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乐捷:黑马之死

3个月前 1 商界

摘要:一家被万众视为强强联手的合资公司,自落户厦门后,便以势如破竹之独家绝技,挥剑江湖。却不想,纵横沙场尚不足两年,黑马却以一纸欲将员工直接扫地出门的“霸王”讣告,走向了衰亡……

文/《商界》记者 黄语贤

一家被万众视为强强联手的合资公司,自落户厦门后,便以势如破竹之独家绝技,挥剑江湖。却不想,纵横沙场尚不足两年,黑马却以一纸欲将员工直接扫地出门的“霸王”讣告,走向了衰亡……

2011年12月16日,对于乐捷800名员工来说,似乎是非比寻常的一天。

早上八点,他们像往常一样打卡上班。高层晨会结束后,人事部突然兴师动众地抱着几个装满信封的箱子,像发红包一样,分发到每个员工手中。

信中声明:鉴于经营困难、企业战略布局调整,根据董事会决议,乐捷将于12月16日结束营运,进入清算,仅允许特定留守人员进入厂区,其余员工需于19日、20日两天内办完离职手续……

“公司倒闭了,要撵我们滚蛋!”愤怒的人们踢开座位,鱼贯而出。

耐人寻味的是,就在两年前的同一天,乐捷人齐聚一堂,出席公司开幕仪式。

也许不少人对“厦门乐捷”不曾听说,但相信对其背后的两位大佬会有点印象——

LGD(韩国LG Display电子,隶属LG集团):全球第二大液晶显示技术厂商,显示屏年产量占全球五分之一;

TPV(台湾冠捷科技):全球最大的显示器整机制造、代工企业,每10台电脑显示器中就有4.8台出自TPV之手,2010年旗下品牌AOC以1400万台的销量稳居亚太区冠军宝座。

作为这两家企业合资建立的公司,乐捷一开始被涂上了“黑马”色彩,依托于TPV的客户资源和LGD的显示屏资源,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一度以迅速组建、迅速成长、迅速出类拔萃、迅速走向没落的神奇姿态闻名于世。

《商界》记者第一时间前往厦门,独家采访、调查“乐捷不乐”的真实原因及来龙去脉。

一次强有力的握手

在液晶显示器市场的黄金时期,TPV通过一条延伸到国内外的巨大工业链,完美地为联想、索尼、奇美、友达、创维等品牌提供了大量代工服务,一举奠定了显示器行业霸主地位。在总裁宣建生的脑海中,目的只有一个——把TPV做到台湾最大,中国最大,全球最大!“华人显示器帝国”之名非TPV莫属。

恰在此时,友达集团正准备砸千亿真金白银,兴建第二座8.5代显示工厂,群创集团也将联贷480亿元打造显示器新工厂……面对挑战,一向争强好胜的宣建生自然是不甘示弱。2009年11月,宣建生提出与LGD合作,投资上亿元在福建成立两个新工厂。然而,股东们却以“与韩国人合作挑战太高”为由,力劝宣放弃。股东的保守反而坚定了宣建生的信心,事后,他对LGD执行长权瑛秀表示:“我没有选择,我一定要让这个合资成功。”面对权瑛秀的困疑,宣建生的回答是:“我要让我的股东惊讶!”

吸引LGD的,并非宣建生的自信和人格魄力,而是中国市场快速膨胀的巨型蛋糕,以及TPV源源不断的OEM单。如果把LGD领先的显示技术与TPV在整机方面的实力相结合,将会是一次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联手。

12月初,LGD与TPV签订投资协议,第一期投资3400万美元,各占51%、49%股份,合资公司将独立运作,TPV将自有厂区的一个近万平米的两层仓库腾空,以市场价租给合资公司使用。预计2010年突破200万单量,3~5年内产值过200亿元。

12月11日,合资公司注册成功,取名“乐捷”。随后,13名韩籍高管、研发人员空降厦门。时任TPV波兰厂副总的台湾人陈锦松也接到总部电话——火速回国,走马上任新公司CEO。另有百余名曾为TPV厦门公司立下汗马功劳的斗士被调至乐捷,参与项目启动工作。

在TPV厦门厂的5号厂房里,宣建生特意找来了朝鲜族厨师,为这些远道而来的研发人员做韩国泡菜,他在暗示他们——请各位安心工作,乐捷就是你们未来的家!

