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崔永元和他的N个舞台

3个月前 1 商界时尚

摘要:<strong>商界导读:</strong>崔永元,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近几年,不仅在做主持人,还做了其他事情,比如比如《口述历史》,比如「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也做出了成绩。

崔永元,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虽然前段时间刚刚自嘲做主持人没前途,想转行,但作为主持人,崔永元最近的任务一点儿也不少。除了继续担纲主持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的文化栏目《谢天谢地你来啦》,最近他还和周立波搭档,在国庆长假期间于央视财经频道推出脱口秀节目《小崔说立波秀》,大有走在电视节目潮流前线之势。

不过除了主持工作之外,近些年崔永元的精力的确越来越多地放在一些他认为更重要的事上,比如《口述历史》,比如「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也慢慢地做出了成绩,做出了影响力。崔永元的舞台已经不再局限于电视。

电视舞台

——只会说不会秀

从《实话实说》到《小崔说事》,「说」似乎是崔永元身上最独特的标签,最新推出的节目《小崔说立波秀》同样把崔永元的「说」作为一个卖点。观众都知道,「说」是每个主持人都在做的事,周立波作为「海派清口」创始人,也是靠口才吃饭的人。同样是「说」,为什么崔永元的「说」能给无数观众留下深刻印象,乃至提到「小崔」,就会想到「说」?

事实上,很少有主持人像崔永元这样,无意中开始主持一个节目,又因为这个节目一炮而红。早在1992年,崔永元老同学就曾经找到当时身为记者的他,问他愿不愿意做《东方之子》栏目的主持人,他回家对着镜子,越看越没信心,索性放弃。4年后,《实话实说》的机会摆在他面前,他咬了咬牙,决定试一试,心里想着:「我先上去说一段,要是成,我就接着说,不成,立马打道回府,再也不干这个。」

或许是因为做记者的采访经验,和天生的幽默细胞,节目竟然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从此《实话实说》和崔永元一起从零起步,逐渐成为国内最受欢迎的谈话类节目,崔永元也成为家喻户晓的主持人。

《实话实说》的停播据说和收视率有关,崔永元也曾在微博里说:「收视率是万恶之源。」崔永元说他痛恨「公共电视」走向「庸俗化」,他拒绝拿自己的节目跟选秀节目比收视率。「我也不用谦虚,《小崔说事》不怎么样,可也没发现比它好的谈话节目。」

此次推出《小崔说立波秀》,崔永元说他完全理解电视台领导希望用他的影响力,做一些时尚点的节目,有点效益。不过对他个人来说,突破自己才是更吸引他的。《小崔说事》还是一档谈话节目,跟《实话实说》没多大区别,「我经常觉得,我采访一个人,提一个问题,我都能想起来1996年我怎么提过这个问题,开一个玩笑也能想起来1997年我怎么开过这个玩笑。」这样重复的工作让他无法忍受。

而《小崔说立波秀》与之前节目的做法完全不同,因为这档节目是没有台本的。「还差一分钟就要录制了,还不知道怎么说,这种情况在我的职业生涯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崔永元说。和周立波的搭档也充满新鲜感,两人一南一北,一冷一热,注定会擦出不一样的火花。其实,私下里崔永元和周立波是多年好友。崔永元觉得,虽然两个人性格不一样,但只要价值观一样,合作就没有障碍。周立波对于崔永元也给出了中肯的评价:「他对各种场合有出色的把控力,这是我所缺乏的。」

在新节目的新闻发布会上,崔永元调侃自己:「我这么多年在演播室里一直是说,吹拉弹唱都不行。」他说自己很羡慕周立波,吹拉弹唱样样拿得起来。他说的倒也算实话,这么多年,台上的崔永元一直是坐在那里「说」,顶多变成站着说,不会耍宝,不会唱唱跳跳,更不会台湾综艺节目主持人的豪放大胆。和周立波在《一周立波秀》里热辣的幽默不同,崔永元一直是以安静的冷幽默,在不经意间戳中笑点。

再谈起《实话实话》,崔永元觉得是那个团队成就了自己,也教会了自己很多东西。他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有一次郑也夫问他节目做得怎么样,他说剪出来挺好看的。郑也夫大骂:「什么叫剪出来好看?就应该现场就好看!」因为有观众,节目要力求一开始就是真实的,感人的,有价值的。这件事到现在都时刻鞭策着他,让他始终不敢放松对自己的要求。#p#副标题#e#

