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低头人生

3个月前 1 商界时尚

摘要:手机是我们身体的延伸,还是对生活的侵入?

在过去的15年里,没有手机的人从大多数变成了极少数。这使得手机已成为普遍存在于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

3月份,工信部发布了2月通信业经济运行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手机用户已达12.9亿户,意味着平均每个中国人有了一台多的手机。而根据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发布的智能手机市场趋势报告,2014年度中国智能手机用户已经达到了5.19亿。

想一想,你和手机的关系是什么样的?你用它来打电话,发短信,登陆社交媒体,玩游戏,看视频,使用应用程序,上网,还是进行上述所有活动?对许多人来说,早上起床做的第一件事是拿起手机,睡觉前做的最后一件事也是放下手机。

这意味着,原本被称为第三屏的手机,如今已成为人们生活中名符其实的第一屏。在此之前,技术的革新还适用于专门的场景,电视是放在家里放松用的,电脑主要用于办公室办公,而手机——则颠覆了所有这一切,人们可以随时随地依靠它娱乐、社交、工作,它占据了人们日常生活的所有场景。机场候机楼没有人读杂志了,在医院排队时人们不再东张西望了,开车等红灯时也有许多人迫不及待拿出这个小屏幕,甚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复健机构Morningside Recovery Centre(晨兴恢复中心)进行的一项研究表明,有12%的人在淋浴时会把手机带进浴室,每5个人中就有1人在性行为时使用手机。

感谢智能手机的浪潮,使得全世界不分地域、国界、贫富,第一次无时差地实现了某种科技产品的全球覆盖。如果真有所谓的世界大同,或许这波由智能手机兴起而带来的低头文化,算得上是其中之一。

手机星球


而在印度,联合国一项关于如何改善全球卫生条件的研究显示,印度的手机远比厕所普及。据最近一次的统计数据显示,印度的手机用户数达到5.6373亿,占该国总人口数的近一半。而印度仅有3.66亿人口(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能享受到合格的卫生条件。

2008年,朝鲜唯一的一家3G网络运营商高丽电信开始提供移动通信服务,在移动网络架设初期的2009年,持有手机的朝鲜居民仅为1700人,随后朝鲜手机用户便迅速增长。据朝鲜科技网站(North Korea Tech)去年的数据显示,朝鲜手机用户数量已经达到240万人。这种增长的势头,甚至影响到了其求婚文化,如今,最受年轻人欢迎的求婚礼物,已经变成了手机。

今年初,朝鲜开通了第一家购物网站「玉流」。这是由朝鲜人民服务总局运营的国营购物网站,从食品、药品、化妆品等日用品到知名餐馆的饮食等应有尽有。朝鲜总联(在日朝鲜人总联合会)在《朝鲜新报》公开了朝鲜居民使用智能手机进行网购的画面,显示用户可以在网购平台搜索并购买商店或饭店的畅销品。

而在印度,联合国一项关于如何改善全球卫生条件的研究显示,印度的手机远比厕所普及。据最近一次的统计数据显示,印度的手机用户数达到5.6373亿,占该国总人口数的近一半。而印度仅有3.66亿人口(约占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能享受到合格的卫生条件。

由移动研究公司Geopoll以及南非科技市场研究公司World Wide Worx联合进行的一项有关非洲国家手机使用情况的研究,则展现了更有趣的结果。非洲如今是全球增长最快的手机市场,手机拥有量已超过8亿部,80%以上的人能够用上手机。在非洲,仅有不到1/4的人拥有银行账户,但得益于手机的普及,非洲人在移动金融中一马当先,人们通过手机,就可以完成账单支付、缴学费,在商店购买鸡蛋或在线购买机票等服务。

如今,当你环顾四周,人们不管在星巴克排队,还是在站台候车,或者在机场等行李,很多人都盯着一个发光的移动设备看——通过查看朋友动态、读短信或邮件以及打游戏来打发时间。而在几年前,这些活动都是需要电脑或游戏机来完成的。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电子阅读器的帮助下,我们连几秒钟的闲暇都不再放过,一切都只需触摸屏上的轻轻一点。

美国阿拉巴马的人类学教授Christopher Lynn通过比较,认为使用智能手机和抽烟都是一种转换型行为——可以让我们从日常的单调迅速进入娱乐状态。

「智能手机就像烟草,也像垃圾食品,或者咬指甲和涂鸦。」Lynn在5月号的Evolutionary Studies Consortium中写道,「当你走在校园甚至大街上时觉得被遗忘了?拿出手机检查一下邮件吧——危机解除了。」

