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拉卡:伊斯兰国的管理实验

3个月前 1 商界时尚

摘要:一千多年前,当阿拉伯帝国阿拔斯王朝最著名的哈里发塔哈·迪亚布在位时,拉卡一度成为阿巴斯王朝的第二个首都,同巴格达一起成为当时幼发拉底河流域乃至整个阿拉伯地区最为耀眼的政治,经贸和文化双子星。

2015年1月1日,零点的钟声刚刚敲响,世界上很多地方的人们正在欢庆新年的到来,而已经在叙利亚北部城市阿勒颇生活了34年的塔哈·迪亚布一家将家中最后一箱行李悄悄搬上了皮卡。在客厅里做了最后一次祷告,迪亚布带着妻子和两个女儿快步走出了家门,没有亲戚和邻居们的送别,因为迪亚布在阿勒颇的所有亲戚都已在战火中丧命,也没有所谓的邻居了,周围临近的六户人家早已人去楼空,在这条街上一直靠开杂货铺为生的迪亚布一家已经是坚守到最后才走的。

「邻居们都往土耳其逃了。」迪亚布说这句话时手指向了北方,又好像指向了天空,因为他也不知道邻居们是否都活着到达了土耳其。

「我要去拉卡投奔我的表哥一家。」显然,迪亚布做出了跟邻居们不同的决定,他解释这更多的是因为他不想刚刚3岁大的双胞胎姐妹生活在逃难的路上和难民营里。

「表哥告诉我,或许我们能在拉卡活下来。」

发动了汽车,迪亚布的黑色皮卡悄悄驶出了院子,朝着拉卡的方向驶去。

对于战争中无辜的人们来说,生命比政治和立场更为宝贵

事实上,除了向邻国土耳其逃难,现在相当一部分叙利亚人也选择逃向拉卡,这个「伊斯兰国」 所谓的「首都」。

「所有人都反对战争,反对杀戮,都不想离开自己的祖国,但是人们得活下去。」曾经是叙利亚《革命报》记者的阿卜杜·达卡克向我们解读,「尽管所有人都谴责ISIS对无辜平民的杀戮和残暴,但是已经厌倦了战争和逃亡的一部分叙利亚人意识到:对于平民百姓来说,相比待在家中死于空袭或是流弹,在逃亡路上死于饥饿或是疾病,待在拉卡或许有更大生还的可能。因为在拉卡已经慢慢建立起了某种严苛的秩序和相对的安全,远远高过叙利亚其他城市。对于战争中无辜的人们来说,生命比政治和立场更为宝贵。」

不同于硝烟弥漫的其他战争城市,拉卡的街头并不太容易听到枪炮声

在战争爆发之前,拉卡曾经是一个与大马士革齐名的中东旅游胜地,在街上随处都看得到来自中日韩的东亚面孔和很多来自欧洲或是美国的游客 。旅游业曾经是当地的经济支柱。现如今,在街上看到更多的是手持AK47或是火箭筒的武装分子,即便是交通警察,也时常配枪。

肖恩·布朗,一位欧洲来的外科医生,同时也是红十字会的志愿者,他在拉卡的诊所已经开了5年。战争爆发之后,他并没有离开拉卡,而是继续开他的诊所,并免费为在战乱中受伤的老百姓医治,正因为如此,当地的ISIS并没有向肖恩征收每月1500叙利亚镑的营业税,而对于其他商铺,这是不可减免的税收。

「不同于硝烟弥漫的其他战争城市,拉卡的街头并不太容易听到枪炮声。」肖恩一边为刚刚进门求医的一位年轻女性清洗在逃难途中脚踝感染的伤口,一边介绍起自己眼中的拉卡。那位头戴面纱的年轻女性,则用一种惶恐而感激的表情望着肖恩,而她的丈夫,则坐在一边,口中念念有词虔诚祈祷。

在拉卡,所有人,特别是女性的着装是被严格要求的,有一支ISIS的稽查队每天都会在街头巷尾巡视着当地人的着装。女性在公共场合摘下面纱在拉卡是完全不可想象的。若没有男性陪同,女性独自出街的情况几乎都见不到。曾经相对宽容的拉卡现在正被ISIS用极其严苛的伊斯兰教义治理着:任何店铺都不允许展示女性的内衣,酒和香烟是不能销售和消费的,小偷会在街头被示众斩手,犯了杀人罪的犯人也会在广场上被砍头,并在街头暴尸三天,任由其腐烂。尽管这样以暴制暴的法典使得现如今的拉卡的治安相对较好,但是还是有很多民众觉得ISIS过于残暴和严苛。按照伊斯兰教义,真神会教诲和拯救那些道德败坏或者犯法的穆斯林,现如今,ISIS正用自己的法典扮演着这一角色。

