吴亦凡很可能会被不了解他们的人当成同一类型的明星。

如果只看百科资料,MC天佑和吴亦凡很可能会被不了解他们的人当成同一类型的明星。他们都演戏,都唱歌,都参加综艺节目,差别可能只是吴亦凡的艺术照有时尚气息,天佑的艺术照影楼味更浓。

又或者是吴亦凡演的电影叫《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天佑演的电影叫《奔跑吧!裤衩》。总之,除了能看出些品位差别,很难通过介绍准确定义他们。

可是实际上,MC天佑和吴亦凡除了性别男、且都拥有极高的人气和收入之外,几乎再没有任何共同点。吴亦凡出生于广州,10岁移民温哥华,明星之路始于韩国大名鼎鼎的SM公司。而李天佑出生于辽宁锦州,初中辍学,一度以卖炸串为生,后来从直播平台中发迹。吴亦凡的成功是基因、家庭、教育和机遇的共同结果,MC天佑的成功,则来自生活的苦难和时代的偶然。

尽管人生轨迹如此不同,但现在的MC天佑和吴亦凡却各自代表着一种文化巅峰,在他们之间,能看到整个时代的楚河汉界。

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那帮Rapper都有师父,他们也问我师父是谁,我说我师父叫天佑。他们又问谁是天佑,我说我师父是全网拥有5000万粉丝的……」

「等会儿你说谁,谁问的那句话!」

「就是那帮唱说唱的问谁是天佑!」

「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上面这段对话,出自YY主播南夕和MC天佑的直播连麦,直播间号4864,在YY平台上是个很有震慑力的数字。

南夕在YY上是一名拥有200万粉丝的人气主播。前不久,她去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喊麦,惨遭节目的「明星制作人」吴亦凡淘汰,吴亦凡认为她喊麦的表演形式「不像Rap」,与节目内容不符。南夕对此颇有情绪,在直播中,她跟师父天佑诉苦,进而有了以上这段对话。

南夕的师父MC天佑,被称作「喊麦之王」。他的YY粉丝数高达2143万,4864正是他的直播间。2016年,天佑的年收入和一线大牌明星几乎持平,入驻今日头条旗下火山小视频的「安家费」高达2000万,是网络直播行业中当之无愧的头部流量,像南夕这样与他连一次麦,普通主播需要刷10组1314礼物,即人民币13140元。

而这位直播界天皇巨星的那句「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在经过多次演绎之后,最终变成了一个黑色幽默效果的新闻标题:《MC天佑怒怼吴亦凡》。

为啥看不起喊麦

在MC天佑的百科介绍中,有一个关键词是男歌手。作为喊麦音乐的代表人物,MC天佑翻唱的《一人我饮酒醉》是这首歌流传最广的版本。但是,喊麦这种没什么旋律,全凭语言顿挫控制节奏的音乐形式至今没有得到音乐界的认可。

2016年,MC天佑想参加郑钧发起的「原创音乐现金榜」,因其作品是喊麦而没有通过审核。事后,MC天佑曾发微博质问郑钧「为啥看不起喊麦」,但并没有得到回复。

此情此景,与南夕被吴亦凡淘汰几乎如出一辙。

与娱乐圈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喊麦主播们性格中最矛盾的部分。在直播间,他们对娱乐圈表现得满不在意,当被人批评喊麦「俗」或者「土」的时候,每个主播都有一套精彩的自我辩护。可是事实也证明,喊麦主播们一直在试图探索娱乐圈,哪怕是遭遇了许多傲慢的对待,但他们仍希望用直播圈的声量换取来自另一个娱乐产业的认可。不久前,MC天佑还去参加过《快乐男声》比赛,止步于全国300强。

南夕参加《中国有嘻哈》,其实也是在为喊麦寻找一个「主流」的定位。在如此众多的音乐选秀节目中,她挑选《中国有嘻哈》当然不是巧合,这背后透露的逻辑是:嘻哈是亚文化,喊麦也是亚文化,你们或许能比那些「好歌曲」「好声音」更懂我。而这背后的一点点利益关系是:如果喊麦被认可为嘻哈,主播们就可以在大洋彼岸找到参照物,为喊麦名正言顺地打上「人民艺术」的标签。

