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界 > 探秘国美内乱的三个起因
探秘国美内乱的三个起因
2010-08-30 09:38:15 5904

来源:商界—财视网

文/《商界》记者 曹一方

不可一世的帝王身陷囹圄,韬光养晦的降将终执牛耳,潜伏已久的资本大鳄凶猛出击,征战多年的重臣临阵倒戈……争斗的核心,永远是权与利。

无论鹿死谁手,注定的是,盛极一时的国美帝国,顿时陷入风雨飘摇……

那些蓄谋已久的力量终于不再遮掩,而是以一种死磕到底的猛烈姿态喷薄而出。此刻,曾经不可一世的国美帝国,已经彻底沦为一座活火山。

2010年8月12日,国美总部北京鹏润大厦,五位重臣——副总裁级别的李俊涛、孙一丁、牟贵先、何阳青和财务总监方巍神情凝重地集体亮相,五人以“前所未有的团结”一致表态:支持国美董事会。只是“团结”两字,显得格外刺眼。

这是国美大股东与董事会矛盾爆发数日来,国美方面第一次公开表态。

8天前的8月4日,黄光裕以一种令人震惊的方式,让国美帝国重新意识到了他依然强势。晚7时许,黄向国美发出信函,以大股东的身份要求举行临时股东大会,并提出了四项动议,招招见血。其中最狠的一条是:撤销陈晓公司执行董事及董事局主席职务。

赶走陈晓!黄光裕意志决绝,不留任何余地。

而陈晓绝非甘于被动挨打之辈。

8月5日,他决然发起反击。当天下午,国美在香港高等法院起诉黄光裕,以“回购公司股份行为违反了公司董事的信托责任及信任责任”之罪名,要求黄光裕提供相关账目并赔款。

此时此刻,黄光裕身陷囹圄,而陈晓高居王座。这一战,陈晓更容易争取帝国上下的支持。

8月6日上午10时,陈晓召开国美全国紧急视频会议,国美总部董事会、副总裁以及各大区副总监级别以上的员工均被要求参会。

一名与会的国美分部高管向记者表示:乱局当中,不安与尴尬之感贯穿了这次会议。

会上,国美总裁王俊洲率先表态:坚决支持公司起诉黄光裕。随后,副总裁魏秋立宣读了《国美董事会致员工的一封信》,表明公司董事会对此事的支持,并要求员工无条件地支持董事会。

接下来,总部各副总裁、部门总监均表态支持,而分部的高管们则被随机点名,点到的无一例外地表态支持。尽管他们当中有些人,对于这种毫无准备的表态,还是颇不适应。

记者不禁想起,两个多月前,国美事件的核心人物之一,贝恩资本亚洲董事总经理竺稼曾意味深长地对记者说:可暂且观望一些时日,更大的事情还在后面。

黄光裕和陈晓,曾经一度琴瑟和谐的两人,如今已然势同水火。

究竟祸起何处?

帝王与降将

对手与朋友,这一对互为反义的词汇,在黄光裕和陈晓之间,独具别样的意义。

2006年7月,外遭国美、苏宁围攻,内遇跟摩根士丹利对赌失败,负隅顽抗的永乐节节溃败,最终被国美收编。

有熟悉黄陈两人的国美高层向记者透露:黄只需有三成把握,便放手出击;而陈必须有十成把握,才肯动手。正是这种性格互补,使黄光裕一直很欣赏陈晓这个顽强的对手。在黄光裕的邀请下,陈晓出任国美总裁,地位仅在黄一人之下。

曾经刀光剑影的对手,看似成了惺惺相惜的朋友。

黄光裕一贯霸道,但他在任何场合都从来不说“国美收购了永乐”,而是说“国美永乐合并”;陈晓当时在鹏润大厦18层的办公室跟黄光裕的面积一样大小,装修一样豪华;黄光裕换车时买了两辆迈巴赫,其中一辆就给了陈晓;考虑到陈晓吃不惯北方饮食,黄光裕嘱咐家里的厨师每天做饭给陈晓送到办公室……

然而,两人真如表面所见一般亲密吗?

