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洗衣界的连环创新客们

3个月前 1 商界时尚

摘要:想象一下,现在的你已经穿上了携带GPS技术的夹克,挂上了有蓝牙功能的项链,看起来既时髦又拉风,但是它们所带来的快乐和便利却完全和生活中的必需品无关。所以,作为新晋百万富翁的你,可能缺少的是一台....

想象一下,现在的你已经穿上了携带GPS技术的夹克,挂上了有蓝牙功能的项链,看起来既时髦又拉风,但是它们所带来的快乐和便利却完全和生活中的必需品无关。所以,作为新晋百万富翁的你,可能缺少的是一台可以大力吹干全身的吹风机,或是一个随叫随到的洗衣员。的确,现在有一批人已经开启了洗衣业的新未来,而明天这些疯狂的创业客们也许连一片平凡的面包也不会放过。所以当今年创新的浪潮继续席卷全球时,生活必需品的创意市场将会一马当先,未来的我们将会慢慢终结所有的传统行业,颠覆过去所有的生活方式。

颠覆传统洗衣店

试想一下,今天是星期天,虽然你和妻子正倚在沙发上休息,但是洗衣间却堆着一批必须要洗的衣服。这时你对妻子说,这些衣服如果今天再不洗,明天就没有可换的了。但结果却是,你和妻子相互推脱,最后谁都不愿意站起来去洗掉那批衣服。听到这里,很多人会说,那就把衣服打包送到洗衣店让他们去洗。但是创新公司Washio却说:「现在无论哪家实体洗衣店,工作流程都是一样的,总是在你方便的时候紧闭大门,并且清洗的时间长得要死。然而我们能保证:随时随地为顾客服务,而且时间最短效率最高,你只需按一下键,就会有24小时随传随到的司机专门为你取送衣物,为你贴心服务,我们的理念在于免去客人打预定电话或收拾衣服的麻烦。」

这家名为Washio公司到底是谁呢?搜索网络你会发现这家公司并没有实际的店面,也没有旋转的晾衣架,同时也没有传统洗衣房中记录衣物信息的小纸片。他们所拥有的只是在24小时之内随传随到的专门收发衣物的司机,以及专门装衣物的黑色棉布袋子。而你要做的事情只是打开自己的智能手机中的应用软件,按下洗衣服务的按钮并输入你所在的地址,你的脏衣服便会被及时拿走,并在24小时内洗干净并及时送回。

事实上洗衣服所带来的烦恼比我们想象中要严重得多,而且因为洗衣房而引起的各种问题也相当多。Washio的创始人梅兹纳说,在Washio创立初期,他曾在TaskRabbit这个跑腿网站上发现,众多渴望挣钱的穷人正在竞相报低价,来争夺为有钱的懒人们服务的机会。并且经过统计发现,有钱人最急需的服务竟然是希望别人帮他们洗衣服。不仅如此,梅兹纳自己也感同身受地说,他身边有很多上班族,本来并不讨厌洗衣服,但是因为现在品牌服装店常年打折的缘故,人们开始有数不清的衣服可以换穿,所以应该是挺享受的事情却不可避免地成了上班族们的一种负担。

除此之外,梅兹纳和身边的朋友在不久前参加了两年一度的清洁业展会,在会上他们惊讶地发现,竟然只有两件东西算得上有技术含量,其余都毫无创新可言。其中的有一个和梅兹纳同行的朋友,叫艾瑞克。先前他曾集中过一群技术专家,在美国旧金山成立了「洗衣柜公司」,致力于推出专用的洗衣柜,当时他打出的口号是,「改变世界的洗衣方式」。他们把洗衣柜安置在不同的写字楼里,这样上班族们可以在上班期间就直接把衣物扔进洗衣柜,洗完后再拿回家去。但是洗衣柜投入不久就遭到了很多顾客的抱怨,甚至有人把每次用洗衣柜洗衣服的过程比作像是噩梦一般。其中的原因是顾客每次想要用洗衣柜洗衣服时,就必须找出一个完整的空当期,用以专门等待衣服清洗好,而且这个空当期最好可以衔接下班时间。但是那些来自曼哈顿写字楼的白领们却说:「每次要用洗衣柜还得专门找出一个合适的时间,不然会比在家自己洗衣服还麻烦,我们没时间费那么多工夫想这些事。」