文字舞台

——说实话是一种态度

尽管《实话实说》已于几年前停播,但这个栏目没有被遗忘,它所代表的「说实话」的精神在今天仍然是弥足珍贵的。当年这个栏目之所以创造了辉煌,不仅因为这种节目形式在当时非常新颖,也不仅因为崔永元的冷幽默,更是因为「实话实说」这四个字和崔永元实在太相称。

没有了《实话实说》,小崔依然在现实中「实话实说」,他在工作间里贴了这样一幅对联:「说天说地莫若说真,话东话西不如话实。」但凡看不惯的事,他总要说一说。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夏天,关于他「炮轰长春电影制片厂变成房地产开发商」和评价湖南省教育厅「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的新闻在各大门户网站出现。不敢说小崔说的一定对,但至少他敢于和强大的规则对立,仅仅这一点,已经让很多人为他叫好。

在崔永元炮轰长影事件过后,有业内人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们无奈地说:「崔永元炮轰长影已经晚了,电影制片厂的命运轨迹早已如此了。」或许说出来的确改变不了什么,但说出来至少是改变的第一步。

崔永元曾把知识分子分为三类:拍案而起,洁身自好,随波逐流。他认为,能做到洁身自好已经很值得肯定,但他要求自己做到「拍案而起」。有人质疑他有「道德洁癖」,但崔永元不这么看,他曾说:「几乎所有人都在两条线内游荡,一条是底线,叫法律;一条是上线,叫道德。」选择接近上线还是接近下线?崔永元很清楚,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选择,他也承认金钱是巨大的诱惑。但多年的工作让他体会到了传媒的力量:「传媒可以改变一个人对世界的认知态度,它的责任太大了,它的良心太重要了。」

所以不能用底线来要求传媒,所以小崔不能用底线来要求自己。

说实话有时候也会产生实际效果。比如湖南省教育厅,就与崔永元握手言欢,共同完成了湖南110名乡村教师的培训计划。有人评论,「崔永元再一次向外界证实了他擅长说事的能力。」但崔永元没想这么多,因为说实话没那么复杂。

说实话没有说好话讨巧,总说实话,难免有人看不惯。崔永元请救人的农民工吃顿饭,马上有人跳出来说他炒作。他也想象过,如果自己圆滑一点会怎样?「比如我做一些附和的事情,哪个媒体找我,让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这样我见报的频率就高,他们对我的评价也好。但我其实根本不敢尝试,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头,恐怕我就停不下来了。」

四十不惑,如今的崔永元不在乎外界的看法。他说自己33岁名字才出现在报纸上,前面33年的生活质量很高,所以他觉得,报纸怎么写,根本不影响他的生活。有记者问他请农民工吃饭是不是作秀,他无奈地回答:「你就写我是作秀吧,这样报纸卖得好。」

公益舞台

——让公益轻松一些

如果关注崔永元最近的新闻,就会发现最近关于他出现频率最高的一个词是「公益」。其实他很多年前就不再满足于「说」,而是亲力亲为地去做一些事。他说,其实每一个人的力量都特别大,普通人的一个举手之劳,可能就能改变一个人或者一群人的生活面貌和状态。因此他提出「人人公益、轻松公益,宁要1000万人每人一元,不要一个人的1000万元」的公益理念。

「yangguang2元、张建军200元、李家人120元、苏剑/潘超如1元、崔永元贴吧-桔红小辫儿1元⋯⋯」7月17日晚上,崔永元连发多条微博,逐条「晒」账。这些钱,是「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2012年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收到的捐款。他向网友承诺:「钱用完之后,再晒一遍。」

崔永元说:「慈善的意义不仅仅是捐钱,一次掌声、一张笑脸都是慈善。」对于哪怕只有一块钱的捐款,他也诚恳地表示感谢。他希望,有一天中国的慈善不是以钱多钱少来衡量,而是以参加的人数来衡量。对于每年的慈善排行榜,他并不认同,以捐钱的多少来衡量爱心的大小,这在他看来是错误的观念。「如果一个人有八套房、十辆车,环球旅行也完成了,然后为慈善捐10元钱,我也要真心诚意地为他鼓掌。」

