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他刚刚27岁,却3年狂揽138亿,而且势头仍在继续!

常远 3个月前 0 商界

摘要: 好在戴威是有底气的。

好在戴威是有底气的。毕竟,小黄车目前处于第一集团军,拥有单车1000万辆,覆盖全国43个城市,为超过3000万用户累计提供4亿次出行服务,并先后走进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日本的东京和大阪,美国西雅图,英国牛津等国外20多个城市。

因为一次西部支教,他闯进骑行世界,短短两年就成长为估值超过138亿的独角兽,并把大半个风投圈都卷了进来,而他却是一个刚满27岁的年轻人,他的名字叫戴威。

打铁还需自己硬

毫无疑问,戴威是个富二代,其父曾担任过大型央企的党委书记、总裁,并做过青藏铁路的工程指挥长,创造了许多“第一墩”、“第一隧”。

不过,戴威并没有沾染上富二代的陋习。相反,小伙子帅气、阳光,而且学习好,足球更是踢得一绝。

2009年,18岁的戴威考入北大光华管理学院,先是担任院团委组织部部长,随后竞选上了校学生会主席,并被保送本校硕博连读。可以说,前途一片光明。

直到2012年8月,戴威无意中在校第二体育馆看见爱心社搞活动,“把回收的军训服捐到西藏、青海那边。”想着西部农民喝着浑水,穿着漏脚趾的鞋在地里干活,他当即决定去西部支教。

戴威可不是作秀,是真去中学教数学。

青海大通东峡镇非常艰苦,冬天最低零下25度,也没有暖气,“一天伙食费3块,整天就是土豆蘸盐”。

你想啊,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哪里吃得饱?所以,一到周末,戴威就和几个支教的同学骑车去县城改善伙食,来回要花2个小时。

正是在东峡镇,他迷上了骑自行车。等2014年底再返回北大读研时,戴威就成了北大骑行组织的主力。2015年2月更是拉着张巳丁、薛鼎等大学同学,开始了小黄车的征途。

有人说你行,说你行的人要行

第一个说行的人是肖常兴。当时,一位在唯猎资本实习的同学告诉戴威,“90级的肖常兴师兄刚刚募资到1.5亿美金,想投资青年创业项目。”

人家就这么一说,戴威却认了真,连夜做了20页PPT。

有意思的是,PPT根本没用上,那位肖师兄仅仅听戴威侃了3小时的支教生涯,就决定投,“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投100万。”

然而,做生意哪有那么简单?很快,环台湾岛骑行赔了30多万,随后的青海湖短途租车骑游又赔了60万。

撑到2015年4月,账面上只剩下400元,可还有2个程序员、5个运营眼巴巴等着发工资。薛鼎找戴威商量,是否带3个兄弟去青海租间一室一厅的房子,靠短途租车翻身?

这个时候,戴威因为丢了5辆山地车,突然来了灵感,“为何不在校园里搞骑行,大伙就再也不用担心车被偷了!”于是大伙决定聚焦共享单车。

关键时候,又是肖常兴投了350万,“虽然我不太看好你这个自行车共享,但经历了失败,你们的团队也有了成长。”

第二个说行的人是朱啸虎。2016年1月30日,戴威正准备回安徽过年,结果接到客服转来一个电话号码,“有投资人要见你”。

他以为是骗子,一天都没搭理,不过等到晚上,还是鬼使神差回复了,“感谢关注,有时间我去给您汇报。”

没想到一分钟以内,对方就回了信息,“明早十点,国贸三期56层见。”于是第二天戴威就去了国贸。没错,那是他第一次见朱啸虎。老朱也挺狠,上来就要投1000万!

可戴威根本不知道朱啸虎是谁,只是觉得朱啸虎说话速度快,问题犀利,而且估值、入股比例咬得特别死。

于是他就和合伙人在国贸的地下商场讨论,一百度才知道原来朱啸虎竟然投了陌陌和滴滴。

结果,戴威扭头上楼就把字签了。

第三个说行的是程维。2016年10月,戴威决定调整战略,“冲出大学校园,走向城市,”就是那个关键节点,程维出现了。

当时,程维刚刚吃掉快的,正在集中精力对付优步。

但是,有些司机在两三公里的短途内不愿意接单,所以,他特别希望戴威用共享单车来解决短途出行。当然,庞大的自行车用户也有可能转化为滴滴用户。

就这样,程维就成了小黄车的股东,而且一投就是几千万美元。

你想啊,朱啸虎、程维都是些什么级别的人物?他们一来不要紧,中国多半个风投圈都来了。

两个月后,小黄车又获得王刚、真格基金等1000万元的投资,更是2年之内获得8轮近80亿的融资。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需要钱?朱啸户、程维账上有的是钱,而且后面更大的金主马老板若隐若现。