变数突如其来。2008年11月17日晚,黄光裕被北京市公安局带走协助调查,同时被带走的还有国美财务总监周亚飞。正是风光无限的国美帝国,顿时措手不及。

当时,国美面临的局面是:主要的合作银行都采取了审慎态度,甚至一度停止了合作。其上市部分的整体授信额度,从60亿元陡降至10亿元。更危急的是,还面临一笔52亿港元债务的赎回压力。替代周亚飞的方巍当时测算,整个资金缺口达30亿元以上。

危局之下,陈晓接过黄光裕的权杖。

2009年1月16日,陈晓正式出任国美董事局主席兼总裁,并与副总裁王俊洲、魏秋立组成核心决策三人组。

为了力挽危局,陈晓接连做了三件事,最终赢得了国美帝国上下的拥戴,却彻底破坏了他与黄光裕的关系,成了国美内乱的三个起因。

2009年春节刚过,陈晓做出掌权以来第一个战略决断,改变从前扩张门店的发展战略,全年预计将关闭大约100家店面,进入网络的优化阶段——这正是陈晓当年为永乐制定的战略。

陈晓的理由是,门店扩张策略沉淀下了一些亏损且无望盈利的门店,这些门店占用了公司大量资金和资源。国美2008年第四季度利润率只有0.78%,降至历史最低。

#p#副标题#e#

这一策略得到了内部的一些支持,国美副总裁孙一丁力挺陈晓:“当时关闭了一些亏损的门店后,对资金压力起到了一定程度的缓解作用。”

后来的事实是,2009年国美销售收入达426亿元,同比缩水7.02%,但是净利润达14.09亿元,同比增长34.45%。

可是,“舍规模、求利润”,这在国美的黄光裕时代,是不可想象的。

黄光裕统治国美时,曾定下了一条不可违抗的铁规:一定保持对苏宁三分之一的领先,一旦苏宁的发展规模达到国美的90%,那么国美将非常危险。

陈晓打破铁规的这一招,成了如今黄光裕清理门户的理由之一。

黄光裕家族发言人告诉记者:陈晓只考虑短期或三两年的财表业绩。这一年来,陈晓牺牲企业的市场占有率,以简单地、大量地关闭平均线以下门店的方法,通过“做业绩”,来粉饰国美报表,达到在国美内部和市场上扩大个人影响的目的。苏宁电器的规模原来只是国美电器的60%左右,现在正在全面超越,就是明证。

然而,真正触动黄光裕的,并非战略分歧这样简单。

黄光裕深知:这种战略决策,并不是陈晓一人说了算,其必定已获决策三人组中王、魏两人的支持。这两人曾一直被黄视为左膀右臂,自出事后,黄特命此二人为自己的代理人,对他们信任之极。

从这一事件中,黄光裕嗅到了某些危险的气息。2010年2月18日,他紧急调回统领国美华东区的胞妹黄燕虹,替代王、魏二人出任自己的代理人。

铁窗与算盘

身处危局之中,陈晓善用韬略,擅长合纵连横。当年,为了挽救与摩根士丹利的对赌失败,他不惜联合劲敌张大中。

2008年末,国美电器应付票据及银行借贷已达86.57亿元,而当时现金流仅为30.51亿元,融资成为活下来的唯一途径。

在陈晓主导下,国美开始与私募大鳄贝恩资本接触。贝恩资本亚洲董事总经理竺稼向记者回忆这一过程:双方开始接触,是在黄出事后一个月,2009年3月开始尽职调查,6月签订投资协议。

在这一合作的背后,是陈晓与竺稼颇深的渊源——当初,摩根士丹利与陈晓的永乐签下对赌协议,而后帮助永乐在香港上市,最终又推动永乐并入国美。而竺稼当时的身份,就是摩根士丹利亚洲董事总经理。

如果说之前打破战略铁规,只是反映黄陈两人在经营理念上的分歧,那么联手贝恩资本,则已经透射出一些更直接的权力争夺。

这第二件事,最终刺痛了已对陈晓心生罅隙的黄光裕。

2009年5月,羁押中的黄光裕听闻陈晓与贝恩资本接触的消息后,接连发出两封亲笔信,信中措辞强硬、明确:公司缺钱,可以降低股权,但不能放弃控制权。

然而对于国美,王座上的陈晓此时无疑比铁窗内的黄光裕更有控制力。

2009年6月22日,在公众面前消失了5个月的陈晓终于公开露面,紧挨在陈身边的正是竺稼。两人都面带微笑,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国美和贝恩宣布:贝恩出资15.9亿元,获得国美可转债(可转为国美10.8%股权)。

按照规定,已成为国美第二大股东的贝恩,如果通过增发,可将其持股份额提升至上限23.5%,而黄光裕如果认购能力不足,所持股份将被摊薄至27.2%,其大股东地位岌岌可危。

被刺痛了的黄光裕下令,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大股东地位,保持占股34%以上的黄金底线!