在CNN的一次访谈中Lynn还提到,由于智能手机里有游戏、音乐、视频、社交媒体和短信,这强烈激发了人们打发无聊时间的欲望,他还认为也许现代社会正在让这种欲望更强烈。从四面八方涌来的过量信息意味着我们几乎没时间思考、感觉甚至简单地分类。有了经常开着的手机和其中超级多的娱乐来吸引眼球,有些人觉得很难厌烦它就很容易理解了。不幸的是,人们现在失去了那种可以思考的安静时间。

无手机恐惧症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时刻——忘记带手机就会感到不安?

在西方,为此诞生了一个医学术语nomophobia(无手机恐惧症),意为「对没有手机的状态感到不安」。

心理学专家列举出了几项无手机恐惧症的症状,包括:频繁确认自己是否携带手机、在不适宜的场所使用手机、拥有2部以上手机、总是携带着手机充电器、频繁确认手机的剩余电量、带着手机去卫生间等等。

无手机恐惧症一词最早出现于英国邮政部门的一次调查中,当时的调查显示,英国53%的人在手机丢失、没电、欠话费或者连接不上网络时会感到焦虑。其中,女性患上该病症的风险比男性高17%,18岁到24岁的年轻人症状最为严重。

智能手机之所以使人上瘾,部分原因在于它们无处不在。智能手机已经成为史上最畅销的工具,超过了之前普通手机的销售速度,是个人电脑销量的4倍。现在,约有一半成年人拥有一台智能机;到2020年,这一数据将达到80%。智能手机也渗透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美国人平均每天埋头手机的时间超过两个小时。如果你问英国的青少年他们最喜欢的媒介,选择手机人数的要多于选择电视、电脑和游戏机的人数。

在白天,近80%的用户不到15分钟就会检查一次信息,新闻或是其他内容。智能手机不仅仅在于方便了上网,就像汽车不仅是轮子上的引擎,手表不仅是为了计时。和汽车、手表类似,智能手机重新改变了社会。

从智能手机的异军突起到现在,算起来还不到6年的时间,而人们已经形成了一种「时刻在线」的文化:总是检查着电子邮件,在朋友圈关注朋友们的更新,在微博上争论,在时刻用美图软件修改自己的照片,在走路或者开车的时候,不顾危险地把脸贴在那小小的屏幕上不能自拔——只要离开手机一会儿,我们就会像孩子离开视线的父母一样感到不安。

一项全球调查表明很多人没了手机几乎活不下去,他们出门一定会带上手机,如果必须选择的话,甚至宁愿丢掉钱包。总共有11国家和地区的8000多名受访者参与了这份调查,四分之三的人说他们会随身携带手机,其中俄罗斯和新加坡的受访者对手机尤为依赖,超过三分之一的人说他们离开手机无法生活,还有四分之一的人认为,手机比钱包更为重要。三分之二的受访者在睡觉的时候会将手机开机放在身边,即便想要关机,他们还是害怕会错过电话或者信息。手机还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调查表明,接近一半的受访者用手机谈情说爱,五分之一的人通过发短信来安排初次约会,而同样,仍然是五分之一的人用同样的方法来结束他们的恋情。

被入侵的生活


即使在伴侣之间,这也已经是实实在在的问题——过去,伴侣之间的争吵离不开性,钱,孩子,但智能手机似乎很快就位居争吵话题的榜首了。

互联移动设备的大规模持续增长,不但改变着我们相互之间的沟通,而且改变着我们对周围世界的观察、行为以及体验。

毫无疑问,就手机来说,仅仅用了20到30年,就成了当今社会最负盛名的工具。手机让整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人们与家人朋友保持联系不再是问题,而无须像以往一样,为了一个重要电话,不得不守在电话机前。一部手机使得交流如此方便,实际上,你几乎可以每天与所有你认识的好友打招呼。

手机拓宽了人们获取知识的来源。在之前,互联网仅仅局限于台式电脑,然后是笔记本电脑,而现在手机可以上网使得知识和信息的传播便捷而快速。现在,谁需要报纸来了解时事?不仅如此,智能手机为人们提供了一站式的服务,听音乐、阅读书籍、了解新闻、上网玩游戏、看视频和电视节目——手机上都应有尽有。事实上,手机已经完全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从支付停车费、查看菜单和商品,到信用卡交易、温度测量、查看天气预报,再到拍照、拍视频、着色、画画、玩自己最钟爱的工具,手机几乎囊括了日常生活的所有功能。