于是梅兹纳便想,是否可以找到一个真正改变当前洗衣行业的方案?他不希望继续按照前辈们的思维,每次都只是在把洗衣机搬到哪里更方便的问题上打转。梅兹纳认为,想要做到和他人不同,重要的就是有与他人不同的思维方式,所以现在洗衣业最根本的缺陷就是提供给顾客的服务不够便利。于是,他觉得有必要为顾客建立一种真正意义上人性化的洗衣体验。

洗衣界的Uber

一个知名的美国企业家、投资者马克·安德森曾说过,「如今智能软件正在吞噬这个世界」。的确,每个人手中的智能手机不仅能知道天气情况,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知道你所处的地理位置, 甚至知道你喜欢买什么。它已经成为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用品。所以梅兹纳就发现,现在有一款专门按用户需要提供打车服务的应用Uber非常适合沿用在洗衣业中,他认为在智能手机的支持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可以像Uber一般建立起一个应用软件帝国,例如洗衣房。所以受到Uber的启发,梅兹纳想要开始提供一种服务,让人们可以在智能手机上下单洗衣服,得到送衣服务,打破纽约、芝加哥这些中心城市里已经老态龙钟的洗衣行业的旧规,彻底和那些记录送洗衣物的小纸条说再见。当然操作模式就像是Uber,他要做洗衣界的Uber。

于是梅兹纳首先为自己设置了一个底线:坚决不像传统洗衣房一样,亲自清洗衣物。他会将洗衣业务外包给批发商,或者一些专门为酒店服务的洗衣店,算下来最后每一斤衣服会赚取1.6美元。虽然这样看来他们会损失一部分利润,但是他们却可以省去租房和购买昂贵的洗衣机的成本。这样就如同Uber的模式,雇拥有智能手机和汽车的司机开车,不需要支付买车和保养车辆的费用。他们只是中间人,负责组织交易,从中赚取小部分的利益。如此算算,梅兹纳既要清洗衣物又要去送衣物,其实收入并没有多高,但是你不要忘了,一旦他们推出洗衣服务,干洗服务也就随之而来。一般来说,干洗的利润会很高。而且不要担心没有市场,光看看Uber就知道他们的潜力有多大,更别说那些愿意出高价却不愿意伸手打电话的有钱懒人们,他们不会操心其中的成本和缘由。

为了标榜自己的与众不同,梅兹纳提出,因为专门取送衣物的司机才是主要与客户打交道的人,所以一定要从严录用,不能随便在Craigslist网站上张贴广告,简单招聘一般的送货司机,这样定会招来一些开着破破烂烂的汽车,形象不符合要求的司机。所以他首先定下来的要求是,找一流的人才做一流的司机。

所以在Washio的广告宣传片中你第一眼会看到,一位穿着Washio T恤衫的深色皮肤美女,靠在一辆黑色奔驰车旁边,随时候命送取衣物。而且在随后出现的画面中,你还会发现很多似曾相识的面孔,例如一位金发碧眼的帅哥,他出演过《暮光之城》中的角色,但是手里却拿着一袋带着Washio标志的送洗衣物。不管是美女还是帅哥,在Washio中都统称为「忍者」,这源自于迪士尼电影,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梅兹纳就是希望有一个特别的代号去称呼他们并且让所有人都记住他们。

Washio也效仿成功的开明企业给员工留下一种印象就是不认为自己在给老板打工。所以Washio每个月会为「忍者」们举行一次派对或是组织烧烤聚餐以及打保龄球等体育活动,让「忍者」们感受到自己是团队中的一分子。

