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期货“北丐”的“打狗棒法”

3个月前 1 商界

摘要:驰骋期货圈的“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唯有号称“北丐”的傅海棠出身农村,至今不屑研究K线,仅凭最朴实纯粹的投资思想存活十数载,也算是“打狗棒出鬼神惊”了。

文丨本刊记者 唐 亮

这些天,傅海棠正在湖北武汉、荆州考察玻璃制造业。前阵子,他还去了美国、巴西、阿根廷,走到那边的田间地头,在向导带领下找当地的农民问水问肥,就是为了瞅瞅那边的大豆长势如何。

乍看一副西装革履的行头,略显白净的脸庞,再听满腹做多看空的期货经纶,不了解傅海棠的人,一定猜不出十五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农民,高中都没上过,守在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的乡下养猪、种蒜、摘棉花。

五年前,棉花期货爆发“世纪大战”,战况持续近三年,傅海棠藉此一战成名,身家从负债百万元暴涨到2个亿——江湖人送“北丐”的名头,与期货圈内大名鼎鼎的“东邪”葛卫东、“西狂”林光茂、“南帝”叶庆均并列。自此每年,他都会被邀请去北大、清华七八次,给那些金融班的学生们讲期货投资。

不过,“期货如赌局”,傅海棠说,一日不出局就不能自称赢家。而我们的访谈,与金庸小说的风格如出一辙,有关“北丐”和他的“打狗棒法”。

门派与武功

与股市类似,期货圈子大致也能分成两派:更信基本面分析的,与更信技术面分析的。

年近五十的傅海棠明显属于前者。

2008年,傅海棠与一名老期友研究大蒜期货。朋友是搞技术分析的,天天坐在电脑前,画K线图、看持仓,得出的结论是大蒜碰不得;傅海棠则去山东、河南、江苏的大蒜产区兜了一圈,行程几千千米,发现各地大蒜种植面积锐减,“死苗”严重,由此坚定做多。

结果,“蒜你狠”在一年后爆发,傅海棠赚了600多万元,那位朋友则把肠子都悔青了,又侥幸,还好自己没有做空。

傅海棠书没念过几天,不过,他知道并信奉一句话:天下大势,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这“势”,在他看来就是基本面,供求关系。以前,期货圈里有一位“大佬刘”,身家十几亿元,出门都配四个保镖。一次,“天”要让绿豆跌,“大佬刘”偏偏要纠集一帮小庄家做多。结果盘面越扛越吃力,小庄家们后来也反戈一击做空,寡不敌众的“大佬刘”一战破产,彻底出局。

能够预知天下大势,基本面分析自然是最上乘的功法,但要精通却也要求初学者心无杂念。傅海棠恰恰具备这样的资质——从农村出来的他什么都不懂,就像失去内力的令狐冲,或不会一招的张无忌。

傅海棠第一次见到“期货”两个字,是在二十年前岳父家的一张旧报纸上。此前,精明的农民傅海棠总能先于他人看到大蒜、猪肉价格上涨,但本金总归有限,种蒜、养猪都赚不了大钱。初识期货,其高杠杆属性让这个胆大心细的农民眼前一亮,1万元能当10万元、20万元花,大蒜涨10%本金就能翻倍。

一个几乎可以编成段子的细节是,当年傅海棠虽然有心做期货,却没有人引路。直到2000年,他到济宁市购买猪饲料,恰好饲料老板做股票,经指引方才找到城里期货开户的地方。

很快,就有旁人指点这个“乡下佬”,做期货要看K线、看指标、看走向。可傅海棠说什么呢?“不信!”

须知,当时连一本经济学读物都没有接触过的傅海棠,怎么可能理解技术分析的晦涩路数呢?更何况,“那些红红绿绿的数字、曲线,根本就没有田间地头实在的收成情况直观、可信。”

正是因为不信,也不打算不懂装懂,傅海棠一直就用基本面分析做期货;后来,虽也接触到不少技术面分析,但“总觉得是‘马后炮’‘自欺欺人’‘不实在’”,就没有大用。

不过,搞基本面就像练华山派的气宗,头几年可是不如做技术面分析的剑宗的。2007年,傅海棠看好大豆价格上涨,重仓做多大豆;可遇到狡猾的庄家不断震仓洗牌,短线价格跌1元就亏20元;保证金很快就吃不消了,只得平仓放弃。2008年,傅海棠瞅准行情做空期铜,连赚三个跌停板;一时脑热平仓拿利润,可想再次做空时,却发现再也挤不进去了,错失之后上万点行情。

