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身家15亿周星驰商业帝国

3个月前 1 商界

摘要:商界导读:周星驰所说的是行业规律,他一直很清醒:周星驰品牌、周星驰模式、周星驰公司,这是三样不同的东西……

 
“你说我懂电影吗?我也不是太懂,并且越来越发现不懂了。”

一代喜剧之王、备受广大观众喜爱的“星爷”、最新当选的广东省政协委员周星驰,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怎能不让人惊讶?这是他对自己作品不能再持续供应的泄气,还是对做导演这个有前途的职业的敬畏,还是对自己多年以来作为“香港制造”的典型产物的自我怀疑?

至少有一点,在电影行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对于票房这件事儿,周星驰是越来越看不懂了。今年51岁的周星驰,从影30多年,拍过50多部电影,在凭票房说话的香港,他的作品拿过8个年度票房冠军,与周润发、成龙并称“双周一成”。但历时五年后携《西游.降魔篇》归来,没出一个月,周星驰就一下子进入10亿元人民币票房行列,一扫他之前的最高纪录:《功夫》票房6128万港元(2004年)、《少林足球》票房6074万港元(2001年)。

周星驰毕竟还是周星驰,不管他是否在吃本行,是否有心理危机,是否形成像斯皮尔伯格与梦工场、华谊兄弟与冯小刚那样的商业模式,他一出手,颠倒众生。在《一生所爱》的音乐中,在神仙妖怪的喧闹里,在《儿歌三百首》的感化下,《西游》成为春节档期的最大赢家。

大年初一上映当天,它就以8164万元刷新了华语电影首日票房纪录。随后票房增长势如破竹,情人节以1.2亿元的单日票房成绩,打破了《变形金刚3》保持的内地单日1.14亿票房纪录。截至2013年2月21日,该片已成为中国内地历史上第三部票房过8亿的华语电影。在《泰囧》创造11亿多票房奇迹仅两个月之后,《西游》又将成为第一部上映不到一个月便跨越10亿的电影。

票房号召力不减当年,周星驰欣然享受,却心事重重。记者问他,以前的成功对他是否有压力?他客套又敏感:“其实都没什么的嘛,什么成功?只是拍电影而已。我认识真的狠成功,也很有能力的人。我这种就算成功?哇,那太好啦,谢谢你啊。”

他似乎感受到了观众对周星驰的不同评价和复杂感情,说,“拍个电影,有时候大家喜欢你,也有时候大家不喜欢你,那有怎么样呢?你还不是继续拍嘛。你还是想有机会继续创作的事情。我觉得我最开心就是创作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在生活,就是一个人有活着的感觉。(沉默的十秒钟)成功当然会更开心了,但有时候也不一定会成功,人家也不一定会喜欢啊。人家为什么不喜欢啊?有什么不好啊?我们下一次就去改进,就去做好一点。其实就是这种过程。”

周星驰所说的是行业规律,也是自己的商业王国和心路历程,他一直很清醒:周星驰品牌、周星驰模式、周星驰公司,这是三样不同的东西。观众喜爱周星驰的电影,这个品牌符号价值无上;周星驰有独特的电影模式,但在电影工业里他仍然是个个体户,他的规模化、可复制性和持续性是有局限的;周星驰有商人的一面,他做了很多投资,一直想运作公司上市,但……造化弄人。

他好像在自我安慰:“我没有迷失过。我应该很早就知道我是一个创作人,我不是一个明星,我自己喜欢的就是创作。我早已经没有我要当明星、我要很出名、如果有一天我不出名我就惨啦这种想法。你看我连自己的电影业不演了……当然,演出队我来说也是一种创作。但是我是一个创作人,在电影创作的范围里面,我又很多更重要的事情很想去做,还要把它做好。”周星驰满头银发,淡然出尘。

“你觉得周星驰有商业头脑吗?”

香港导演李力持哈哈大笑。他与周星驰相识三十多年、合作过多部电影,是当年第一个请周星驰拍戏的导演,《他来自江湖》、《盖世豪侠》等让周星驰在香港家喻户晓。他反问道,“你是想逗我吗?他的新片在内地的票房都那么高了,我会说没有商业头脑吗?”