谁料,亚文化之间并不抱团取暖,他们反而对彼此更挑剔。喊麦没获得嘻哈的认可,主播们就只能继续用二人转来和喊麦做类比。

这并不是他们想接的那种地气。

差不多两年

从师父到徒弟,喊麦歌手在面对流行音乐圈的时候处处碰壁,或许反映出属于天佑和南夕们的集体困境。

他们拥有足够可观的粉丝,也拥有不亚于明星们的高收入,但在身份上却仍旧不够体面。吴亦凡走出屏幕仍然是吴亦凡,但只要离开直播间,MC天佑就会变回锦州青年李天佑,虽然他偶尔也会出席一些线下活动或参加网络综艺节目,但认识他的人并不多。

一个真相是:随着直播间的一开一关,MC天佑会从横行江湖的武林盟主变成功力尽失的普通人,这种体验,他和他的朋友们每天都在经历。

「天佑们」不甘于此,因为做网络直播的危机感比想象中大得多,他们对直播这门职业也并没有他们表现得那么有信心。南夕在一次直播中被网友问到「你还会播多久」,南夕回答:「差不多两年。」而哪怕是MC天佑,也不止一次地表达过要退网,因为他觉得自己老被人当作目标来打——主播之间的战争是人气的战争,而所有战争本质上,都是钱的战争。今天的金主明天还会不会继续支持自己,谁都说不好。

这或许就是主播们在直播间呛声娱乐圈,可是在行动上又总是试图进入主流娱乐产业的原因。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明星,是他们得以长期维持高收入的最优选择,南夕参加《中国有嘻哈》,MC天佑参与影视剧拍摄,最大的收获就是可以丰富业务支线,未雨绸缪。

只不过,在娱乐工业面前,主播们很难得到在直播间的那种舒适,因为他们和娱乐圈之间,隔着一个话语体系。

sei?欧阳庆?

直播圈和娱乐圈各自有一套官方语言,而目前这两种语言之间的翻译工作还很不完善。

南夕在参加《中国有嘻哈》时,问其他Rapper的师父是谁,有人回答她说,是欧阳靖。

「sei?欧阳庆?是李达康他媳妇儿吗?」南夕问。

而没看过热门大剧的Rapper们则回问:「谁是李达康?」

MC天佑在参加《吐槽大会》时,也有一段效果极佳的包袱,他登上舞台,向主持人张绍刚表示感谢:

「感谢绍刚老师对我的介绍。」

「感谢张绍刚老师!」

「感谢张老师!」

「……」

「啥也不懂,你该送礼物了你知道不???」

谈及录制节目,MC天佑最反感自己被当成拳击手一样介绍出场,「M、C、透——」让他听了浑身不舒服,而南夕也不希望自己的名字被读成「Nancy」,她在直播中用标准的东北话说:「叫啥Nancy啊,你就叫我南夕就得了呗。」

这层话语体系的隔阂,是主播们无法用金钱和人气轻松越过的。东北口音、网络语言、直播文化,每一个让主播们赖以生存的优势,到了娱乐圈就成为了他们的短板。娱乐明星们是先接受训练,后接受追光,他们本身就是娱乐产业制造出来的商品,因此融入娱乐产业的过程没有任何排异性。但是,主播们恰好相反,他们先接受追光,凭草莽气质吸引到了最广泛的粉丝,而当他们想脱掉这套本色戏服时,事情会变得非常艰难。

对天佑们来说,进入娱乐圈的难度几乎等同于移民。他们要先放弃曾经的身份,重新学习和适应新的环境,再做一轮奋斗,而以目前直播平台的火热程度来看,他们还没有充足的动力走出这一步。所以,情况通常更像旅游,他们到娱乐圈走走看看,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直播间去。

前进档,方向随意

再回头看《MC天佑怒怼吴亦凡》这个强行建立矛盾的标题,很有点看「关公战秦琼」的感慨。虽然MC天佑在收入和粉丝数量上并不一定弱于吴亦凡,但他们之间很难形成直接对话。

网络主播和娱乐明星,本质上是不同次元的娱乐产业从业者,关公战秦琼需要虫洞,天佑战吴亦凡则需要翻过不止一层次元壁。他们像一块汉堡的上下两部分,功能相同,但品尝起来是完全不同的口感和味道,而在他们中间,夹着太多复杂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在天佑和吴亦凡之间,可以明确看到两条截然不同的文化轨道,而在两种人设背后,是两批精神世界截然不同的时代青少年。站在两条文化轨道的中间,局外人也很难倒向其中的任何一方。可是一个告别了单选题的时代是值得所有人欣慰的。

至少,无论是天佑、吴亦凡还是他们背后的粉丝们,所有人都不止一种选择,只要还能选,就至少说明车子还挂着前进档,往前面的任何一个方向走,都好过高速倒车。

5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