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Q仔暗黑生意

3个月前 1 商界

摘要:正是“Q仔”的兴风作浪,使得很多人本不熟知的宾阳名声大噪,并在无形中被贴上了“QQ诈骗县”的标签。

文丨黄金萍 糜 丰

“当上林人在非洲日进斗金的时候,宾阳人正在电脑前面数着大笔的钞票,”在广西,人们如此形容南宁市下辖的这两个县。

宾阳县,距离南宁市中心80千米左右,群山环抱。虽然在历史上曾是经济强县,但出现如同繁华都市的景象,只是近年来的事情。当地人说,这要“归功”于“Q仔”的兴起,以及其背后的黑色掘金产业链——网络诈骗。

——“Q仔”,是宾阳当地人对那些做QQ诈骗的年轻人的统称。他们只需要一台笔记本电脑,几张银行卡,外加一张3G上网卡,就可以策划一个骗局。

从2008年开始,全国各地公安陆续发现在即时通讯工具QQ上实施的网络诈骗案件,犯罪嫌疑人的登陆IP和赃款的流向,都集中指向了宾阳。

防火防盗防“Q仔”

没有人知道宾阳到底有多少人从事QQ诈骗,有人极端地说,当地的年轻人中10个有7个是“Q仔”。

今年25岁的刘刚曾经是“Q仔”中的一员,四年前,频繁换工作的他逐渐对打工失去兴趣。彼时,网络诈骗在宾阳出现爆发式的扩张,最高峰时,银行取款机也经常被取空,甚至传闻“一星期1亿元转入宾阳”。一夜暴富的故事在宾阳流传,蠢蠢欲动的人们四处打听哪个熟人发了财,能否入伙。

做“Q仔”能挣大钱的消息,也触动了刘刚发财的念头,通过一个同村发小的介绍,他加入到“Q仔”大军中。

刘刚注册了名为“美女聊天”的QQ账号。在电脑屏幕前,刘刚引诱对方用预支费用进行裸聊,对方通过网络付费后,再用木马程序获得对方支付宝账号、身份证、手机号、银行账户等信息。套取这些信息后,刘刚就用对方的身份证号和手机号注册新的支付宝账号,然后绑定他的银行卡,把里面的钱转走。

一旦诈骗得手,刘刚便到县城的银行网点将现金取出。

做QQ诈骗不需要太高深的技术,几乎没有入行门槛。诈骗用的黑卡(银行卡)是在网上买的,牵网线的身份证也是假的,3G上网卡都是外地买来的。后来,经人介绍,刘刚又混进了宾阳本地一个看不见的灰色交易市场,3G网卡互租,二手电脑流转,方便大家交流资源作案。

刘刚最初所掌握的这种诈骗方式,属于比较低级的阶段。2010年左右,诈骗逐渐进化为QQ视频诈骗,基本流程是:加QQ好友,视频聊天并截取视频,接着盗取该QQ号,欺骗受害人,以视频确认身份,要求打款;2013年,视频诈骗升级为针对留学生家人的诈骗,借口做手术、缴费等,要求父母打款。

从2014年开始,一种更为复杂的、专门针对公司财务人员的诈骗开始流行。“Q仔”先是加入一些财务人员QQ群,观察、揣摩群里的各种身份,然后以“会计资格考试大纲文件”为诱饵在群里发送木马病毒,盗取财务人员使用的QQ号。

之后,“Q仔”会分析出财务人员领导的QQ号,接着再以一模一样的头像、昵称等资料添加财务为好友,在QQ聊天对话框中以领导身份要求财务人员转账到某个账户,不少人一时大意就转了。

黑龙江绥化的一家企业就掉入了这样的陷阱中,2014年8月,这家企业被“Q仔”一举骗走1200万元。

不仅是诈骗的方式在升级,团伙作案的特点也越来越明显。

网络诈骗团伙通常分为头目、盗号人、聊天人和取款人。头目负责指挥实施诈骗;盗号人负责散播盗号木马,盗取QQ账号并远程录下被盗人视频;聊天人冒充被盗人向其亲属、好友行骗;取款人则负责取回诈骗来的钱。