送走了包扎伤口的两夫妻,肖恩继续着介绍,他平均每天要接收10位病人,最多的时候会有30位。除了普通平民,他也收治过背着枪,怀揣手榴弹的ISIS女兵。

「如果,你看到一个ISIS的女兵的黑色面纱下别着一块白色的布条 ,那说明她愿意嫁给外来的圣战分子。」肖恩继续着对一个留给他很深印象的ISIS女兵的描述,「当时她的膝盖受了伤,伤口已经严重感染,腐烂到了骨头,没有麻药,我不得不立即为她清理伤口。」

即便在战场上是冷血的战争机器,肖恩也清晰地看到了ISIS女兵眼中痛苦无助的眼泪和软弱。最让肖恩意外的是,ISIS女兵最后用英语向他道谢,并问他是否愿意加入圣战。

「我估计她可能是一名大学生。」在肖恩眼中,任何病人都是需要帮助的,如同在战争面前,任何生命都是平等的。在战争之前,肖恩每周还会去当地的高级中学义务当一天的英语老师,给学生们上课。

「现如今,学校里面孩子们的课本几乎只剩下民族主义,宗教,历史和音乐。教义是每天被提及最多的教学,数理化等一些有违教义的自然学科早已经被取消,更别说英语了。如果在公开场合谈论《进化论》,无异于自杀 。」

「当然,在这里,男孩和女孩同校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肖恩最后补充道。

其实不只针对像肖恩这样有特殊技能的人,除了可以在战场上亡命拼杀的士兵,ISIS开始意识到社会发展中专业人才的匮乏,于是开始积极号召叙利亚全境甚至整个海湾地区「有志为‘伊斯兰国’出力」的人才都到拉卡来,无论是工程师还是医生,教师或是汽车修理工。

「这个国家的建立需要你」,成了他们招募的广告语。

以一种绝对教义主义的法律来树立一种「绝对公正」

在拉卡,ISIS有自己设立的「法庭」和「投诉不公办公室」,这种以严苛教义和道德准绳为依据的制度几乎忽略了真正意义上的公平和人权。你甚至可以去投诉一个或许因为得了热伤风,觉得呼吸困难而在闷热的诊所里扇动了几下面纱,微微露出了口鼻的女性;甚至于接诊的男性医生都可能会一同遭殃。不过,也有不少拉卡当地人赞同ISIS的「法庭」制度,认为其带来了阿萨德政府腐败时期所没有的公平和公正。而ISIS正是抓住了民不聊生的战乱中社会最底层人民对求生的诉求,以一种纯粹教义主义的法律来树立一种「绝对公正」,甚至俘获了不少民心。

穆萨卜·巴尔胡斯原本是拉卡的一名小贩,一次收税专员在他的摊位收税时顺手拿走了他铺位上的两条围巾没有付钱。当他追上去讨要的时候反而被诬告没有按时交纳税金。后来法庭经过核实和证人的作证,释放了巴尔胡斯,并重罚了那名收税专员。

「我反对战争,不关心政治,我只想生活,并希望得到公平。至少这次,我得到了公平。」被释放的巴尔胡斯很是激动,「这在以前的阿萨德统治时期,我必定会在监狱里被殴打虐待。」

久而久之,当地民众会自然而然地生活在一种「习以为常」的政治制度和社会体系之中

信奉原教旨主义的ISIS不仅对穆斯林民众实行了严苛的管制,还对其他宗教进行了驱逐。拉卡原有的三座基督教教堂早已经被关闭,而拉卡最大的亚美尼亚天主教殉教者教堂也在被ISIS占领后取下了十字架,插上了黑旗,改为了日夜播放战争场面和自杀视频的伊斯兰教场和「圣战战士招募处」。

对于当地原本信奉基督教的穆斯林,ISIS给了他们三个选择:要么改信伊斯兰教,要么每月按时交纳数美元的「少数派团体附加税」,要么被杀。

现已逃离叙利亚的基督教传教士吉米·怀特将ISIS这种并没有「一味赶尽杀绝」的排挤宗教政策形容为「别有用心」:一方面,当地的基督教少数派多为中产阶级和商人,他们的附加税可以增加ISIS的收入;另外一方面,连生活都有困难的穷人为求自保,自然会放弃之前的信仰而转投伊斯兰教。通过排他主义来进行政治洗脑,利用严苛教义来治理社会,久而久之,当地民众会自然而然地生活在一种的「习以为常」的政治制度和社会体系之中。

尽管相比其他很多战乱城市,这里有正常营业的商店,银行,邮局,学校和加油站,但即便是在白天,走在拉卡街头,你看到的更多的是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脸,那苍白的面色下深藏着的小心翼翼和莫名恐惧会清晰地告诉你:这里的人们是在「生存」,而不是「生活」。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