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地球追逐者的饕餮之旅

3个月前 1 商界时尚

摘要:地球追逐者们一直在这个星球上奔波,他们追逐着捕捉下所有那些瑰丽而壮美的自然景象——日食、风暴,喷发的火山和翩然起舞的蝴蝶。这些浪漫而危险的追逐,让他们感到无比畅快,就好像“与大自然有了一层特殊的关系”

商界导读:地球追逐者们一直在这个星球上奔波,他们追逐着捕捉下所有那些瑰丽而壮美的自然景象——日食、风暴,喷发的火山和翩然起舞的蝴蝶。这些浪漫而危险的追逐,让他们感到无比畅快,就好像“与大自然有了一层特殊的关系”。 

地球追逐者们的又一场盛宴来临了,7月22日的日全食是本世纪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全食最长持续时间为6分38.8秒,被称作“世纪日食”。月球的黑影覆盖了亚太的一些地区,印度一家公司推出了“空中日全食”的项目,让那些“日全食追逐者”们乘坐波音737客机飞上高空,通过舷窗观看日食。在国内,兴致勃勃的追逐者们也刻意搭乘刚好经过全食带的航班,让“空中日全食”成为一生的珍贵记忆。

地球追逐者们一直在这个星球上奔波,所有那些自然界的奇观都是他们追逐的对象,无论是日食、流星、风暴,还是喷发的火山和迁徙的鸟群与蝴蝶。他们的身份五花八门,可能是科学家、记者、富翁、工程师或是热衷于寻找刺激的冒险者。他们热爱这些浪漫的追逐,并不惜冒着生命危险去寻觅,也正是因为他们的勇敢和无畏,人们才得以从他们的镜头中看到,我们生存的这颗星球是多么瑰丽与伟大。

坐飞机追赶日全食

对于任何一个人而言,日全食都是难得一见的。它轮流发生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对于住在一个固定地点的居民来说,平均要300年左右才能遇到一次。所以每当世界上某地发生日全食的时候,许多天文爱好者都将从四面八方赶来,以观测这一难得的景观。

为了多争取一点观测时间,人们开始设法乘坐高速交通工具来追赶日全食——飞机无疑是一项很好的选择。如果用一架高速飞机来追踪月球飞快掠过的阴影,全食的时间就可以被延长。早在1918年,人类便开始使用飞机观测日食,此后坐飞机追赶日食的行动从未停止,所用的机型从小型飞机、客机、运输机一直发展到超音速战斗机。

1973年的“‘协和’追日”是迄今为止最成功的日全食观测行动,天文学家们乘坐一架“协和”飞机穿越非洲上空,以2倍音速的速度追逐着月影,并尽可能长时间地停留在月影中,那次追日者们看到了前所未有的长达74分钟的日全食。

“协和”客机比战斗机拥有更大的空间和载荷能力来搭载观测者和设备,又有比普通的喷气式客机更快的速度——它的巡航速度达到每小时2150公里,足以跟上月影移动的脚步。

“协和”飞机上的观测者们无疑是幸运的一群人,透过舷窗,他们看到了一幅由大自然创作的超现实主义全景画——“前面一半的世界沐浴在光线昏暗的半影中,后一半则被本影的黑暗所覆盖。月影的边缘缓慢地扫过远处的大地⋯⋯”这样的景象足以震撼人心。

由于月影移动的速度几乎接近两倍音速,而随着“协和”飞机的退役,现在除了军用战斗机外,世界上很少有其他飞机能达到这一速度,所以对于普通的“追日者”来说,想重温1973年“协和”追日的壮举无疑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尽管如此,坐飞机追赶日全食仍然为追日者们所追捧。因为乘飞机追赶仍然比在地面上观测的日全食的时间长,而且能够躲开不佳天气的困扰,完整地观看到整个日全食的过程。而且在飞机上,人们可以在飞机的一侧舷窗观看日食,而从另一边观察到月球在地球表面投下的阴影⋯⋯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壮观景象对于每一个追日者来说都是终身难以忘怀的记忆。

推荐阅读:

不消费主义者的时尚Pose

股权激励与高管的焦虑

谭锋:在海上回归宁静心绪

被劫持的私生活 精神瘟疫吞噬幸福 

黄怒波 一个企业家诗人的意外诞生

摄鸟人段文科:温柔地描绘飞翔

#p#副标题#e#

风暴捕手

天空阴沉得可怕,灰黑色的云团聚集在一起,就像空中悬挂起了巨大的岩石,马上要狠狠地砸向地面。空气中传来一种猛烈的声响,如同凶猛的军团发出的咆哮,又像是1000台火车在同时轰鸣。凛冽的飓风开始横扫一切,摧毁前进道路上的一切障碍物⋯⋯面对这样可怕的场景,你能想到的一定是尽可能地藏起来,把自己躲在地窖、浴缸甚至是冰箱里。

