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商界特稿:天使们的寒冬突击

3个月前 1 商界

摘要:商界导读:从“独行侠”到机构化的天使基金,至少意味着“个体户”们告别了想干就干、想歇就歇、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半业余状态,进入完全职业化运作。这是市场的幸运。

王啸最近的日子过得不太顺心。

因为近半年的投融资情况不太乐观,像他这样级别的天使投资人只能放慢脚步,静观其变。更多的时间,他会和另外一个天使凌代鸿一起看看项目,交流意见,但除非非常成熟的项目和团队,否则他们不会像以前那样轻易出手了。

这并非王啸一个人的境遇——用薛蛮子的话说,冬天来了——逼得像王啸这样的天使新兵不得不借助机构化的平台抱团合投取暖。

“独行侠”

王啸是以“独行侠”的姿态闯进天使投资领域的。他曾是著名的百度“七剑客”之一,打造了“百度工具栏”、“千千静听”、“百度H i”等公众耳熟能详的产品,与此同时,他也在这期间完成了对天使投资的试水。

2008年,王啸首次试投两个项目——男装MasaMaso和化妆品B2C。到现在,前者销售额上亿元,并陆续有两轮风投跟进,后者则已经阵亡。这种“与未来赌一把”的刺激让王啸在2010年离开百度后,毅然投身天使投资领域。

此时,天使投资在中国,2006年后那一波井喷式躁动已经走到尾声。王啸可以说是搭上了这股投资热潮的末班车。

他发现,这一行虽然投资回报高,但是由于行业还未成形,诚信缺失严重,再加上投资人手中项目资源不均,判断基础参差,困境很多。于是萌生了“天使合投”的想法。

不久,在另外几位天使的鼎力支持下,“鼎峰公会”投资俱乐部诞生了。这是王啸在入行后对“天使合投”做的第一次尝试。考虑到如果把大家的钱放在一起可能会导致利益很难分配,因此鼎峰公会采取的主要是由各个成员带项目进来,在判断时发挥彼此的专业特长以提高对项目判断的准确性,但在具体决策投入多少资金时则独立进行的做法。没有任何机制约束,也没有一纸合同,只是有项目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讨论,每个人都有投或者不投的自由。

——比一个人的资金力量大,但是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的束缚,这原本是王啸以为的“最佳状态”。

身为发起人,王啸认为自己应该积极地带好项目进来让大家分享。因此俱乐部第一个合投项目就是他带进来的一个叫“ES文件浏览器”的手机应用软件。对于这个手机应用的项目,“技术男”的王啸自然也最有发言权,所以他详细地为几位俱乐部会员分享了这个项目的可行性和发展前景,最后鼎峰公会一共出资200万元投入这个项目。

事实证明,他们押对了宝。几年后,这笔资金退出时回报翻了十几倍。但是没想到,项目成功了,成立俱乐部做合投的尝试却在无声无息中不了了之。

“利益分配不合理,还有项目资源不能共享,是没有坚持下来的主要原因。”王啸总结说。每个天使投资人都有私心,别人有了好项目自己跟投可以,但自己有了好项目,要不要拿出来分享就另当别论了。这可以理解。事实上,这个松散的俱乐部最大的问题在于没有任何机制上或者信任上的牵制。

王啸重又做回了“独行侠”。

“独行侠”们的江湖

不过,这个江湖的游戏规则很快就变了。

2012年10月下旬,“草根天使会”上,创业工场创始人麦刚又收了不少各种头衔的投资人名片。“为什么现在还有人要来做天使投资人?这可是一个相当苦逼的事!”据他所说,许多曾经的成功人士都在天使投资的道路上输得精光。

国内的天使投资机构大多成立于2006~2009年,如真格基金、泰山天使、创新工厂等。而天使基金的募集时长一般是7至9年,即“3+4模式”或“3+6模式”,也就是说,三年投资,四年或者六年退出。现在时限差不多已经到了。有资深人士分析,中国市场将迎来第一波天使退出潮。