12月16日,乐捷成立开幕仪式上,厦门市各级领导亲临现场助阵,随着市委书记亲手拉动启动杆的轰鸣声,乐捷奏出了一篇直奔中国大舞台的华丽乐章。

面对如此盛况,不少业内人士曾预言:乐捷投产后,不仅能为TPV零距离提供配套产品,增加厦门电视整机生产规模,还将带动众多零组件配套企业,粗略估计,这些配套企业的年产值预计可达100亿元以上。

在近年TPV的战略规划里,北京、台湾、成都、福清、平潭等地的投产或正在建设的显示器基地中,“乐捷”是最被看好的一个!

#p#副标题#e#

蜜月期的疯狂生长

2010年上半年,在显示器供不应求的巨大市场需求中,面对对手的步步紧逼,乐捷不敢有丝毫倦怠,CEO陈锦松时常陪同负责生产、财务、研发的韩籍高管们,吃着韩国泡菜,加班至深夜,用不到100天的时间,把灰尘满天飞的仓库改造成了现代化生产车间。

4月初,在一片欢呼雀跃声中,工人们喊着号子把最后一箱堆在厂房门口的设备,推进厂房,两条生产线初建成功。乐捷成功生产出第一台液晶显示器,开始掷地有声地踏上了一段辉煌的旅程。

试产成功后,TPV分给乐捷雪花一样的订单。在员工不饱和的状态下,两条生产线就算日夜不停也无法完成生产需求。那个时期,多数一线员工常常夜以继日地奋斗在车间里。公司给出的晚上加班工资是白天的1.5倍,周末可以拿到2倍,一个小时能挣20块钱。一个普通工人,一个月挣三四千块钱根本不是问题。

在这里,唯一的遗憾是“钱好挣但不好花”。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所到之处除了工厂还是工厂,厂门口仅有的四五家小饭馆和唯一的一家“超市型”小卖部,东西贵得要死!买些生活必需品还得坐6块钱的摩的,跑十里远的路。

两点一线的生活,并没有打击到他们对生活的兴趣,财富散发出的巨大诱惑使他们乐此不疲地甘愿如此付出。

进入2010年下半年,乐捷招兵买马的队伍开进了武汉、福州、广州等各大人才市场和高校,他们给出的待遇优厚至极:有一定能力者,三人一套现代化公寓;所有员工入职一个月即办理五险一金;薪资高于行业水平,绝不拖欠工资;员工生日补贴,丰厚年终奖……不一而足。

大批专业人士及打工者慕名前来,TPV门口常常人满为患:2010年1月,乐捷仅有200名员工;4月,达到500余人;7月,这一数字演变成1000人;9月,猛增到鼎盛时期的1800人。

由此,一支庞大的摩托车队,也自发成立起来,往返于马巷车站和厂区之间。

随后,乐捷又马不停蹄地增添了由LGD提供的代表着世界最尖端科技的三条生产线,2010年9月,五条产线开足马力,昼夜兼程,跟乐捷一样驶入了野蛮生长的快车道。

作为一家典型的富二代级合资公司,时代赋予了它无人可及的先天性优势,再凭借厦门发达的港口物流体系、出口优惠政策、减税待遇,乐捷一举成为东南大地一颗璀璨的新星,其生长速度着实令人羡慕不已。

2010年年底,乐捷投产8个月,产值达到预期的70亿元,所有在职员工都领到了1.5~2倍月薪的年终红包。当领导宣布乐捷荣登福建百强企业第68名、中国对外贸易出口第355强时,台下已然鼎沸。这并不算完,乐捷又投出一枚重磅炸弹,给那个寒冷的冬天点上了一把熊熊大火:公司将推出1000台47~55英寸液晶电视,员工只需付半价就可购买。此话一出,顿时掀起了一股抢购狂潮。

来自贵州的工人李彦红回忆说:“我想让父母能在春节时用我亲手生产的电视机看春晚”,他对记者伸出手指比划着:“我一共抢了6台,其他5台是帮亲戚买的。”

新的一年开始了,刚度过周岁生日的乐捷能否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血雨腥风的市场

一面乘风破浪,一面合资方理念、市场格局正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2011年跟2010年相比截然不同。