但是,却有这样一群疯狂的家伙,激动无比地跳上小货车,向着风暴来临的方向前进。他们自称“风暴追逐者”,甚至把所有的假日都花在了追踪最大最强的风暴上。

风暴追逐者的先驱早在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开始追逐风暴,他们大多生长在北美大陆广袤的平原上,从小就经常看着黑压压的雷雨云压过头顶,并由此对风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汽车在那时就成为追逐风暴的工具,追风族们利用车载收音机来获取气象信息。想当“风暴捕手”无疑是一件危险而艰苦的事——平均要开10天的车才能获得1分钟观察龙卷风的机会。风暴带来的可以高达每小时509公里的惊人风速,垒球大小的冰雹和暴雨也会给追逐者们带来足以致命的状况,曾经有追风族被风暴“吸”出了汽车,然后恶狠狠地甩到了附近人家的屋顶上。被冰雹砸碎车窗玻璃更是家常便饭,有人甚至被从车窗进来的冰雹砸得当场不省人事。

但这一切都无法阻挡风暴追逐者们的脚步,对于他们来说,“在近距离实际看到龙卷风,就是终极报偿。”美国的埃里克•尼古耶和迈克•霍林西德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追风族,多年来他们一直与龙卷风如影随形,一天跋涉数百公里拍下龙卷风千姿百态致命而又壮丽的一面。“一个巨大的烟斗正从云底生成,瞬间变成龙卷风,横穿公路,到了我们前面约100米处。这真的让人很兴奋,就像绝美的景观在你经过的路上穿过。”

拍火山的人

当夏威夷的火山猛烈地喷发,熔化的玄武岩带着上千摄氏度的高温冲进浩瀚的太平洋的时候,帕特里克•科斯特感到兴奋无比,这个疯狂的荷兰工程师热爱的就是捕捉这样壮丽璀璨的场景——橙红色炙热的岩浆如同一支巨大的画笔,在恣意地书写着地球的力量。

而这一切无疑是极度危险的,即使是钠碳酸岩熔岩喷发时的温度也在530摄氏度左右——这种温度大约只有常见的玄武岩熔岩流的一半,但喷发时四溅的熔岩滴也足以轻易烧穿棉质的跳伞衣,就像烟头烧穿尼龙布一样。火山学家们常常穿着镀银耐热服,而帕特里克•科斯特的唯一保护措施只是戴一个防毒面具以保护肺部免遭有毒气体的侵害。他认为“比昂贵的装备更重要的是充分的准备和尊敬的态度”。在过去的10年里,这个40岁的“火山人”环游世界,四处寻找火山爆发的壮观景象。每次靠近火山口之前他会喝掉8升水来防止脱水,而且一路小心谨慎。“这种环境之下经常有意外,如果在错误的时间站在错误的地点,我就完蛋了。”为了第一时间拍下火山爆发的景象,帕特里克•科斯特甚至曾经睡在一个冒烟的火山口的旁边,他求婚的地点也是在一个即将爆发的火山锥的斜坡上,而为了不错过一次火山喷发,他还重新安排了蜜月旅行。

尽管在普通人眼里这简直就是在玩命,但像帕特里克•科斯特这样的“火山人”却并不因此畏惧不前,他们坚信,只有靠得最近,才能一睹地球创造的这种美景的真实面貌。他们中的有些人,甚至爬上了火山活跃的喷隘道旁的岩峰,这种尖锐而陡峭的碎屑堆脆弱而极不稳定,异常危险。但也正是因为有了这群人的勇敢和无畏,我们才能从他们的镜头中真切地感受到自然界所拥有的伟力。

和帝王蝶一起飞

追逐自然界的奇景并不一定要在火山口玩命或是驾车向着风暴中心冲击,它也可以是一件很浪漫很温情的事——比如和数百万只斑斓的蝴蝶一起飞翔,越过遥遥的迁徙之路。

这也许是这个星球上最蔚为壮观的长距离飞行了,每年秋天,原本栖身在加拿大东部的数以百万计的帝王蝶,将展开向南迁移至墨西哥中部山区的旅程,以确保在较温暖的环境下度过冬季,然后再返回加拿大。没有一只帝王蝶可以全程参与这样一个漫长迁徙的全过程。在从墨西哥飞回加拿大的路程中,帝王蝶要经过三至四代的繁衍。

由于非法的森林伐木,帝王蝶的生存环境日趋恶化。一位墨西哥的百万富翁对此感到非常痛心,这位名叫古铁雷斯的环保先锋决定和帝王蝶同飞,一起完成70多天、4800公里的长途迁徙。从加拿大的原野到墨西哥中部的蝴蝶谷,他和摄影师驾驶一架绘有帝王蝶的橘、黑、白三色翅膀图案的超轻型飞机全程跟踪帝王蝶,并记录下这浪漫而又艰辛的远征。

这项万里追踪行动被诗意地命名为“帕帕洛辛”——“小蝴蝶”,并从2005年一直延续至今。古铁雷斯相信,了解了小小蝴蝶在生命中所面临的挑战,人类将更加有信心面对生活中的任何挫折。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人们应当切勿再胡乱伐木破坏帝王蝶的生存环境。

地球追逐者们一直在这个星球上奔波,所有那些自然界的奇观都是他们追逐的对象,无论是日食、流星、风暴,还是喷发的火山和迁徙的鸟群与蝴蝶。

编辑/王剑

推荐阅读:

不消费主义者的时尚Pose

股权激励与高管的焦虑

谭锋:在海上回归宁静心绪

被劫持的私生活 精神瘟疫吞噬幸福 

黄怒波 一个企业家诗人的意外诞生

摄鸟人段文科:温柔地描绘飞翔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