但是手机也侵占了我们的生活。

手机让人变得懒惰。现在,我们不需要外出购物支付或是外出玩耍。我们所需的是一部手机,然后这些东西就可以派送至家,拨几个号码就可以支付账单,人们没有时间花在书本、运动、大自然和现实中。手机还减少了人们面对面的交流,你甚至可以从朋友圈中,看到他/她的小孩从小长大到,你知道这个孩子每天吃什么,去哪儿玩,上什么学校,什么时候拿到幼儿园的第一朵小红花——但实际上,你们从来没有真正在现实生活中有过交集。当你和亲人朋友们每天都能从自己的手机上知道对方的生活后,面对面交流时,又有什么可聊的呢?

即使在伴侣之间,这也已经是实实在在的问题——过去,伴侣之间的争吵离不开性,钱,孩子,但智能手机似乎很快就位居争吵话题的榜首了。科技入侵不仅毁掉关系本身,也影响心理健康。是当伴侣只顾着玩手机时,人们会感到冷漠和拒绝,要是谈话,就餐或是浪漫瞬间被手机打断,其潜在的意思就是「现在我的手机比你重要」或是「我现在对手机比较感兴趣」,有时候也可能是「你根本不值得我注意」。

正是因为他人可能觉得这是一种拒绝,他们的心理健康就会被「科技入侵」所影响。即使很小的拒绝暗示也可能造成非常大的痛苦,因为大脑对于拒绝的反应和对于物理伤痛的反应是一样的。即使是最委婉的拒绝,就比如谈话中途开始玩手机,也会引起被拒绝时产生的反应。感情上的伤害,开始是心情和自尊上的微小波澜,却会演变成气愤和不满的巨浪。时间一长,这些微小的心理伤害就会累积夸大,增加矛盾,降低关系满意度,最后造成生活满意度的下滑,郁闷症状的加剧。


手机让人变得懒惰。现在,我们不需要外出购物支付或是外出玩耍。我们所需的是一部手机,然后这些东西就可以派送至家,拨几个号码就可以支付账单,人们没有时间花在书本、运动、大自然和现实中。


无手机地带

美国的一项调查显示,几乎有三分之一过马路的人在使用手机。

《伤害防御》刊物报告显示,在西雅图的20条不同的道路上有超过1000过马路的人,其中 10%正在听音乐,7%在发短信,6%在打电话。正在发短信的人忽视红灯或者在过马路前不看路况的几率是其他人的4倍。而且他们要多花2秒钟的时间穿过有着三条或者四条线的路。正在听音乐的人过马路会花更少的时间,但是他们在过马路之前很少看两侧的路况。

这项研究的作者来自西雅图街道伤害防御与研究中心,他说:「人们要从根本上转变对路人行为的态度,就像对于醉驾做出的努力一样,这对于限制手机所带来的危险是很重要的。」

在韩国,现在政府担心,人们对智能手机的喜爱可能变得太极端了,进而对社会形成了威胁。为了解决这个迅速凸显出来的问题,韩国政府已经对16岁以下的电脑在线游戏玩家实行了午夜宵禁,而且还打算对智能手机游戏玩家同样实行宵禁。

据媒体报道,当前大约有70%的韩国人使用智能手机,如果只是统计一下手机的数量,那么这个百分比实际上会超过100%,因为有些人携带多部手机。韩国还推出了极速LTE网络,以及推出一项新的5G手机因特网服务,通过这项服务,用户可以在1秒钟之内将800兆字节的电影下载完毕。韩国政府相信,智能手机的使用成了一种「流行病」,每5名学生中就有1名算得上「上瘾」,每天玩手机的时间为7小时或更长。即使我们不完全了解其对健康的影响,但可以肯定长时间玩手机会引起健康问题,在智能手机用户中进一步实行政府授权的宵禁,因此成为韩国政府的一项考虑。

无手机地带,因此成为人们对手机侵入生活太多的一种正常反应。

在美国,媒体呼吁家人之间要有无科技地带——比如,定好时间和地点(比如用餐时,晚上9点半后、卧室),家庭成员不应该把手机和平板电脑带过去,以使得人们可以共享美好时光,免受科技入侵的干扰。其次,在固定的时间——比如晚上10点后,关闭手机,然后第二天开机再回复来电等。甚至,你还可以试试看,假如3天不用手机呢?这个世界会改变吗?




8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