2006年到2007年,崔永元发起重走长征路的活动,无意中看到中国西部乡村孩子们艰苦的生活学习环境,萌发了把乡村教师带到城市的想法,希望帮助乡村教师开拓视野,提升教学水平,促进乡村教育的发展。2007年,「爱飞翔乡村教师培训计划」启动,迄今已历时6年,邀请乡村教师689名赴京培训,受益乡村学生达30余万人。#p#副标题#e#

今年8月10日至19日,来自湖南13个县的110位乡村教师顺利来到北京接受培训。今年活动的最大特色是让乡村教师全程体验大都市的生活——坐一次飞机、乘一次火车、看一场高规格演出、接受一次贵宾级体检、参加一场乡村教育论坛、到北京人家做一天客、与名家学者面对面交流、参观现代化企业及北京优秀示范校等。不仅如此,组委会还请参与培训的乡村教师带来了645个乡村儿童的小小心愿,面向社会大众,公开认领。「认领心愿」是培训计划中一直都有的项目,大家的爱心帮助许多孩子实现了心愿。

今年的乡村教师培训计划的新闻稿上有这么一句话:「10天培训肯定有一定的局限,但做和没做有决然区别,更何况给它加个时限:6年、10年、20年⋯⋯」

前几年,培训基本都是由崔永元公益基金主办,今年,主办机构里悄然出现了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我们的自由天空公益助学组织、北京爱心家园义工联、中国陶行知基金会、北京十一学校和北京四中6家单位。

公众也更多地参与进来,今年的培训招募志愿者,收到了超过600位报名者的申请,最后从中选拔出30名核心志愿者,其中包括全程带队志愿者、摄影志愿者、摄像志愿者、财务志愿者、医务志愿者等。变化的背后,是崔永元「人人公益」的理念在逐渐影响更多的人。

电影舞台

——电影背后的故事

从2004年4月开始,崔永元积数年心血创制的新栏目《电影传奇》开播,内容涉及208部老电影,并再现了150部老电影中的600多个场景。崔永元在节目中既是主持人,又是主要演员,既讲故事又演故事。在此期间,崔永元萌生了把收集的电影藏品公开展出的想法。

2010年初,崔永元私人电影博物馆开馆,藏品数万件。开馆两年多,崔永元始终坚持公益,所有想来参观的人都不用买门票,只需网上预约。

《电影传奇》不是一档普通的娱乐节目,它是崔永元当做理想去做的一件事。

熟悉崔永元的人,都知道他是个老电影迷,七八岁时开始看电影,订电影杂志,《大众电影》、《人民电影》、《电影文学》、《电影创作》、《电影艺术》、《电影技术》、《电影简介》、《电影故事》,全都订,还把报纸上所有关于电影的资料都剪下来,贴在旧《红旗》杂志上,再做一本电影杂志。在童年的崔永元心里,电影放映员和画电影海报是最理想的职业,因为可以随便看电影,不用花钱。所以他还拼命地学了一段画画,在家里画了好多电影海报。四十多岁的时候回想这些,他觉得电影铸造了他的精神世界。

2001年抑郁症病情最严重的时候,心理医生对崔永元说:「你能不能尝试着到另一个舞台上去表演?另一个舞台是什么呢?就是你的最爱,你会为了它,不舍得离开这个世界,有这样的舞台吗,你想想。」

崔永元想:「就是电影,我就喜欢电影,后半辈子放电影我都可以活下去。那就做电影吧。」这就是《电影传奇》的发端。

有一部叫《卓别林的秘密》的电视片,卓别林拍电影,有时候每个镜头要拍 15遍左右,把最好的一遍用到影片里。这些素材无意中被发现,专业人士就把它们拿出来做成一部《卓别林的秘密》,告诉你卓别林的电影是怎么拍的。崔永元想:「我是不是也有这么一个机会来做一件事情?」

刚开始,他觉得这事儿比较简单。一位老艺术家告诉他,各个电影厂都有这方面的资料,都在仓库里。结果跟各厂一联系,老资料都没了。但因为有了做这件事的念头,收也收不回去了。资料没有了,就得从零开始,变成了一个很庞大的工程,难度超乎他的想象。他成立了剧组,有采访组、资料组、编辑组、再现组,兵分几路,全国各地跑来跑去。不到一年,团队已经采访了800多人。