但是与此同时,以“独行侠”凌代鸿为例,这位跟王啸一样2010年出道的个人天使投资者在过去三年间,投资总金额已近1亿元人民币,却至今尚未有项目成功退出。继续做下去?仅凭个人出资可能已不足以支持。那么放弃?沉没成本又太大。正因为此,凌代鸿才在2012年初成立旦恩创投,通过引入合作伙伴来继续天使投资事业。

除此之外,新的玩家也进入了。#p#副标题#e#

位于整条投融资产业链下游的VC/PE机构纷纷涉足上游天使投资基金,譬如红杉中国、达晨创投、深创投、同创伟业等。“总不能干等着别人坐地起价吧?”对他们来说,天使投资基金相对更能“四两拨千斤”。因此挖掘更早期的项目,提前介入或加以锁定,就成为他们攫取更多利润的途径。

这无疑改变了整条投融资产业链的权力结构。对“独行侠”们来说,机构投资人资金实力更强。如此强势的玩家进入,必然带来项目估值的提高,“独行侠”们已投项目的退出机会将因此更加遥遥无期。

寒冬凛冽。然而这个寒冬不仅仅属于夹缝中的“独行侠”们,也属于创业者群体和VC/PE机构。放到更广阔的背景来看,“去年融的钱太多,投资人的期望值太高,美国上市道路不通,中国上市道路漫长,所以大家的期望值都要降低,今年投的会比去年少了很多。创业者多了,投资人少了,这可不就是冬天了么?”薛蛮子如是说。

致景投资“薛张王”——薛蛮子、张川、王淮三人组合,亦是近年来天使投资由个人向机构化运营转变的代表之一。  

抱团过冬

王啸自然也感到了阵阵寒意。

他专注于投资互联网以及移动互联网领域。过去,凭借离职前最后两年在百度无线事业部积累下的经验和人脉,他更喜欢以100万元人民币上下的价格,投资一些超早期的创业小团队,投资速度极快,几乎每个月都会有两三笔出手。但现在,王啸坦言,自己会选择更成熟的团队,单笔投资金额也上升至200万元人民币左右。

小笔小笔地投多个小团队,虽然撒的网比较大,但弊端是每一笔天使投资支持的时间不长,以致项目存活率不高。与其这样,不如稍稍加大一点单笔投资的金额,让足够成熟的创业团队在这个冬天存活下来。王啸的这种观点凌代鸿非常认可。他认为真正的好项目估值并不低,一旦遇上,宁可价格贵一点,联合几个天使一起投资也比错过了强。

抱团的好处在于优势互补,尤其在资金和决策方面。

2011年4月,王啸联合另外6位天使投资人一起融资1亿元,成立了九合创投。两年间,他们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电子商务三大领域投了20个项目,其中已有6家公司完成A轮融资。王啸告诉记者,“因为是天使投资,我可能对回报期的需求不是太高,8年吧。退出,可以是企业B轮融资的阶段,也可以是被收购和IPO的时候。”

从一个人试水,到结伴组成俱乐部,再到真正开始形成机构,王啸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天使结构化。

在没有机构化之前,“独行侠”王啸交了不少“学费”。比如投资大学生创业团队。有一群大学生曾拿着项目找到王啸,看到年轻人这么朝气蓬勃,而且项目也相对不错,王啸就抱着尝试的心理投了50万元。但是后来,这群年轻人经验欠缺,又心浮气躁,导致本身一个可操作性挺强的项目没过多长时间就夭折了。

“天使投资也是商业,不是慈善。我有时候确实会过于自我,缺乏理性的判断。”现在,当记者问起他对大学生创业的看法时,王啸摇摇头,果断地回答:“不靠谱。”

