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次等婚姻

3个月前 1 商界

摘要:商界导读:苏梧以为,把自己对男人的要求降一个档次,换一个类型,就能找到合适的婚姻。

文/胡 茜

“里子”男人

苏梧离了婚。

前夫是个挺有本事的男人,长相和内在都是广告中那种成功男人的代表。不过苏梧也不弱,不敢自居女强人,至少也是事业有成的女老板。或许正是因为都是强者,势均力敌,缺了缓冲区反而只能落得个不欢而散的结局。两人离婚办得很高效,公司留给了女方,大部分现金划给男方用以创业。

相貌娇好、成熟爽朗又事业有成的女人,自然不乏形形色色的男人围追堵截,苏梧居然选了一个最不起眼的。是的,陈特不特别,没有显赫的事业、相貌平平,脾气还不错,主要是做得一手好菜。

跟前夫一起拼事业的那几年,一家人就没在家吃过一顿像样的饭,儿子小乐几乎是吃“百家饭”长大的,面对陈特做的那一桌丰盛晚饭,苏梧深深被打动了。而陈特在“玩”这件事上又和小乐无比合拍,两人凑一块常常东跑西颠,玩得满头大汗,笑声震天响。苏梧又默默给他加了一分。

最后让苏梧下定决心的是老桥段。突如其来的一场重感冒把这个好强的女人推倒在床,浑身针扎似的疼,眼泪鼻涕止不住,却连去药店买瓶药的力气也没有。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掉的苏梧突然冒出一个奇特的想法:如果我就这么死在床上,要几天后才会被人发现?3天?5天?还是10天?

“及时雨”陈特正好打来了电话。30分钟后门铃响起,苏梧几乎是爬着去开了门。吃完药重新躺回床上,听着厨房里故意压低的切菜声、锅碗瓢盆碰撞声,闻着慢慢飘进来的米饭香味,一时间眼泪婆娑。

苏梧反省了自己前一段婚姻的失败,觉得应该转换思路降个档次,找个能“相妻教子”的男人。面子、里子总得选一个,前夫倒是有“面子”了,但鞋合不合脚还真是只有自己知道,这次,苏梧决定选“里子”。

闲人

苏梧“下嫁”了陈特,新婚生活让她挺满意。下班回家能吃上一口热饭,有人给夹菜、舀汤,然后一起有滋有味地看看电视,睡前有个人能说一会儿话……这些以前从不敢奢望的生活,如今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苏梧觉得这样挺好,自己脾气不好,陈特够包容,以前和前夫相处就跟火星撞地球似的,现在火星还在,地球变成了棉花团。只是她没想到,火星的体量会逐渐增大。

事情的开端是,陈特的工作没了。

说起陈特的工作,苏梧一直就瞧不上。他做的事对外称是小额贷款,实际上就是放高利贷的。最近因为公司业务不太好做,老板裁员,陈特首当其冲。

找个“里子”男人,就别指望他的工作如何出色,只要还过得去,时间自由,把家里照顾好也就成了。如今没了工作,等于是要自己养男人,却太挑战社会普遍的价值认同了。问陈特对未来有什么规划,人家说“再想想”,然后一直想着不见动静。作为家里经济支柱的苏梧开始不耐烦。虽然不至于直接说老公“吃软饭”,但话里话外总透着一股不待见。

那天陈特看中了一件外套,苏梧眼角一瞥:“自己买,我没那闲钱”;过了两天,陈特接小乐时大塞车,到学校晚了,苏梧在电话里吼:“丢了儿子你拿什么赔?这点小事都办不好,还能干什么?”

俗话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陈特不是那种能跟人争锋相对的人,他的反抗是——非暴力不合作。失业的陈特迷上了网络游戏,一坐就是一整天,家里不收拾,晚上也不再陪苏梧看电视了。苏梧没少发脾气,但陈特就像一团棉花,让苏梧的拳头打不出力道。

儿子小乐原来挺喜欢陈特的,但那仅限于一个还不错的叔叔,要变成继父就是另一回事了。再和自己崇拜的亲爹一比,陈特更落下风。只是在强势的苏梧面前,小乐不敢怎样。都说小孩子最敏锐,或许是苏梧不经意间透露出的话语或表情变化,小乐终于敢对陈特喊:“你凭什么教我?你连工作都找不到!我爸才没你这么没出息!”苏梧喝住儿子,看到陈特的脸上没有预料的尴尬,反而是一脸的如释重负。

这下,陈特连接送孩子的任务也省了。自己还更像个闹别扭赌气的孩子。

当然他也不是那种完全没有责任心的男人,只是责任心体现的方式让苏梧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他离开贷款公司时手下还有一个徒弟,一起被老板炒了鱿鱼。前几天这孩子打电话给陈特,说身上没钱了,又没找到工作,求师傅救命。陈特还真就责任感大爆发,一口答应让他住进了苏梧家。一口一个“师娘”叫着的大小伙子立马扛着铺盖搬了进来,跟陈特一起理所当然地吃她用她住她起来!