除此之外,Washio在收到一轮又一轮投资时,开始认识到自己不能一味赤裸裸地收取市场利润,应该提高自己的使命感,就是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于是,Washio每个月都会让「忍者」从客户家中收集不用的旧衣物,并将它们送至慈善募捐机构。

其他洗衣界的创新客们

不久前,美国一流的科技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宣布推出Prim。是由两个斯坦福大学毕业生创立的按需洗衣的初创公司。简单来说,Prim是一个帮硅谷的Geek们解决洗衣服不方便问题的创业公司。它的模式是让消费者在他们的网站getprim.com上注册之后,填写自己的邮编、住址、支付方法,想在什么时间送洗衣服。时间到了就会有一个快递人员上门来取件。在48个小时之内,会有快递员和用户联系把干洗好的衣服送到用户家里。收费标准是按照打包,一个包25美元,如果用户不止一个包,接下来的包每个15美元。这看起来模式和Washio大同小异但是收费却是Washio的二分之一,最重要的是它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软件开发上,他们通过结合大数据计算,每一单都能让用户很清楚地知道自己送去干洗的衣服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它很像用淘宝上追踪物流进度的方式来统筹计算最快取件、送件的方法。Prim的算法中,参考变量分别是用户的位置、取件或送件的时间、快递所在的位置、送洗包裹的数量、附近合作的干洗店位置、干洗店容量,加上交通时间来算出取件、送件最短的路径,从而保证每个下单在48小时内能送回。对用户来说,只要在网站上注册,可以看到自己送洗的衣服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Prim也会通过邮件和短信通知用户。Prim为自己的兼职快递员做了一个App,让他们用App来报告自己完成的每一步,也可看到通过计算获得的最短路径。

另一个例子来自于纽约市的创业公司FlyCleaners,目前其已经向投资者筹集了200万美元。其模式也和Washio差不多,但是FlyCleaners高明处在于,他们在纽约找到了一名厉害的软件工程师和一群卡车司机。

这位工程师名为布莱恩,来自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资本公司。虽然他不懂得什么样的衣物应该用什么样的柔软剂,但是却擅长按需要提供在各地洗衣和干洗配送的物流支持。布莱恩通常做的事情就是,在电脑前输入一个指令,让FlyCleaners的卡车司机避开纽约市异常拥堵的交通。重要的是布莱恩还有一个业余爱好是改装汽车,于是他还全权负责为每辆卡车配置一部平板电脑,为司机提供订单的详细信息、替代交通路线地图的可选性数据流,使其可以与总部直接沟通。这是一种连Washio都感到紧张不已的完善调度服务。

除了在软件上具备实力,FlyCleaners在硬件上也没落后,FlyCleaners为自己的卡车司机取名为「飞人」,并且在办公区内一直备有小吃。其负责人萨拉马说,他们要在各个方面都比竞争对手做得好,才能有所成就。

有了像Washio以及FlyCleaners等企业的成功,越来越多的初创公司开始把眼光投向传统的洗衣行业。其中比较著名的有一家名为Sfwash的公司,他们不但收集和递送衣服,还提供环保的家具清洁业务。其负责人说,想要在创新的洗衣业中崭露头角,必须做出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来,而增值的环保清洁就是其中的制胜法宝。因为很多顾客在洗衣服的时候,可能真的需要顺便做一些清扫其他家具的服务。除此之外,他们甚至还想出了一项「做你的英雄」的递送称号,这项服务需要连同公司创始人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在面见顾客时都穿得像超人一般。最近Sfwash公司打出的旗号是成为干洗业的Uber。来自一位「洗衣柜」的前雇员说,所有初创的洗衣业者,都想在创新的洗衣业中成为佼佼者。甚至那些守旧的洗衣从业人员也在想办法创新:一家特许经营的折扣干洗公司Zips正在开发一种应用,能让客户通过高分辨率的摄像头看到自己的衣服洗得一尘不染。当然这位「洗衣柜」的前雇员也不例外,他在所有人还竞相为清洗和干洗衣物的服务绞尽脑汁想辙时,自己却开了一家叠衣店,专门为所有清洗或干洗衣物的新企业提供叠衣服的服务。