周星驰自己承认,他的搞笑、无厘头、喜剧等电影的创造力被越来越多用于商业之中。“对我来说,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事情是什么?其实就是创意本身。一个电影很好的创意能给大家带来巨大的欢乐,也可以带来很大的价值。某一个明星也有身价很高的,当然这是不一样的。创意本身是最终的、真正的、核心的价值,但是我们没有认真地去把这一块做好。”

一个秘密而低调的商业王国,隐藏在周星驰的电影之外,他的公司几经起伏演变,已经形成了有规模、多样化、资本化的产业链,只是没有像他在电影里那么腾挪跳转从容自如。

周星驰早期的影迷,是放在今天会被称为屌丝的群体:草根、小人物。刚刚进入演艺行业的他,收入也并不比影迷们好多少。在一期《鲁豫有约》中,周星驰提到早年跑龙套时,演戏根本养活不了自己,妈妈每天都要辛苦工作养家。李力持这样解释无厘头喜剧的时代背景,“那时候香港普通人的生活过得很辛苦,一个人通常都要兼两份工,这种轻松好笑的电影让人很放松。‘爆笑’,就是这时出现的名词。”

上世纪90年代,在周星驰表演生涯的全盛时期,每年都有多部佳作面市。《赌侠》、《逃学威龙》、《审死官》和《唐伯虎点秋香》创下“四连霸”的香港票房纪录。

转折点发生在1993年,周星驰和杨国辉等人组建香港彩星电影公司。为打响公司名气,他迫切地想拍一部成功的商业电影,走出无厘头的套路,就去找刘镇伟合作。后者一直想拍一部查理.卓别林《城市之光》式的悲喜剧,却找不到投资人。他立刻跟周星驰说了《大话西游》的想法。又是爱情片、又是悲剧,周星驰一度非常犹豫。刘镇伟最后用这个理由说服了他,“你现在没有女性观众,你如果总演那些胡闹的喜剧,就永远是一个小丑,不能成为大师,只有爱情电影可以拔高你。”

#p#副标题#e#

咸鱼翻身,周星驰成为《大话西游》的最大受益者,彩星公司却因此破产。“《大话西游》虽说票房失败,但让周星驰至少赚了6000多万(《大话西游》总票房为4000万港元,周星驰此后陆续通过广告和游戏代言获利),他后来用赚的钱买了现在的香港豪宅。”刘镇伟说。《大话西游》最大的价值,是奠定了周星驰在华语电影圈的神话地位。在香港上映三年后,得益于盗版影碟的传播,1998年《大话西游》从大学校园开始,在内地掀起一股周氏喜剧热潮。

周星驰也有不安全感,他当老板是为了逃离香港电影业这架飞速狂奔的列车。上世纪90年代香港电影业市场的生存环境非常残酷。“你猜我们拍《喜剧之王》(1999年)用了多少天?”李力持说,“100天。”香港当时每年电影产量高达300部,大多数电影都要在20天内拍完。“我都不敢跟投资人说,一部电影要拍80天,没有人会投资的。我通常最多只会说,要拍40天,这样他们都嫌太久了。”周星驰是个不愿自我重复的人,1996年《食神》上映后,好莱坞想翻拍请他出演,但他觉得太没有新意而拒绝了。

1996年,周星驰和杨国辉从彩星电影公司抽出股份,成立星辉公司(全称:星辉海外股份公司)。创于之作是《食神》,票房超过4000万港元。星辉专门拍高质量、高娱乐性的电影,并以电影产品在全球的票房分账作为核心利润,围绕电影的版权销售、海外韩权授权、电影衍生品和广告代言,共同构成周边收入。自此,周星驰向导演、制片人转型,陆续推出《少林足球》、《功夫》、《长江七号》等影片。17年来,星辉公司出品8部电影,全球票房超过20亿元。

星辉公司给了周星驰不断创新的自由,拍自己感兴趣的题材。但他喜欢当演员还是当导演?周星驰说,“电影就是一个创作的过程,其实我不导演也可以的,反正我对于电影非常地爱。怎么样把一部电影产出来呢?我可以做任何一个部分,无论我是演员、导演还是编剧。当然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导演,他是带领所有东西朝一个方向前进的人。”

他诉苦说,“我并不是很喜欢导演这个工作,其实很苦的,但是我喜欢创意本身,我喜欢电影。有些时候我的一些想法,非得要通过这些工作才能把它显现出来,我没有办法不做。这个过程对我来说是痛苦的,但是里面又有很多欢乐。比如说你有时候想不到点子就很痛苦,但你想到的时候非常开心。拍电影就是这种状态,好像有开心--不开心--开心--不开心的这种结合。”《西游.降魔篇》拍到最苦时,周星驰都忍不住向老搭档感叹,“干吗我要这样子?”