春节后,突有“谣言”传进李彦红的耳朵:LGD和TPV正在闹矛盾,乐捷实际上是在亏损运营。时至今日,被扣上“闹事者”高帽的李彦红向《商界》回忆起第一次听到这种“蛊惑人心”的话语时,依然有些心酸。

作为从TPV厦门厂调至乐捷的元老级员工,李彦红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和激情。那时,他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有5000元,除了补贴家用和个人生活开支,还有不少剩余。他与其他部门两名同事一起住在一套公寓里,生活惬意,虽然偶尔也会感到有些枯燥。跟大部分员工一样,对于谣言,李并没有太多顾虑,“天塌下来还有公司顶着呢。”

2~4月,TPV突然减少了大量订单,原本五条生产线中能派上用场的只剩三条,夜班也被取消。李彦红方才意识到——谣言并非空穴来风!

尽管2010年中国液晶显示器销售额增长了23.6%,让乐捷看到了希望,可事实上,国际面板行业1%~2%的利润让企业实在难以启齿,以索尼电视机业务连续8年巨亏为首,三星、LG等龙头企业尾随其后,所有企业都有不同程度的亏损。另外,作为TPV工业链中的飞利浦、奇美、友达、海信、TCL、联想等等企业,也正为价格在市场上打得头破血流。

而其背后,则是企业们不得不降低原料、生产及外包成本。TPV也无法独善其身,第一次就价格问题与LGD对峙于谈判桌上。

众所周知,液晶屏的核心是芯片,国际芯片价格正以每月超过20%的暴跌趋势走向寒冬。相较于其他企业,LGD在显示器技术上付出的研发、生产、材料成本都较高,降价压力巨大。初次谈判便不欢而散。TPV本身就是全球最大显示器制造商之一,市场萎缩的情况下,已没必要再从乐捷采购。于公于私,TPV做出如此选择,或许在情理之中。屋漏偏逢连夜雨,一批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货,加速了乐捷的死亡。

而此期间,一线员工可算吃尽了苦头,比起去年,他们2011年的月收入缩水近三分之二,不满情绪日益高涨。“有些员工感觉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工业园区呆下去也没啥意思,索性便离开了。”李彦红至今记忆犹新:“有的买好了回家的车票、有的找好了下一份工作,他们三五成群、拎着大包小包,走出了工厂。住在隔壁的小王找了一个女朋友,二人临走前告诉我,他们要去‘岛内’发展。”

不知不觉两个月过去,已有近1000名员工各奔东西。李彦红也动了心,犹豫不决的原因是——乐捷对他不错。

步入夏季后,乐捷在欧美市场的占有率也不容乐观,单量持续萎缩,后期的乐捷在没有资金注入后,变得萎靡不振。而百米外的TPV厂却忙得不可开交,这时,TPV又提出“借用”一批人回TPV工作的想法,工人们要去,掌管生产大权的韩籍高管也无可奈何!

合作中日益激化的矛盾并不能陷乐捷于死地,真正促使乐捷走向衰亡的,却是资方的内忧外患。同三星被重罚972亿韩元、索尼出售9.4亿美元股份、奇美董事长夫妇请辞有所类似,LGD公司也迎来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阵痛:一,因操纵面板市场价格而受到665亿韩元的重罚;二,连续4个季度、单季高达6亿美元的亏损,对LGD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三,原本在广州建设新面板基地的计划遭搁浅;四,2008年投产的LGD广州液晶模组工厂产能降至75%,技术专家们纷纷踏上回国的航班,15%高管被撤。

TPV的财报亦不理想:第三季度总营收为28.5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滑3.2%;毛利润为1.72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49亿美元;净利润93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708万美元下滑65.7%。

迫于巨大的生存压力,LGD忍受着切肤之痛,与TPV再一次展开谈判,不过这次不是针对矛盾,而是商讨关闭乐捷的解决方案。高层会议持续数月,双方各持己见,依然拿不出一个像样的方案。

#p#副标题#e#

请尊重我们!