苏梧看着实在不像话,大吵一场后,安排这两位爷到自己公司上班。无所事事的大老爷们窝在家里看着太堵心了。

#p#副标题#e#

总经理和西太后

苏梧的公司做的是女性身体保养,给陈特的头衔是总经理。总不能让男人在外面太没面子。苏梧给陈特挣了面子,陈特似乎也想着要投桃报李,三天两头地拉着一帮高管开会,可每次开场白都是:“各位,我对这个不懂,大家多教我啊!”谦虚是够谦虚了,但堂堂一个总经理,不懂行,且不说被下面的人怎么忽悠了,这面子也抹不下来啊!

忍无可忍的苏梧把陈特拉进办公室一通教育,“行,你不懂,我教你!”咬咬牙,给陈特开上了小灶。但陈特对这种小学生式的每天定时培训、汇报学习感想、总结如何将所学运用到工作中的学习方式明显厌烦。开始走神、拖拉、找借口推脱。

苏梧又把目前几个基本成熟的单子交给陈特去跟进,还把一个销售副总监安排给他打下手。一周之后,销售副总监来找苏梧了:“苏总,我想再跟您确认一下,业务是陈总谈,还是我谈?”苏梧心里一紧,“什么意思?”副总监挠了挠头说:“因为每次去见客户,陈总都是带着我去,到那儿一指对方,跟我说:‘你去谈!’……”让她更是气得胸口疼的是,陈特还振振有词:“你叫一个销售副总监跟我一块儿,是在给我打下手吗?他是专家,不让他谈让我谈,不是叫他来看我笑话的吧?”

所谓有山靠山,无山自担。苏梧撤回销售副总监,让陈特独自出去谈业务。

陈总倒是出去了,不过大多数时候不是去找客户,而是做运动,羽毛球、网球、篮球、高尔夫……美其名曰是寻找潜在客户,角度是没错,可是半年下来,各种健身卡办了不少,一个客户没谈回来。

苏梧把陈特叫到办公室,“你到底想怎样?看看你自己,完全就是个‘三无人士’:无信心、无责任、无冲劲。”出乎意料的是,这次陈特不再展现他棉花的特质,而是跟苏梧面对面拍起了桌子:“我想怎样?我还想问你想怎样?让我进公司的是你,叫我做这做那的也是你。但你有给我权力吗?我是总经理,你是西太后。凡事你都一把抓,我一个光杆司令能干什么?不做,你要骂。做了也要骂。我是你的老公,不是你手下!”

区别对待

陈特拒绝再去老婆公司上班,倒分了些精力重新打理起家里的事务,屋子又干净整洁了、晚饭又准时备上了、和小乐也讲和了……日子似乎回到了从前,苏梧却没有当初的幸福感。她在想,把一个不适合拼事业的男人逼入商场,一开始就错了吧。但是没有事业的男人,还叫什么男人?

一个晚霞满天的日子,正在开车回家的苏梧接到陈特惊慌失措的电话:“咱们公司有50万元现金吗?”苏梧眉头一皱:“什么事?”“我之前的一个贷款人跑路了,欠了50万元,老板说找不到人就要我还。你知道,老板是黑社会啊!你赶快腾出钱帮我还上!”苏梧说要想想,挂断电话把车停到路边,呆坐了一会儿,她要不要帮陈特还钱呢?

苏梧想起,当年下海就是为了帮前夫还债。前夫的生意是图书代理,一个书商跑路让他损失了几十万元,苏梧辞去公职,动用各种关系把这笔钱还上,而两人则花了两年时间自己做生意终于东山再起。

或许是当年年轻气盛,或者是第一段婚姻时两个人都更愿意付出很多,或许是她坚信前夫不是池中物,只是一时受困,总有翻身的一天。而陈特是这样的人吗?50万元并不多,但他还得上自己的钱吗?主要是,这个男人值得吗?

苏梧知道自己的犹豫会让陈特心冷,她还查清楚了,这笔债是婚前欠款……陈特一直沉默,最终没有让苏梧替他还债,至于是谁帮忙还的,苏梧不知道也没有问。她甚至有点疑惑,这么没本事的一个男人,居然短时间里还是能凑出几十万元。

没多久,前夫传出再婚的消息,听说找了一个性格柔和的女孩,两人过得很不错。苏梧有点难过,都说次等婚姻更适合好强的人,,但为什么自己的第二段婚姻眼看还是走向了终结?

编 辑 唐 婷 romarin94@163.com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