保持享乐水车效应

不久前梅兹纳的一个朋友从南非拿回一张广告宣传单,宣传单上那家洗衣公司的logo和Washio的商标非常相似。而在第二天,梅兹纳又在网络上发现芝加哥的一家Uber式洗衣店Dryv的应用程序的标示也用了和自己的相似的衣架轮廓。对此梅兹纳说:「商场一定是适者生存的。最终,很多认为可以模仿我们的公司都会遇到我们曾经遭遇过的所有挫折,但是创意是不能被不断模仿的,他们最终会因为创意枯竭而退出市场。最终的胜者只能是创意无限,百折不挠,经验丰富的公司。」心理学上有一个所谓的享乐水车效应,一旦产生效应以后,就会一直保持下去,以稳定的速度去创造新的欲望、新的利基市场和新的竞争对手。「洗衣柜」的创始人艾瑞克也说,每一天你都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公司成立,但是能生存下来只极少数。

在接下来的几个星期里,梅兹纳决心要把Washio团队永远保持在第一的位置,他开始调动员工的情绪,在办公室里主持站立会议,相继评估「忍者」们的技能。并且请来了一位数学博士帮忙打造配送路线的系统,还有一群哈佛大学生帮忙打造雇用「忍者」的系统。更令人疯狂的是,他们联系到了金牌经纪人斯科特·布劳恩,以及好莱坞著名制片人和男星艾什顿·库奇宣传自己的Uber式洗衣店的想法。幸运的是,最后Washio公司打动了库奇,通过其成立的A Grade公司向Washio提供360万美元的投资。

Washio甚至得到了好莱坞女星米拉·古妮丝的称赞,并联合她提出的做零食的想法,再一次迈出了惊人的一步——送新鲜的饼干。

「忍者」们分别从旧金山采购笑脸涂鸦曲奇饼、从洛杉矶采购糖霜红丝绒饼、从华盛顿采购经典巧克力薄饼。然后把这三个地方产的饼干和刚洗过的衣服一起运送、包装。虽然这种做法给已经复杂的业务又增添了新的物流的麻烦,但却是值得的。因为,他们的创意又一次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尤其是在纽约拥抱新科技大潮、接受奇思妙想、喜欢便捷的年轻人心中。

梅兹纳说:「我们在社交媒体中受到热捧,大家的留言几乎都是,‘刚开始,我们就爱上它了。’或是‘噢,天哪,Washio是我见过最好的洗衣店。’」

可是好景不长,几周后的一天早上,Washio的运营经理萨姆纳德勒对梅兹纳说,近期已经有很多顾客反馈,希望用健康食品替代饼干。梅兹纳听后在第一时间找到了NatureBox公司的CEO并且和他交谈,得出的结论是:他认为自己可以学习美妆试用公司Birchbox,每个月寄给客户一些坚果类或是亚麻籽面包等健康的食物。

在梅兹纳看来,在城市中创业其实有很多事情都有其相似之处,尤其是在洛杉矶、华盛顿和旧金山这样的交通枢纽和沿海城市,创新事物的死难日和诞生日是同一天,只要你一天在做生意,就要学会满足顾客们不断增长的欲望,没有一家公司的客户不会不断地提高要求。梅兹纳认为:「创新其中一个秘诀就是目光长远,今天我们可能只为纽约人服务,明天我们就要把业务拓展到另外50多个城市,应对更多的挑战,这就是创新令人兴奋的地方。也就是说,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变革时代,所以我们就必须顺应时代的变化,赶上时代的变革。」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