何时重仓、轻仓,何时建仓、平仓,虽不比预知大势那样磅礴,却也颇不简单。正因为在技术面上吃亏,傅海棠做期货的前几年一直在“交学费”。他就像一个挣扎在进阶路上还一事无成的剑客,孤独、无聊、空虚、恐惧、紧张,“我甚至一闪而过地想过死、想过逃……感觉做期货比死都不如。”

期货圈的“东邪”葛卫东,曾用一个著名的“人狗理论”,描述基本面分析与技术面分析之间的这种哲学纠缠:人走的路就是长期大势,狗走的路就是中短期波动,抓住人走的路就能分析出狗离开主人有多远,能控制住狗主人就能走得更远。

而傅海棠真正练成他的“打狗棒法”,已是他开始做期货的十年之后了。

北丐扬名立万时

直到今天,家里人也从不过问傅海棠的期货盈亏,他也从来不主动说。按说到这个年纪也该发福了,可傅海棠还是高高瘦瘦的,怎么养都不长肉,“操心操的”。

所谓“打狗棒法”,第一式不是怎么赢钱,而是知道钱是怎么输的。在期货圈里,很少有人能像傅海棠那样,总结出几十种失败的路数。有贪欲过大的,重仓满仓而被洗劫一空;有性子急躁的,追涨杀跌却一分钱没赚;有脾性懦弱的,盘面刚动就弃仓出逃……做基本面的,最忌讳的还是脑子“瞎”了,明明还没看清就盲动操作,只能听天由命了。

他都经历过。期货十年,傅海棠称之为“煎熬”——多次感受从天堂直接坠落到地狱的极大痛苦,直到满心伤痕、暗自流泪却依然无法成功。

后来他想明白了,门派其次,做期货与做人是一样的,人“成”了,期货也就做“成”了,最后无非是戒骄戒躁戒恐惧,以及戒贪。负债上百万元时,有期货经纪都很纳闷,这老农民死不离场,命够硬啊。

而当修炼成熟,等待基本面投机者的,往往就是一次机会。

如今,对五年前的那场十年一遇的“棉花大涨价”,有上百种技术分析的说法。但是,唯独傅海棠关于基本面的一套解释,堪称“打狗棒出鬼神惊”。

那是2008年的秋天,傅海棠开着自己的奇瑞车,帮着做喜宴的乡亲拉人接客。乘客中有一位棉花种植基地老僧堂乡的婆婆,她在车上“扯闲篇”时透露了一件事:棉花“没赚头”,她家8亩棉花地打算明年只留4亩。

当时,国家号称拥有500万吨棉花库存,几乎没有人预计棉花将大幅涨价。但傅海棠从道听途说中觉察到异象,他开车去了山东的德州、聊城,河北的威县、邱县,果然看到大片大片的棉花地改种小麦;他从与棉农的聊天中了解到,受金融危机影响,农民已经扛不住棉价走低的压力,弃种规模越来越大。

人不能和天作对,“如果棉价继续走低,怕是棉花要在农村绝迹了。”于是,在13 000元/吨的低位,傅海棠砸进了自己刚刚从大蒜期货中赚来的、还没捂热乎的600万元,坚定看多。

与以往任何一次不同,面对技术分析者发起的短线“骚扰”,傅海棠犯下的错误很少,守住了自己的保证金。到2009年底,棉花价格已经涨至17 000元/吨,傅海棠平仓后已是上千万元身家。

但一切并没有结束。2010年9月间,一则网上的新闻让傅海棠大吃一惊,那些在生长过程中受过霜、遇到过虫害的僵瓣棉竟然遭到抢购。他马上给新疆种棉的朋友打电话,了解到新疆产区已是有价无市;同时,山东也遭遇连日阴雨,棉农就站在田坎上亲口告诉他,收成“全完了”。

——市场即将进入癫狂。尽管当时国家不断放储压价、技术派看空言论甚嚣尘上,傅海棠却再一次杀了进去,“这样的机会不抓,我就要再熬十年!”

