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 > 逃离宜家:代工厂生死挣扎
逃离宜家:代工厂生死挣扎
2013-02-19 09:42:29 3062

来源:CCTV《经济信息联播》

代工业调查

宁愿停产 宜家代工厂集体倒戈

提起中国的代工业,人们并不陌生,十几年来,中国制造业的火速发展,让中国拥有了世界工厂的称号,但是近年来,随着欧美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周边国家代工业的崛起,中国的代工业正面临着空前的困境,很多代工企业也发现,替人生产,赚点微薄利润,根本没有发展前景。

去年,国内十几家为瑞典宜家家居供货的代工厂、纷纷宣布停止给宜家供货,这在代工行业引起了极大震动。我们的记者历时半个月时间,奔赴牡丹江、绥化、北京等地对代工厂和宜家两方进行了深入的调查。结果发现,现在这些代工厂大部分都在停产、半停产,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宁愿停产也不给宜家供货呢?

走进黑龙江耐力木业的家具车间,门口仍然摆着宜家的样品。机器虽然开着,却看不到多少工人。有的工区甚至只有一个人在干活。车间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现在的状态只能算半开工。

黑龙江耐力木业家具厂厂长陈厂长说,那时候厂区六七百人,生产比较不错,现在有多少人啊。现在有200人左右,那个时候有部分工序是两班倒,现在没有两班了。

四年前,曹跃伟花了3500万新建了这座车间,期待着宜家的订单给他带来更大的财富。但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工厂建成的第三年他就与宜家决裂。看着半开工的厂房不少机器在灰尘里停着,曹跃伟正在为自己的处境担忧,而这时他却收到一个求救的短信。

曹跃伟说:我把短信给你看看 。.

短信写到: 快过年了,看你能不能再支持我六十万,实在不好意思 ,宋大哥。

记者问:为什么不给你打电话啊。

曹跃伟说:前些日子我给他打了100万。他不好意思了吧。

短信上的宋大哥就是宋厚成,与曹跃伟一样,他的工厂也曾是宜家的代工企业。记者看到,他的车间里显得更加冷清,贴着宜家商标的货物还堆在厂房中,只有一两台机器还在运转,宋厚成说,他的工厂已经停了近一年的时间,生存都很成问题。

宋厚成说:借钱也不好受,那也没有办法,工人要开支, 我就是扯着脸也得跟人借

耐力木业,为宜家代工十六年;厚成木业,为宜家代工十三年;华丽木业,为宜家代工十一年。2012年,他们联合十几家同为宜家实木家具供应商的企业,宣布停止给宜家供货,脱离其供应商队伍。然而离开宜家就意味着离开了稳定的订单,眼下找订单成了他们最焦灼的需求。

伊春华丽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金昌说:现在有什么打算呢,寻找新的订单,现在还没有找到,不好找,现在有的订单价格不合适,有的订单太小了,我们工厂做下来,成本更高了。#p#副标题#e#

代工业调查

采购价格年年降 代工厂亏损三年

其实算起来,这几家代工企业的老板年龄都不小了,平均在六十岁左右。然而就是在本该求稳的年龄,他们却甘愿冒着风险断掉了企业最大的订单来源、让他们经营了一辈子的企业陷入停产。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记者翻出了企业过去几年宜家的采购合同,发现原因就在其中。

09年的5月四号到09年的9月20号,执行的是每个方桌30块3毛8美元, 到09年9月21号,降价2%,是29块7毛7,这两个是同一个产品,降幅在合同中也有规定 ,09财年新的价格,从4月份开始,降价2%,10年也是降价2%。

记者用一个小时的时间,翻阅了所有的采购合同,发现几乎每一张订货合同上都有不止一种货品出现这样的价格调整,而07年、09年不少的的采购合同甚至通篇每个商品的价格都在下调。

而事实上,从2008年以后,主要原材料,杉木从一千五六百元一路涨到两千一百多元。人员工资也从每个月一千四五百元上涨到现在的两千多元。随着成本的上涨,企业的利润越来越薄,他们期待着宜家能随行就市提高采购价格,但新合同一下来,他们等到的却是宜家的降价要求。

伊春华丽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金昌说,他不跟你谈,不怕你不给他们干, 就告诉你上扬价格你是上扬不上去的,你还要下调5%,能做就做, 做不了就清库了,我们一算账,我们没有帐算了。

以他们主流的方桌为例,2009年合同上价格从是30.38美金降到29.77美金。而09年方桌的生产成本是是175元人民币,以当时6.8的汇率,折合成美元就是26块7左右。

再加上10%的财务费用和设备折旧费用,基本上就是持平。但是宜家要求,交货地点是在哈尔滨的内陆港,这部分运费就由企业来承担,这样算下来,企业必然要亏钱了。

伊春华丽木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曲金昌说,连续亏损三年,我们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原来