需要经验?程维刚刚经历拼掉摇摇,打掉大黄蜂,合并快的等4个回合的生死战,有的是战术。

所以,2015年9月2日,第一枪从北大打响。戴威、薛鼎以及张巳丁酝酿了两个通宵,搞出一篇气势磅礴的雄文,“这2000名北大人要干一票大的!”。

文中,戴威宣布将为北大校园提供超过1万辆小黄车,末尾写道,“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北大的才子果然就是才子,那篇文章当晚就过10万+,一夜刷遍北大校园,“通过ofo公众号,可以注册消费、获取单车密码”。

结果第2天就收获100张订单,一个月后,日订单突破3000张。

的确,小黄车太便宜了,一小时才0.5元,而且根本不同担心丢车,很多清苦的大学生自然趋之若鹜。

很快,人大、北航、师大等15所高校同时开花,到了2015年年底注册用户突破40余万,服务近100万师生,累计订单突破150万单。

此后,小黄车驶入快车道。4月冲出北京,进入武汉等30所高校,5月,单日订单量突破5万,到6月日订单突破10万。

农村包围城市

2016年国庆,戴威去了广州。当时,广州一个大学城就有10多所大学,4个村庄共18平方公里。

眼看3000多辆车每天产生2万多定单,他猛然意识到小黄车已经不再是一个大学城的概念,而是达到一个县城的级别!

所以,当年11月17日,戴威决定正式开启城市服务。

他即刻和700bike单车制造商合作,推出新一代小黄车ofo3.0。

这回,小黄车特征明显,3公里之外就知道是ofo,而且车身小巧、轻便、车座可调节,最主要的是一般智商的小偷根本搞不定机械锁,避免被随意捡漏撬锁,造成订单流失的情况。

针对大伙所诟病的产品维修率高的问题,戴威组建了专门客户服务部,设立定点维修站,安排师傅不定期检修自行车,而且在系统层面,根据每辆车的状况设定2个月的更新周期,做到动态检修。

2017年元旦,戴维推出“全国单车免费骑行”。2月又推出100%返现活动,“充20赠5块,充50赠20块,充100最高赠100块”。

如果骑行次数多、路程长,还能领奖品,最高可得最新型号的iPhone !

当年9月大学开学的时候,日订单从几万单一下子涨到40万单,学校数量从30个涨到200个,搞得服务器动不动就宕机。

后来,戴威豁出去了,他在公司旁边的酒店开了一间房,陪10多个技术通宵奋战了2个月,把整个后台的架构全部重写一遍,这才扛过高峰段。

就这样,开启城市服务后不到11个月,小黄车日订单突破150万,成为继淘宝、天猫、美团、饿了么等之后,我国第9家日订单过百万的互联网平台。

既生瑜,何生亮

在现实生活中,纳什均衡的最优解往往是古诺模型中所说的双寡头垄断,例如石油行业的中石化与中石油,通讯行业的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等等。

但是,互联网世界的规则完全不同,往往是强者恒强,弱者更弱,“只有老大,没有老二。”

本来,戴威有机会一枝独秀的。

那是2015年12月。看到小黄车校园数量从5个激增到25个,日订单量却一直卡在两万单,肖常兴感觉不妙,就给戴威打电话,“很多社会用户在街上看到小黄车,却因为没有学生证而不能用,浪费太严重,赶紧提前投放社会吧!”

可惜,戴威并未采纳这一建议,而是决定封校,“在武汉全封,北京、上海实行单双号限行,单号车只能在校内骑,双号车交99元押金可以骑到校外,但是必须本人骑回来。”

正因为错过了那5个月的关键时间段,给了摩拜巨大的机会。

等到2016年6月,摩拜成为广州、长沙等20多个城市的“网红”时,戴威这才意识到一场恶战就要来临了。

论资本?戴威背后站着滴滴、金沙江等17位投资方,而胡玮炜背后有阿里、红杉中国等22位投资方,摩拜略胜一筹。经常是小黄车刚刚宣布完成几亿美元的B轮融资,一两个星期后,摩拜就会宣布完成C轮融资。