演员周星驰人人喜爱,老板周星驰很令人痛苦了。在香港。喜欢公司是一键规模不大的公司,办公环境低调简陋。星辉公司旗下签约过的艺人,有张雨绮、黄圣依、徐娇、田启文、林子聪等等。但是,他们中大多数人,如今都离开星辉,各奔前程。

与其说星辉是一家影视制作公司,不如说它是周星驰的电影工作室。一个由艺术家当老板的电影公司,常常会做出难以理解的商业选择。“他可以几年拍一部电影,但别人吧可以啊,大家都要吃饭啊。”罗伟豪说。

但周星驰并不愿意拿他心爱的电影去挣快钱。香港著名动作导演程小东说,“如果周星驰想靠拍电影挣钱,会有很多人送钱给他。”周星驰的搭档、香港音乐人黄英华说,“如果他只为了钱,那他容易了。拿自己的名字出来,不用冒那些风险,不用那么烦。他头发都白了。”

旧日搭档、伙伴为什么先后离周星驰而去,局中人说法不一。他被描绘成一个冷酷无情、不关心他人感受的家伙。周星驰总是对此保持沉默。他对自己要求严格,也希望每个人都能像他一样,一场戏想出6种以上的表演方法;与电影有关的任何环节,不找到最好的方法绝不放弃;一部电影,要一直修改到最后一秒,做得更好。

“他跟很多人又矛盾都是在创作上的摩擦,都不是因为钱、利益。”黄英华说,“他学习东西很快,一下就能超越你。这会让很多原来指导他的人难以接受。我跟他第一次合作《喜剧之王》的时候,他对音乐什么都不懂。到《少林足球》他已经有研究了。等到《功夫》的时候,很多音乐都是他创作的。我也合作过很多香港导演,现在他是最懂音乐的电影导演了。”《功夫》100多分钟的电影配乐,黄英华翻来覆去写了半年,不记得写过多少个版本。但他觉得“这些付出非常值得,周星驰的电影配乐很特别,很多人记得”。

特效顾问罗伟豪也说,在周星驰身边工作是很有压力的,要熬得住。“很多人可能跟他在合作方面会有一点问题,因为要求太高,他也不太容易说一些好话,只会说这里不好。到有一天他什么都不说,就是已经好了。”他这样总结周星驰的工作特点,“不到最后一刻绝不定案。他虽然不说,但还在寻找最好的方法。那时候,现场摄影经常问我,摄影机应该摆在哪里?我说,我怎么会知道,你问导演嘛。很多人受不了就走了。也有很多人问我,你怎么还在跟周星驰?”他说,“我也是那样的人,不是那么轻易就放弃的。”

周星驰追求完美、爱惜羽毛的个性,也是星辉公司创办多年,始终维持有限格局,却未能成功实现商业化规模的根源。

多年来,周星驰发掘幕前明星,朱茵、莫文蔚、黄圣依、张雨绮、徐娇等“星女郎”,至今活跃于影坛。他也提携幕后人才,林子聪、郭子健、卢正雨都是新秀导演。转型当导演之后,他推出了《喜剧之王》、《少林足球》、《功夫》等殿堂级作品。但周星驰的创作节奏还是慢下来了。

电影需要团队合作,周星驰独特的电影创作方式,让他尤其需要发挥团队的力量。在周氏喜剧产量最大的时期,李力持、吴孟达、王晶、刘镇伟等一批人都在跟他合作,“在茶餐厅,拿着故事梗概,找一大帮人不断地聊”。当这些脑袋里装满故事、段子的喜剧快手们离开,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周星驰的创作状态。这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尽管,周星驰自己并未停下来。

#p#副标题#e#

有人说周星驰还没有实现财艺双收,也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艺术家给你最好的作品,你去爱他的作品就好了。周星驰创作好的电影给你视觉享受,难道你一定要他有完满的婚姻、忠于江湖义气和朋友吗?可能连我们自己也做不到。”一个在《西游·降魔篇》剧组工作过的女孩说。黄英华说,“我合作过很多导演,他是人品比较好的了。很多导演两面三刀,周星驰虽然说话直接,总能很准地戳中你的痛点,但我知道他说完了就过去了,我宁愿他这样!”

