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时尚 > 李丐腾:创业是一场尊严之战
李丐腾:创业是一场尊严之战
2011-11-17 17:00:04 1754

来源:商界时尚—财视网

仅仅花了12年时间,他将一家只有1名员工的公司,打造成了中国最大的剃须刀企业,员工过万人,年销售总额达30多亿。他说自己的创业是一场必须要赢的豪赌,因为怀抱了一个卑微的理想:用财富为自己赢得尊严。而如今,他不仅仅为自己挣到了梦想中的尊严和自由,更为这个行业赢得了国际同行的尊重,为普罗大众的个人护理电器拉低了消费成本。他说,这就是我对社会最好的贡献。

李丐腾:创业是一场尊严之战

买一把剃须刀,你打算花多少钱?

在今天,你不会为这个问题纠结太长的时间。可供选择的范围太广了,从几千元的高端产品到几十块的低端产品,从双头到液晶,从国产品牌到国际品牌,市场提供了极其丰富的可选对象。

可是回到十二年前,李丐腾打算进军剃须刀行业的时候,市场可远远不是今天的样子。那时候,人们的选择只有两种:高价高质的国际品牌,低价劣质的国产小品牌。要么是忍着心疼让钱包被狠宰一番,要么是忍着身体的疼痛体验落后的国产剃须刀的质量。两个极端之间横亘着的巨大空白,是李丐腾一眼就看上的机会。

那时候的他,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好几年,做过皮鞋工厂的仓库管理员,修过摩托车,摆过地摊,从剃须刀厂家的电子焊接工一路做到主管,职位和薪水在同龄人当中算得优厚。他身上还积蓄了十几万块钱,“当时算是很大一笔钱了,可以在温州买套房,而且我年龄也不小了,二十七八岁,该成家了。”照理来说,这样的境况下,过安逸稳定的生活,估计是很多人的第一选择。

李丐腾不是没有犹豫过,他四处去征求朋友和家人的意见,不是问该不该去创业,而是询问他们觉得剃须刀这个行业能不能做大。那时候,大部分的中国男人剃须,都还是选择在理发时顺便让师傅给修个面,市场潜力远没有今天看起来巨大。

在征询了一圈意见后,他决定将全部的资本压上去做一把豪赌。他说,“我当然也可以安安稳稳地继续打工,买套房子,结婚生子,可是我觉得我的人生不应该只是这样。生活不能仅仅是吃好穿好,还得有目标,得有为目标奋斗的过程,这才是我理解的生活。”

飞科这一品牌,就这么诞生了。

尊严比什么都重要

和妻子谈恋爱时,他的妻子问他,“你这么拼命是为了什么?”

他回答说:“为了尊严。”

年轻时的李丐腾,把尊严看得无比重要。他出生在在楠溪江深处的一个山村里,在1993年那个躁热的夏天,他考上了温州大学,但是贫穷的家庭不能支持他上大学的费用。父母为他凑了几十元钱,希望他可以学一门手艺,有一技之长,能够谋得一份生活。

如今,他的父母依然在老家生活,偶尔才会来上海探望一下子孙。李丐腾夫妇二人则差不多一个月回去一趟,看望父母,享受一下宁静的生活。他说,“现在看老家,山清水秀,空气也好,但那时候对来我来说,仅仅是一个穷山沟,没有任何的机会,不可能让我改变命运。”

怀揣着不多的钱和改变命运的梦想,李丐腾去了温州,开始了艰辛的打工生活。

#p#副标题#e#

冷眼和歧视,是打工者们常常会遇到的情形。年轻的李丐腾也不例外。正是年少气盛的时代,一下子体会到尊严不再是个宏大的词,而是生活在这个社会上的必须,他在心里发下宏愿:要成为一个让人尊敬的人。