不仅是做节目有压力,经济上也有巨大的压力,制作费花了1000多万元时还没有电视台愿意播。后来央视决定播出,一播就播了250期。崔永元越做越觉得这件事值得做,从有意思变成了有意义。「我现在敢拍着胸脯说:这是有史以来中国电影资料收集得最全的,以前从来没有过。我现在把它做出来了,我觉得很了不起,这就足够了。」

很多人问崔永元,《电影传奇》赚了多少钱,崔永元说没赔钱,但也没多大赚头。「但我可以告诉你我另一个发财之道,一个著名的休闲装品牌,一个著名的药厂,都让我做形象代言人,每家开价500万元。如果我答应的话,15天内我就可以挣到1000万。中央电视台不许主持人做广告,那么我辞掉中央台的工作,因为在中央台我干到退休也挣不到1000万元。」

从2011年元旦开始,《新电影传奇》在全国38个城市和地区播出。电影的传奇仍在继续,相信这样的积累对于今后中国电影的研究,价值无法估量。#p#副标题#e#

学术舞台

——口述历史是个宝库

聊新节目的时候无意中谈到理想,崔永元说:「要说理想,我现在的理想是口述历史。」「你看看这个宣传片,我觉得就是短短这几分钟你就会有感慨,一个人陷到这个里面以后,很难对世俗生活再有兴趣了。这就是我老想远离的原因,我想全身心地做这件事。」

早在2001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崔永元参观了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口述历史影像资料馆,当他发现那里的影像资料能抵过当时全中国的收藏量时,他的确是震惊了。回国后,崔永元曾希望说服一些机构做口述历史的工作,但没什么响应,这促使他开始构思「重走长征路」。

2006年,崔永元在重走长征路的时候,派了一个小分队去采访了100多位老兵,主要是滇缅会战的老兵。采访的收获出乎意料地大,当时崔永元就认识到,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资料。如果不去采集,慢慢地老人们不在了,很多真相后人再也不会知道。

他举了个例子:卢沟桥事变之后,开封火车站,很多平津的学生都从北京跑到了这里,是继续跑,还是维持自己的生计先干点什么?正好来了一列火车,往哪儿开不知道,呼呼呼就上去了。有的火车开到了武汉,这些人中的很多就加入了国民党;有的火车开到了郑州,很多人就加入了共产党。上了不同的火车,可能未来的命运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些是历史书无法告诉我们的。

崔永元和团队制作了《我的长征》、《我的祖国》、《我的抗战》等一系列专题片,采访对象慢慢扩展到知青、音乐人、企业家等等。到目前为止,他已经收录了六大领域,约4000人左右的口述历史影像资料及图片、实物等。

如今说起口述历史,崔永元毫不掩饰自己的自豪:「现在我们看电视剧、电影就觉得,我们有这么好的一个宝库,你们怎么不提前来看看呢?编剧水平可以大大提高啊。他直接说的那个话都比你编的台词好。」

9月,崔永元获得了金鹰电视节「最佳主持人」奖,获奖现场,他却透露自己想尽快转行,去母校中国传媒大学做老师。今年2月,崔永元与中国传媒大学合作成立了「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及口述历史博物馆」。中国传媒大学将提供一座约8000平方米的独立大楼,用于建立「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和口述历史博物馆」。博物馆会把崔永元团队收集到的口述历史影像资料,建成数字化存储检索系统,面向传媒大学师生及社会其他学术研究机构、个人免费开放,还将举行一系列展览。

传媒大学的支持让崔永元很开心,他现在有一个计划,3至5年内做一个全数据系统的中国口述历史博物馆,任何人凭借身份证都可以搜索查看。「这听起来像天方夜谭,但现在日本、美国、南非、英国都已经做到了。之所以做‘口述历史’,就是为了给后人留下一个千百年以后还能和先人内心对话的机会。」

如果说有私心,崔永元的私心就是让自己快乐一点。「采访的这些人,有被判过3次死刑的,他都不焦虑,我焦虑什么?现在随便到磁带库里拿出一盘磁带,随便抽出一个采访笔录看看,那里面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根本不是我们这代人能经历的。」有了参照,崔永元觉得他以前所谓的那些烦恼都特别不重要了。

编辑·刘海星 部分图片摄影·胡宇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