周星驰反思过自己的一些失败。“每个电影总是有一些做得不好的地方,遗憾就是做的不够好,下一次可以做得好一点。但那么多的错误我怎么样告诉你,我怕你写不来哦。”

他不肯说跟合作者的恩怨过往,倒是承认自己在商业操作上犯过一些错误。“像《长江七号》,后续衍生产品是可以开发的,但是我们就是做的不好。当然我是电影的创作者,不是一个后续产品的开发者,对吗?做得不好就要找到一个团队,让合适的人去做他合适的工作。在做这方面我过去也做得不好,现在这个团队已经找到了,并且搭建起来了,希望《西游·降魔篇》的后续产品可以做得好一点。”

《西游·降魔篇》与影踪公司、翡翠源珠宝等合作推出了一系列衍生品,有《儿歌三百首》笔记本、无定飞环对戒、电影角色公仔、卫衣、翡翠手镯、翡翠项链等。影踪公司老板王磊说,“院线少有订货,我的两家实体店里销售得还行,那些院线经理们太不给力了。”

2007年,星迷卢正雨拍了一部短片送给周星驰。2011年夏天,拍过几部网剧的他,成了《西游·降魔篇》的联合编剧。那三个月,他每天工作在周星驰身边。他把这段经历称为一部成长的教科书。“星爷善于发现别人的长处,哪怕一个小角色也能大放光彩,也擅长引导别人,得出他想要的答案。他的工作精神和状态,很忘我。他给每个人示范,拍到兴奋的时候,满地打滚……”卢正雨总结似地说,“他是一个不动声色,但后果惊人的导演。”

周星驰公开表达过他的偶像是李小龙。“谁人不被李小龙吸引呢?他对我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李祥龙是一个创作人,他最触动我的,除了他的功夫之外,就是他的创意。我认为他所有的表演都是创意的表现,他的每一个动作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他的截拳道说‘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这些在我小的时候对我是很震撼的,很amazing的感觉。”

无创意,毋宁死。周星驰对记者反复强调说,“我很重视创意的感觉。就好像李小龙他是那么的不一样,那么的好看,我也要有这种impact给观众,也是常常希望想一些新一点的东西,当然有时候失败了,但是这从来都是我的一个方向。我觉得创意的本质就是要新。新,就是新鲜的东西,不一样的东西。”

周星驰对创意的追求,也影响了他对商业的态度和安排。

“周先生想当上市公司老板有很久了哦。《食神》里不是说了吗,四间变八间,八间之后上市,上市以后再集资!接着就是炒股票!然后再炒地皮!接着再分拆上市……”周星驰的电影特效顾问周伟豪对记者说,“台词说的就是他的心声。”

但周星驰的上市梦好事多磨。根据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系2010年发布的一份《帝通国际案例分析报告》,周星驰控制的品记国际,曾经在2005年10月申请在香港创业板上市,拟筹资金额为5000万港元,当时还定制了到新加坡推介活动。但是,品记的上市申请在港交所的上市委员会聆讯中未获通过,致使相关上市步骤搁浅。

由于再次申请周期漫长,周星驰决定绕开上市程序,通过一家名叫帝通国际的贸易公司,借壳上市。五年后,周星驰实现了这一目标。2009年6月,帝通国际宣布拟以3亿港元购入Granville Identity商场,以新股及可换股票据进行收购,周星驰将持有24.21%帝通股份。2010年5月,帝通国际发表公告称,周星驰出任执行董事,任期五年。同时,帝通国际更名为比高集团[0.20 -0.97%]控股有限公司,并于同年5月27日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周星驰拥有其35.64%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周星驰公开表达过他的偶像是李小龙。“谁人不被李小龙吸引呢?他对我的影响一直持续到现在,李祥龙是一个创作人,他最触动我的,除了他的功夫之外,就是他的创意。我认为他所有的表演都是创意的表现,他的每一个动作就是跟别人不一样,他的截拳道说‘以无法为有法,以无限为有限’……这些在我小的时候对我是很震撼的,很amazing的感觉。”

#p#副标题#e#

无创意,毋宁死。周星驰对记者反复强调说,“我很重视创意的感觉。就好像李小龙他是那么的不一样,那么的好看,我也要有这种impact给观众,也是常常希望想一些新一点的东西,当然有时候失败了,但是这从来都是我的一个方向。我觉得创意的本质就是要新。新,就是新鲜的东西,不一样的东西。”