这一次,傅海棠根本就没有理睬任何技术波动,即便连续出现跌停板他也选择加仓做多——只用了两个月,棉价竟然一路踉跄地爬到30 000元/吨的关口。傅海棠在29 600元/吨的价位全部平仓,大赚1.2亿元,一战成名。

总结暴富,傅海棠用了一个词:“天道”,基本面分析者所能遇到的最好的一种机会:老天爷要帮你,谁都挡不住。

而傅海棠之所以被称为“北丐”,一是因为农民出身,之前做期货亏损多年,清苦是必然的;二则是因为他的盈利模式,“边游历边做期货”,宛若洪七公那样潇洒走四方,也算开启了基本面分析的一个全新的门派。

不过,“北丐”扬名立万时,“世纪大战”才刚进入下半场。2011年,“南帝”叶庆均与“西狂”林光茂对战棉价,“南帝”继续做多,“西狂”反向做空;随着棉价一路回落,“南帝”巨亏12亿元,其中7亿元被“西狂”抢走。2012年,“西狂”不可一世地公开其详细的操作记录,猖狂做多棉价;“东邪”葛卫东与“南帝”使用消耗战、偷袭战等战术围剿“西狂”,成功杀掉后者7亿元筹码……

“三位神人在天上打,傅海棠刚刚浮出地表”,这恐怕就是“北丐”的第三个出处了。

无情与有情

在清华、北大的期货研修班里,“北丐”傅海棠与“西狂”林广茂常常被搭配在一起,为慕名而来的期友们讲授期货投资课程。“接地气,实在,充满着农民的智慧”,都是期友们对傅海棠的评价。

不过,傅海棠说,他还没见过“东邪”与“南帝”。在农民出身的他看来,“他们是高人”。

高人们个个身家百亿,厮杀起来,恐怕也不把傅海棠放在眼里。只要期货的赌局还开,“东邪”“西狂”“南帝”之间的大战就不会结束。也许正因为此,只有“北丐”能够淡然于世了。

这些年,傅海棠出资给家乡修了柏油路,还成立了一个山东梆子戏联谊会。他早就不养猪了,名下四亩四的耕地给了弟弟,每年种一季小麦,种一季玉米,“农村户口可丢不得,现在很值钱啊。”

傅海棠仍然坚持四处游历做期货。与许多宅在电脑旁的期友一样,“东邪”“西狂”都有自己的微博,“南帝”也有自己的投资公司做代客理财,唯独“北丐”神龙见首不见尾,实在没时间发展自己的“粉丝”。

也许,日子就该这样平淡下去。可傅海棠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也能看错大势。2014年,因基本面分析失误,傅海棠曾回撤了近半期货资金。有些人开始说“北丐”华而不实,他的基本面分析是“撞大运”。

面对技术分析派的质疑,傅海棠当然不服。常年的亏损经验告诉他,“做期货,亏钱才是大概率事件”,更何况对他而言,只要坚持基本面分析,总是能赚笔大的。

没想到这一次,“大钱”竟来自傅海棠从未摸过的股市。2013年6月以来,许多蓝筹股跌破净值。傅海棠说,股市的“天道”就是“白捡”股票的时候。于是,2014年4月,宝钢股份一股还不到4元时,傅海棠就往里面砸了5 000万元,半年后竟然翻了一倍。

而当股市一路飙到2015年4月间的4 000点时,傅海棠“怯”了。“中国的经济形势能有这么好吗?”跑了中国上百个城市,考察过无数工厂、矿场、农场的傅海棠心中犹如明镜一般,果断地抛掉了全部的股票。

后来的事情众所周知,股市摸高到5 100多点,随后的急跌套牢了大多数人,几乎无人“生还”。

显然,“基本面分析在起作用”。说到这里,傅海棠的语气里充满坚定,坚持了十几年的东西,已经化为身上的一部分了。

今年,傅海棠的小儿子已经20岁了,时常跟着父亲考察。然而,傅海棠并不打算让儿子接班,他立下了一道严厉的家规:子子孙孙宁可做乞丐也不可进入股票和期货市场。

“期货不是人做的。”傅海棠如此解释道。然而,他也曾说过,期货给了自己其他行业不可能给予的自由。这条家规对“农民”的儿子或许有用,对“北丐”的儿子来说,怕是有些勉为其难吧。

(特别感谢七禾网沈良主编对本文采写提供帮助)

编 辑:彭 靖 liqing326@163.com

1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