当时他想,总有一天自己能买最好的车,买温州最好的房子,娶温州最漂亮的姑娘做妻子。十年过后,他回过头去评价自己当初的理想,“只是一个比较小的梦想,但是很真实,尤其是物质的看法。”他很快就拥了一辆奔驰,那时整个温州,奔驰车不过十几辆,不像现在遍街都是,但是他很快就觉得物质对自己不再那么重要了,如今他已经很少自己驾车,偶尔自己开车时,也就是开个越野,和家人朋友一块去近郊,享受不受打扰的悠闲一天。

他也娶到了贤惠貌美的妻子,孩子已上小学,拥有了温馨和睦的家庭。他现在理解的尊严,早已过了初始的物质阶段。他说,现在的自己,是处于“不得不高尚”的状态下。因为当一个人能力不大的时候,最先考虑的是要让家里人满意,能力再大一些,慢慢能帮到身边的朋友;更大一点,就会为员工考虑;最后是扩大到希望让行业受益,能够取得整个社会的认可。

李丐腾:创业是一场尊严之战

孤注一掷的创业

李丐腾平常喜欢看书,尤其喜欢看历史类的名著,一部《三国演义》他读了不下十几遍,喜欢读三国,是他觉得当那就像一部形象生动的兵法教材,看似冷冰冰文字,却蕴含着大智慧。三国里的各种经典谋略很多都可以运用到商战之中。

而他过人的商业头脑,在他创立飞科时显露无疑。那时,温州第一次大范围的创业潮已近尾声了。没有资金、没有资源、没有人脉,甚至连厂房都没有,白手起家从零开始,他的创业之路,该怎么突围?李丐腾明白,如果自己的产品不能在市场上脱颖而出,那这样的赌博无疑是死路一条。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别人比用心。

对市场的用心。在售价上,当时国产剃须刀的价格仅十多元一只,而国际品牌则高达几百元甚至几千元一只,一百来元的剃须刀市场成了一个空白点;在渠道上,超市里售卖小型家电产品还不成气候;李丐腾经过广泛的市场调研,决定往这个方向努力。

他开始找厂家开发模具,一副精细的模具需要许多高端机床设备为之服务,这花去了李丐腾大部分的积蓄。模具刻成后,还要采购零配件,李丐腾已是倾其所有。在经过了多次失败后,飞科公司终于生产出国内第一只双头电动剃须刀,并一次性通过了质量安全体系的检测。不过,在这个时候,他甚至连自有的厂房也没有。

也就是在那时候,他找到了飞科后来的商业模式:有限的资本一定要投入到研发和销售中去,有了品牌不怕没有厂房,有厂房却不一定能有品牌。

第一批货是拿到义乌的一个销售商那里试销。当李丐腾说自己的产品批发价是37元时,销售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李丐腾向他保证,卖不出去一分钱都不收,而且说了一句让对方哭笑不得的话———不出五年,飞科就是中国剃须刀第一品牌。结果当然在李丐腾的预料之中。等到几个销售商再次打电话过来要货时,忐忑不安的李丐腾望着一段时间生产下来堆积的产品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知道质量和价格已完全被市场接受了。

在成功闯出一片天地后,李丐腾开始了进入超市的计划,按照他的理解,超市是都市人常常光顾的地方,卖的都是日用品,而这些顾客就是飞科锁定的对象,越是空白点也就越有潜力。这一想法在公司内部遭到了一片反对:别人都没有做,我们自己去,会不会成为倒下的先行者?