就给宜家谈一谈今年亏没准来年能挣点,我们一看没有希望了,没有希望才停下来。

黑龙江耐力木业董事局主席曹跃伟说,我们这些工厂所有的都是,宜家把我们培养起来,又把我们杀了,也在宜家身上学了很多东西,包括成本控制。

代工业调查

宜家中国:承认成本上涨 代工厂仍有可能发掘利润

宜家压价、供货商弃工的笑死消息,随即引发了媒体的关注。然而,对于代工厂的控诉,宜家方面却极少表态,经过反复沟通,记者联系到宜家大中华区的采购总监。

采访一开始,宜家就直言,他们确实了解成本在上涨,也确实在要求供应商降价。

宜家大中国区采购经理Peter Wisbeck说,我们可能有要求过(降价), 试试总是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情况都是合理的公道的,我们有一些年轻、激进的团队,会与我们的供应商们对话,是的,我清楚我们有这样(的情况).

宜家方面表示,尽管近年来人工成本、原料成本不断上涨,但他们并不认为产品的采购价格就应该上涨,宜家方面强调,成本的上涨可以通过加强管理,提高原料使用率来抵消。

Peter Wisbeck说,如果你拿4、5年前和现在比,我们在工厂的利用率上和供应商有许多分歧。在很多情况下, 从资源优化和生产率方面,他们都有很多改善的潜力。

记者问:然而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十几家供应商脱离了宜家的供应商序列。他们肯定有他们的原因,宜家怎么看这件事?

Peter Wisbeck说:我想这是很一个很自然的淘汰过程,在采购过程中我们会一次一次的升级这个供应链条(supply base),做企业就是会(open some suppliers)开始一些供应商,放弃一些供应商。

而同时,根据宜家集团在1月份公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2年财年宜家净利润增长8%至32亿欧元,营收增长了9.5%达到创纪录的270亿欧元。而在成本上升的同时,宜家的价格并没有上涨,2012财年产品平均降价0.8%,在之前的财年中宜家平均每年降价2.6%。#p#副标题#e#

代工业调查

从模仿开始 宜家代工厂的自我救赎

宜家坚持走低价策略,供货商无法适应就被淘汰,听起来似乎有些残酷,但这的确也是我国代工业市场中每天都在发生的故事。就在前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在最新的国情咨文中,再次强调,2013年将停止服务外包,转而大力重振美国的制造业,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代工业的转变无疑变得更为急切,否则在成本迅速上升地前提下,或者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面临困境。

在采访中,脱离宜家的十几家代工企业也表示,眼下他们除了正在积极寻找订单外,也开始开创新的市场。2012年,一个叫嘉宜美的品牌成立,并在市场上和网络上开始销售。记者来到嘉宜美牡丹江的门店,发现这个门店简直就是一个小号的宜家。

蓝色黄色相间的门面装修,全自选的购物,家具的摆放方式甚至竖长条的价签,这家叫做嘉宜美的家居超市就是曹跃伟和那十几家脱离宜家的代工厂成立的新品牌。而这些嘉宜美的创办者也都承认,他们目前确实在模仿宜家。

黑龙江耐力木业董事局主席曹跃伟说,因为我们给宜家做了十几年,大家都给宜家做代工对宜家商品理解比较深各方面都要向宜家学习(那可不可以说你们是在模仿宜家呢)也可以这么说。

曹跃伟说,因为实力太小,他们选择了网络和电商作为主战场。2012年,双十一抢购大战中,嘉宜美的商品首次在天猫上线销售,一个月砍下200万的销售额。

黑龙江耐力木业董事局主席曹跃伟说,我们不走这条路,走其他路一个是成本很高,也很难服务到这些人,这个趋势,有人不是说,你要赶上电商这个趋势,是头猪都能飞上天

而模仿宜家这种行为,到底涉不涉及侵权呢?

记者问Peter Wisbeck:你认为嘉宜美的这种模式是不是涉及侵权呢。

Peter Wisbeck说,我们的设计在中国很受欢迎,在中国甚至有我们的产品的忠实喜爱者。我认为这很好,所以对我们来说更重要的是提供更多更好的产品,在下一年开设更多分店。

黑龙江耐力木业董事局主席曹跃伟表示,宜家如果起诉呢,希望不是这样的,一开始宜家有很多好的东西需要学习,学习肯定有避免不了,样式工艺,我们肯定去学,做一段时间会有自己的风格。

虽然对于知识产权的问题,双方还没有正面的冲突,但是自我创业之后的压力已经凸显,眼下,光耐力木业一个车间开满一年就要5000万,算下来一个月就是400万,何况还有另外十几家代工厂。这样的销量还远不足以支持这些代工厂全部开工,维持生产,曹跃伟告诉记者,2月份开始,他们将增加产品种类,争取迅速扩大销量。

黑龙江耐力木业董事局主席曹跃伟说,所以说我们如果想把这些工厂迅速恢复原状,我们销售这块必须加大力气,计划是五千万,我们预计会多一点。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