周星驰对创意的追求,也影响了他对商业的态度和安排。

“周先生想当上市公司老板有很久了哦。《食神》里不是说了吗,四间变八间,八间之后上市,上市以后再集资!接着就是炒股票!然后再炒地皮!接着再分拆上市……”周星驰的电影特效顾问周伟豪对记者说,“台词说的就是他的心声。”

但周星驰的上市梦好事多磨。根据对外经贸大学金融系2010年发布的一份《帝通国际案例分析报告》,周星驰控制的品记国际,曾经在2005年10月申请在香港创业板上市,拟筹资金额为5000万港元,当时还定制了到新加坡推介活动。但是,品记的上市申请在港交所的上市委员会聆讯中未获通过,致使相关上市步骤搁浅。

由于再次申请周期漫长,周星驰决定绕开上市程序,通过一家名叫帝通国际的贸易公司,借壳上市。五年后,周星驰实现了这一目标。2009年6月,帝通国际宣布拟以3亿港元购入Granville Identity商场,以新股及可换股票据进行收购,周星驰将持有24.21%帝通股份。2010年5月,帝通国际发表公告称,周星驰出任执行董事,任期五年。同时,帝通国际更名为比高集团[0.20 -0.97%]控股有限公司,并于同年5月27日在香港创业板上市,周星驰拥有其35.64%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周星驰为何不像成龙那样,用自己的名字为电影院命名?在洽谈工作的过程中,越界影城有过这种提议。周星驰自谦说,“我的元素不在于用我这个名字,我的名字也没什么影响力吧?一个企业跟你个人的影响力没有关系,还是要看这个企业本身是不是做到了生意,是不是赚钱,这才是最重要的。谁的名字,到了企业不是你炒作一些新闻就可以,还是要很实际地去做。”显然,周星驰愿意卖创意,但拒绝买自己。

投资人周星驰还说了对内地电影市场的看法:“香港和内地市场有很多不一样的地方,内地电影市场越来越发展,香港很多电影都移到内地,这究竟对香港电影是好处还是不好处呢?我认为,作为一个创作人、一个电影人不用想的太复杂,因为我还是相信观众,他只是想看一个好看的电影,好的创意、精良的电影作品,这个是永远的、不变的。那我们就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把电影拍好,不管你是什么类型。”

2013年1月4日,在被戏谑为“一生一世”的日子里,周星驰前往中国传媒大学为新片打擂台,他与阿里巴巴[13.44 0.00%]集团董事长马云对谈的主题是“天马行空”。跟马云的踌躇满志对比,周星驰还是惆怅的。这个为观众创造欢乐和笑声的人,有些唏嘘,“拍《长江七号》的时候,我还是个年轻人,没过几年,我已经老成这样了。”

星爷魅力依然无敌,《大话西游》迷们的热情,燃烧至今。大学生们的纸条全都是写给周星驰的问题,马云调侃说,“我今晚是来跑龙套的”。活动结束后,一些学生跳上舞台,在周星驰留有余温的椅子上坐下,带着微笑,心满意足地同北京海报合影。

周星驰是香港土壤孕育的产物,他的人生就是一个草根奋斗的励志故事。草根出生,没念过大学,但他用十年时间,从演员成长为电影导演,后来又成为上市公司老板。从前,他对着大海喊:“努力!拼搏!”今天,拥有名气、成功和财富的他喃喃地说,“时间不多了。”有记者问他怎么才能跟舒淇合作,周星驰敏感地反问道:“你觉得很晚吗?你觉得我是没时间了吗?”

在《西游·降魔篇》中,周星驰借舒淇演的段小姐之口,说,“一万年太久,爱我,现在。”“这个故事在我心中有很长时间了。从前《西游记》里的妖怪都是有点可爱的,这次我们比较认真地做了一些比较吓人的妖怪。”该片制作成本超过2亿元,由香港比高集团、文化中国、华谊兄弟[18.90 1.23% 资金 研报]、威秀、中影和安乐影业联合投资。作为第一部由周星驰导演、不参加演出的影片,《西游》创造了惊人的票房纪录,有着特别的含义:它是周星驰品牌的精神价值、周星驰模式的可持续性价值、周星驰公司的财务价值的又一例证。

周星驰说,他还会再拍《西游》续集。也许,在《一生所爱》的婉约动人之后,广大星迷又将重温那首经典的唐僧《Only You》之歌,这是18年前《大话西游》埋下的伏笔:“悟空,生又何哀,死又何苦,等你明白了舍生取义,你自然会回来跟我唱这首歌的!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