故事回到乐捷停运当天。

正准备开始一天工作的李彦红,同样收到了这份公告。等他拿着信封赶到办公室门口时,那里已密密麻麻地围了一两百人,20多名保安立在门口,蓄势待发。

800名员工陆陆续续赶到,他们一致要求高层出面解释,可半天时间过去,仍不见一人,他们得到了更令人失望的信息:对于原TPV厂员工,要么回TPV上班,要么在离职协议上签字,没有任何补偿!这一下,让李彦红觉得乐捷变冷漠了。

消息不胫而走,供应商、区政府领导、治安民警……纷至沓来,一时间兵荒马乱。组成讨债团的供应商们表示,乐捷已经有近半年没有结款了。

“12月2日,乐捷曾向区劳动局咨询裁员流程,劳动局还曾建议乐捷走法律途径,并计划安排好了17、18日的人才招聘会。乐捷这也太不尊重人了!”五六十个原TPV工人直面抗议乐捷的不负责任行为,可表面上一直按兵不动的乐捷其实也没停着,他们把领头人分别叫进了办公室。之后,一部分签了合同回TPV上班了,一部分办理了离职程序,剩余十五六个死活不签字的员工,桌子一拍扬长而去。

第二天,愤怒情绪有增无减。他们甚至打出了“合理赔偿、抗争到底”的标语,高喊着“我们要工作”的口号,围着工厂浩浩荡荡地游行。李彦红从人群中接到一个话筒,随口喊了一声“我们一定要团结起来”,就迷迷糊糊地当上了工人代表,随十几个原TPV员工一起,把拳头砸向了CEO的大门。

与此同时,其余人的分工也明确起来:一部分去找律师咨询,一部分继续围堵办公室,剩下的带足了面包、矿泉水,兵分三路在进入TPV厂区的咽喉要道安营扎寨,严禁货车通行。

乐捷被迫接受谈判日程!

代表们提出了“除工资照发、再补偿2.5×(N+1)倍工资”的条件。韩籍首席财务长听后,脸都绿了:“只有500元!”第一次谈判宣告失败。

夜幕降临,李彦红顾不得吃饭,快步走向工厂南门,只见近三十名员工正蜷缩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在他们的脸上写满了愤怒、恐惧、茫然与担忧。他又迅速地走向其他两个大门,看到的情景同样让他心酸难忍。他一路小跑着来到宿舍,召集工人给守门的同事送去帐篷和棉被。

第三天,围攻活动照常。然而,当初的十多个谈判代表只剩下5个,离开的人,有的找到了新工作急着去报到,有的想尽快回家过元旦,人心不齐,众口难平。这一次谈判,乐捷给出了1000元的补偿条件,谈判代表们没有动容。当晚,李彦红也睡在了寒冷的工厂大门口。此时,已有上百名身穿武警服的人在厂区里走动,还有七八辆警车闪着警灯。连日来的疲惫,使他来不及多想,便沉睡过去。

半夜,电话铃声把他叫醒——乐捷又松口了。李彦红心想:一来,厦门是经济特区,政府肯定给以乐捷巨大压力;二来,两家股东也碍于大公司形象,不想过多纠缠;三是,面对员工一副血战到底的姿态,及24小时围堵工厂大门,已经影响了TPV的正常生产。

谈判桌上,乐捷给出了最大承受范围的补偿——每人给以1700元的补偿及1.5倍年终奖。代表们面面相觑,表示回去商量一下。

工人们听后,立马争吵开了。一线员工说,要那么多年终奖干吗?这个价钱差不多了。办公室员工却嗤之以鼻,你们的底薪低,无所谓,我们呢?还有人附和道,公司都倒闭了,为什么不多要点?

李彦红意识到让所有人都达到满意,比登天还难。他突然火冒三丈,嚷嚷起来:“你们谁能把价谈下来,我的工资全都不要了!”员工冷静了。半个小时后,人们说,就这样吧。

此后的两三天里,领了钱的员工又一次大包小包的从楼下经过,走出了工厂,几十辆摩的早已在此恭候。有同事朝他摆手:“李哥,我们有缘再见。”

李彦红没有走,他被留在公司做最后的清算工作,工作时间十分宽松,下了班,他要么去岛内逛街,要么回宿舍上网。之后,他听说LGD南京公司8000员工因不满年终奖而集体大罢工。经历了几天谈判的李彦红,开始意识到比他们过得更难的其实是企业。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一群人请李彦红喝了一场告别酒,随后,他给自己订了一张飞往贵阳的机票。走进进登机口的瞬间,不知是因第一次坐飞机的兴奋,还是离别乐捷的感伤,突然的,他泣不成声……

编 辑 胡 茜

E-mail:mengdanhu@gmail.com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