结果是戏剧性的。用李丐腾的话来说:太可怕了。可怕的不是产品没人要,而是卖疯了,这场胜利带给飞科的,不仅仅是销售额的飞速提升,更是迅速提升了飞科的品牌形像,让飞科两字成了中国剃须刀的象征。

#p#副标题#e#

创新的商业模式

很难想象,一个年销售额超过30亿的的制造企业,却是一家轻资产的公司。这种模式上的创新,正是李丐腾一直以来崇尚的经营理念:专注和简化。

“做人也好,做企业也好,把一件事做好就很不容易了,人贵有自知之明。”他认为,企业和人一样,精力往往是有限的,只做一件事的话,就能保持自己的精力。因此在飞科,大部分的生产工作,都是由12家代工厂来完成的,只有高端的产品,由自有的几家工厂来生产。这种贴牌生产的方式,不仅使得产业链资源得以优化整合,让整个产业受益,而且也能给飞科更多的腾挪空间。

具体来说,飞科只保留“品牌运营”和“技术研发”两大核心业务,而把大部分的生产外包出去。而不再像传统制造企业一样,从生产到销售,一条龙都由自己来完成。

目前的飞科集团,精力集中在对技术和品牌的打造上,以追求设计的附加值和品牌的溢价。在上海成立的研发中心,主要研发人员有近百人,每年投入上千万远的资金进行技术创新,根据李丐腾的介绍,平均每年申请自主创新的专利20多项。

而大部分的生产,则交给合作的OEM工厂来完成。飞科负责提供技术标准和模具,每家都只从事某项小家电产品的生产,实现分工的精细化和专业化。在这个意义上,飞科就成为了产业链上的整合者,拥有了对行业的控制权。

“我们把企业品牌、专有技术、营销渠道等高增值部分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把自己不擅长的、实力不够或没有优势的其他部分分化出去,也就是把其他功能虚拟化,借助外力进行整合弥补。”李丐腾说。

这种组合效应带来的结果是合作双方的共赢。它不仅使飞科节约了成本,获得产业链资源的利用最大化,也让原本处于产业链价值低端的中小型加工企业,得到了质量提升。对资源的有效整合,使飞科集团成为市场的赢家,实现了年均80%的增长速度,在国内的剃须刀市场,占有率超过50%,是当之无愧的冠军品牌。

为他人的自由负责

在巩固剃须刀全国第一的基础上,李丐腾领导的飞科,还有着更大的野心。他对飞科未来的期望,是一个提供全方位的“个人护理小家电”的时尚品牌企业。

除了剃须刀外,飞科目前的产品线已经扩展到了电吹风、鼻毛修剪器,女士剃毛器,毛球修剪器,电吹风,烫发器,电熨斗、蒸汽挂烫机,电水壶等产品,全部围绕着个人护理这一方向。

在李丐腾看来,仪表是一种竞争力。随着中国人生活质量的提高,对个人的形象会越来越注重,像剃须刀,讲究一点的男士一般在家里、办公室甚至车上,都会同时备上一个,因此与个人日常护理相关的小电器,拥有很大的想象空间,而飞科要做的,就是努力引导消费者更关注自己的日常生活。

如今,除了剃须刀占领全国一半以上的市场分额外,飞科在电吹风的市场占有率也做到了全国第一。随着其他产品在市场上的发力,飞科正逐步迈向一个庞大的制造集团。如果一切顺利的话,飞科将在2013年上市,李丐腾把上市看作是一个顺理成章自然而然的事情,是一切水到渠成后的结果。

他说,他将在企业上市后完成对员工的股权激励计划。在他看来,飞科并不仅仅只是他一个人的企业,而是所有人共同努力的结果,他说,“如果一个公司只有老板一个人睡不好觉,那这样的公司肯定办不好。”他说只有大家都在为同一个平台操心,这样的企业才会有前景可言。因此对员工的激励,不仅仅是一种企业运营的策略,更是一种责任。

他说,一开始创业的时候,车间里甚至摆了一张床,累了困了就睡一下,车间就是家,那么拼命,不过是为了自由。为了能自由支配自己的财富、自由支配时间、自由支配自己的想法,如今企业做大,自然而然就肩负了更多的压力和责任,追求自己的自由,也得要对别人的自由负责,只是这样的选择,是他自己选择的路。

编辑•张弢 摄影•马鑫 摄影助理•黄耀明 造型•禾雨 场地鸣谢•上海豫园万丽酒店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