对于更为高级的诈骗方式和团伙作案,刘刚只是听说,但并没有亲身参与过。

畸形的繁荣

花园酒店是宾阳县城里唯一一家挂有三星标识的酒店,一共9层楼,下面是餐饮,6楼以上是装饰陈旧的客房。

网警肖山每次去宾阳办案,都会住在这里,因为这里靠近宾阳县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安大队。肖山说,只要在酒店里听到外地口音的,基本都是来这里办案的便衣警察,他们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目的住进酒店。

近两年,来宾阳办案的警察越来越多,当地人自嘲说,整个中国,只有香港、澳门、台湾的警察没来过宾阳。

搞笑的是,据宾阳县政府网站公开的《宾阳县2013年社会消费品市场运行分析》指出,2013年,该县住宿业实现零售额1900.5万元,增长5.65%;餐饮业实现零售额11.2亿元,增长20.85%。

宾阳县的旅游资源并不多,但在去哪儿网站上,可供查询预订的宾馆就有70家。除了来自各地的警察,宾阳的宾馆主要为当地人消费,很多从周边乡镇来县城夜场消费的年轻人,喝了酒就直接到宾馆开房。

每当夜幕降临,在宾阳县城的中心地段,几十家装修豪华的酒吧、KTV悉数开门迎客。

众多趁着夜色而来的年轻人开来的宝马、奥迪、保时捷等豪车,停满了路边的停车场。他们通常五六个人一起,肆意挥霍,一晚上消费三四千元。在当地人看来,这样大手笔的十有八九是“Q仔”。

买车、盖楼、夜场消费,成为诈骗所得最主要的三个去向,居然也促成了宾阳县城消费的繁荣。宾阳没有汽车4S店,一群“Q仔”曾一起去南宁团购了20辆奥迪A6汽车,轰动了整个县城。

看着年轻人花钱如流水的生活,当地造纸厂老板张进业很是无奈。他回忆,宾阳是在改革开放以后发展起来的,从传统手工业传承到小五金、制革、造纸等技术,当时也走在全国前列。

令人遗憾的是,皮革、造纸,这两项原本让很多宾阳人骄傲的产业,却一直没有出现大型企业,并分别在2012、2013年被政府关停、淘汰。在本地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关停皮革、造纸企业,对宾阳民生的影响很大。

根据宾阳县2013年政府工作报告,当年新增城镇就业岗位3674个,新增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1.36万人。宾阳县有超过百万人口,就业渠道却远远满足不了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一些无业的年轻人,容易受到“Q仔”蛊惑而加入到网络诈骗大军中。

野蛮生长

关于宾阳QQ诈骗的起源,有着不同说法,一说是从福建传来的,一说是有人从广东学习后带回宾阳的。从2008年开始,QQ诈骗在宾阳县城周边的村庄里展开,然后师傅带徒弟、徒弟又传徒弟,一传十、十传百,像病毒一样迅速扩散到更多村子。

廖寨是距离宾阳县城4千米左右的一个自然村,是当地QQ诈骗的发源地,被当地人调侃为“宾阳QQ产业带头村”、“发财致富卫星村”。

石村则是另一个有名的地方——当地人说,廖寨村只是做得早而已,石村才是后起之秀。石村人胆子更大,赚得更多,村里的高楼、豪车更多。

在宾阳QQ诈骗猖獗的时候,公安部在南宁成立了网警工作站,从各地抽调警员驻地办公,当时锁定了宾阳五十多个重点村。

从2012年开始,全国各地公安机关加大了对QQ诈骗的打击力度,而宾阳县也把打击QQ诈骗作为政府的一项重点工作。据媒体报道,从2009年至2014年10月,宾阳警方已经协助外地警方抓获嫌犯1050名,破案2200多起,协助追缴赃款1000多万元。

一时间,风声鹤唳。各个“诈骗村”开始对陌生人提高警惕,而一些“Q仔”也开始金盆洗手,退出了这个博命的行业。

2013年下半年,刘刚也选择了退出。一方面是他本欲投奔的表哥被抓了,这对他触动很大,另一方面是做这一行的人越来越多,他挣不了多少钱。

现在的宾阳“Q仔”江湖,有人继续在刀尖上游走,有人已锒铛入狱,而更多的人则像刘刚一样,既没有捞到大钱,也没有招来牢狱之灾。现在的刘刚,每天一大早起床,跟着施工队去给人盖房子。对于未来,刘刚也很迷惘,他不知道房子盖完以后又该做什么。

(应采访对象要求,刘刚、肖山为化名)

编 辑:孙 锋 cjamesun@gmail.com

4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