尽管当初俱乐部模式没有走下去,但在王啸看来,其实投资和踢足球很相似。有大局观才能全面地判断一个项目,以及如何进行利益的分配,精准的传球则对应为天使投资人必须具备专业知识,来分析所专注的领域,而组织能力和协调能力则体现在对各种资源的整合,以及对项目的控制欲不能太强——结伴同行总好过孤军奋战。

“这是大势所趋。”因为相比个人天使或者是自发型俱乐部,机构化的天使投资会更为可控,并且利益分配机制更合理,最重要的是,机构化以后的资金会更加充沛,流行性更强。王啸坦言,这的确是天使投资人的寒冬。但天使机构化的机制相对合理,不仅能够降低风险,能够资源共享,并且创业者也会更为倾向机构化后的“品牌效应”。

同时,这又并不妨碍天使投资人必须完全放弃做个人天使的自由。致景投资“薛张王”之一的王淮告诉记者,“如果一个项目不符合致景的投资理念,但我个人又非常喜欢,我还是可以去投。事实上,‘拓词’这个项目就是我加入致景之后,又以个人名义和真格基金合作跟投的一个项目。”#p#副标题#e#

天使也分化

当然,不同级别的天使,对所谓寒冬的认知也不一样。比如“大”天使徐小平的真格基金。真格对徐小平来说,意义并非抱团取暖,而是多了很多只眼睛同时在帮他扫描各个领域中的项目,最终的决定权仍以徐小平个人为主,因此在投资风格和偏好上与他过去“独行侠”时期并没有太大差异。

不过,也有很多人并不畏惧这股“寒流”,比如新兴天使投资人王利杰。

“许多人说今年移动互联网不景气,但我看到满地都是机会。”他以“微天使”模式创造出的傲人成绩,打动了薛蛮子、蔡文胜、松禾资本等天使投资人和机构,他们联合出资3000万元人民币成立了一只基金,上面这些大佬们都成了他的LP。最重要的是,在与创业者的投资协议中,王利杰会要求该创业项目在融资时,必须优先考虑这些LP们的投资。按照他的步骤,如果该项目获得认可,那么就可以追加300万元的VC投资。

近日,国内某杂志发布了《2012年天使投资报告》,报告显示,天使投资人所投项目有一半以上的回报在30%以上,18%的天使投资人回报率超过200%,一些明星企业的投资回报高达几十倍甚至100倍。

因此对于更多人来说,这个冬天或许正是国内天使投资领域的洗牌期。王淮告诉记者,“这一轮(洗牌)过后,真正优秀的天使会stay(留下来),并形成一定的关系网络,而烂天使则会被淘汰出局”。他所指的烂天使,主要是那些带有浓厚投机性质、想趁着市场热的时候进来猛赚一票的人。

至于那些真正优秀的天使,他们会渐渐彼此结成交错的关系网络,分享行业信息、项目资源以及投后管理经验等。比如在致景投资内部,王淮和张川已经开始构建自己的天使关系网,“我们会把通过各种途径认识的天使投资人、机构分为三类,一类是最亲密的朋友,我们会在最大程度上与他们共享项目信息;一类是一般的朋友,通常会有选择性地与他们共享信息;还有一类则是尽量避免接触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你也可以叫它黑名单”。

王淮期望通过这张天使关系网络,最终达到让更多优秀项目在关系网络中传递,让那些不靠谱项目快速淘汰的目的。

——这或许就是此次天使抱团的真正意义,也是当年王啸成立“鼎峰公会”的最初目的。

时间转了一个圈儿,仿佛又回到原地。不是每一个创业者都能打造出一个脸谱,更不是每一个天使投资人都能时刻上演回报2万倍的励志故事。但无论如何,从个人的天使投资人转变成机构化的天使基金,至少意味着“独行侠”们告别了想干就干、想歇就歇、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半业余状态,进入完全职业化运作。这是市场的幸运。

编 辑 彭 靖 liqing326@163.com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