论产品?小黄车采用的是手机扫码,而且2016年11月之前投放的几百万辆单车全部采用机械锁,由于无法定位、密码固定,导致毁损率高达15%-20%。

而摩拜采用GPS定位,可以定位到车辆的使用地点,所以毁损情况就好很多。

戴威唯一的优势就是成本。当时,摩拜单车一辆造价2000-3000元,而小黄车则不到300元。

不过,要想把成本优势转变成实际的单车投放量,就必须加大市场营销力度,“弥补过晚进入社会市场的不足。”

但是,戴威他们几个虽然都毕业于北大,但都是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运营经验明显不足,经常掉链子,“今天觉得车可以投产打样,过两天又发现没有风控,没有质检。”

反观摩拜,胡玮炜是资深汽车记者,人脉极广,而CEO 王晓峰更是先后在谷歌、腾讯工作过,加入摩拜之前曾是优步中国上海区的负责人,对互联网营销手法相当娴熟。

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程维火速派出滴滴团队空降小黄车。

2016年11月,前快的北京大区负责人付强任副总裁,滴滴的张严琪任职首席运营官。次年3月3日,原优步总部中国产品负责人陈为出任首席产品官。

此后,小黄车攻势骤然猛烈起来。

这边,2月24日摩拜单车第一次推出全国免费骑活动,那边戴威马上推出力度相近的“充100送110”优惠活动。

这边,3月29日摩拜全面接入微信钱包,那边,戴威紧跟着宣布接入滴滴APP。

这边,摩拜接入微信一级接口。那边,阿里开放支付宝“扫一扫”和芝麻信用作为战略支持。

共享单车大战就升级为阿里系与腾讯系之间的战争。

上甘岭的战役仍在继续

不过,短期可以炒概念,长期还需要真金白银挣到钱。你想啊,仅靠一单挣个3毛、5毛的,得多长时间才能收回一辆单车的成本。

更何况,共享单车也是个靠天吃饭的活,遇到刮风下雨、三九天、三伏天,单车的使用率就大打折扣。

没有办法,各个共享单车包括小黄车只能通过挪用客户保证金来拆东墙补西墙。

但是,进入2017年下半年以后,共享单车行业风声鹤唳,先后爆出町町、3Vbike、悟空、小鸣、酷骑、小蓝等10多家公司跑路或者关门,就连现金流相对充沛的永安行、哈罗单车也不得不抱团取暖。

这个时候,小黄车靠车海战术冲击市场份额,无法支持GPS和智能锁的弊病就出来了,“一方面损毁率、丢车率居高不下,另一方面无法靠巨量用户和出行数据带来更大的价值。”而这恰恰是摩拜采用GPS定位的优势。

但是,资本永远是逐利的。

程维、朱啸虎、张颖等投资人当然是怎么利益最大化怎么来,“能赚就赚,赚不到就合,合不了就撤,谁也会做最后的冤大头。”

优酷与土豆合并、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滴滴与快的合并、58与赶集合并的发展路径概莫如此。

最先放出风声的是朱啸虎。2016年国庆他就喊出“90天解决共享单车战斗。”

后来的战斗越演越烈,他就多次暗示,“ofo与摩拜是必须合并的,这样才能实现盈利,”更有传言说朱啸虎将股份卖了30多亿美元,而且小黄车的估值也达到了惊人的100亿美元。

紧接着,传出程维直接否掉阿里大手笔入股小黄车的消息,原因很简单,因为程维不想沦为阿里的配角。

当时,也有传言戴威被架空,因为在小黄车股权架构中,戴威占股比为36%,滴滴系股权加起来远超戴威。

不过,2017年11月23日,有媒体报道称滴滴派驻小黄车的3名高管已同时休假。也许,从那一刻开始,马云与程维就开始重度思考人生了。

果然,2017年12月,永安获得蚂蚁金服23亿投资,一个月后的1月22日,哈罗单车再次传出超过10亿美金的融资消息。

而程维呢,今年1月17日宣布在线下投放小蓝单车,并宣布小蓝单车用户支付的押金和充值余额可转换成滴滴单车券和出行券。

的确,业内人士认为共享单车几乎不存在核心壁垒。如果单单从成本角度计算,1000万辆单车的重置成本只有30亿人民币,对于阿里、腾讯甚至滴滴来说,“不听话就换别人”绝不是吓唬戴威。

所以,接下来共享单车市场将面临更大的战役,远远还没有到求纳什均衡解的时候。

好在戴威是有底气的。毕竟,小黄车目前处于第一集团军,拥有单车1000万辆,覆盖全国43个城市,为超过3000万用户累计提供4亿次出行服务,并先后走进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日本的东京和大阪,美国西雅图,英国牛津等国外20多个城市。

而且,戴威的另外一张底牌就是年轻,毕竟,他刚刚27岁!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