7月20日,黄以每股1.705港元价格,通过二级市场大幅减持。总共套现资金约4亿港元。随后再于7月31日以每股0.672港元价格、出资5.49亿港元申购配售新股。最终,黄光裕家族所持股份保持在33.98%。

笼络与弹劾

盟军贝恩确实拯救了危机中的国美帝国,更重要的是,大权在握的陈晓赢得了内部的信任,他终于可以掷地有声地表示:此时不用太关注黄光裕,首要的是把企业办好,对得住所有股东!

自此,陈晓力图削弱黄光裕对国美帝国的影响,从而打消投资者、银行及供应商对于国美的疑虑。

这一行动即是致使黄陈两人决裂的第三件事,亦被外界称为“去黄化”。

志在“去黄”的陈晓,要面对的是追随黄光裕打拼多年的国美众将士。他选择了一个恰到好处的时间点出手——就在贝恩加盟15天后的7月7日,国美宣布把占现有已发行股本约3%的股权,授予副总监级别以上的105名高管。以当日每股1.90港元的收盘价计算,激励方案总金额近7.3亿港元,创下了中国家电零售业的纪录。

在黄光裕时代,股权二字犹如高压线,即使当时极负盛名的七大臣,都无一敢有染指之心,曾经出任国美电器总裁的何炬,也是因为提出股权要求而被黄驱逐。

在此人心向背的关键时刻,陈晓的股权激励之策,将公司整体利益与黄光裕旧部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迅速笼络了帝国上下的人心,包括追随黄打拼多年的七大臣。

陈晓巧妙地利用了黄光裕的控制欲带来的负面效应。据接近国美的人士对记者透露,黄光裕得知消息后,立即发出信息,反对股权激励。这不但因为不符规定而无效,反而伤了大臣们的心。

后来,走上前台的王俊洲也称,黄弹劾陈的举动,令人失望。在他看来,陈是一位出色的、有感染力的领袖,是值得信赖的同事和亲密朋友。

2010年国美新春团拜会上,陈晓与王、魏二人合唱了一曲《努力》,曲终之时,陈一左一右地举起两人的手,三人亲密无间。

黄光裕看不到这一幕。过去,只有他有资格,将王、魏二人视为左膀右臂。

#p#副标题#e#

密谋与决战

在黄光裕眼里,陈晓彻底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背叛者,一个篡位牟利的权臣——

他抓住了自己案发后形成的权力真空,联手外资大鳄,狡诈地利用期权激励收买国美旧部,有落井下石之嫌。其最终的目的,很可能是与贝恩合谋,统治这个自己亲手打下的帝国。

“黄陈之争”终于无法掩盖。

2010年5月11日,距黄光裕一审判决还有7天,国美召开年度股东大会。黄光裕夫妇以大股东身份,在12项决议中连续投了5项否决票,导致贝恩资本竺稼等3人连任非执行董事的议案未能通过。

根据协议,如果贝恩在国美董事会中失去席位,国美必须作出高达24亿元的赔偿。震惊中的陈晓将黄光裕的这一手评价为“不顾国美死活”。

当晚,陈晓立即召开紧急董事会,以“股东大会决议不能代表大部分股东”为由,驳回大股东的决议,重新任命了贝恩的三个董事。

6月,陈晓将总裁一职交与王俊洲,自己只任董事局主席。一个月后,黄光裕家族曾秘密地找到陈晓,企图说服他放弃任命。然而,陈晓不留余地地拒绝了。

谈判终于在8月4日崩盘,于是,便爆发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黄陈双方杀招频出。

黄光裕家族集中力量驱逐陈晓,黄燕虹告诉记者:陈晓为了自己的私欲,改变了国美电器的发展方向,企业发展明显滞后,将很快被竞争对手超越。黄光裕作为公司创始人,心急如焚。必须及时重组董事局,把国美电器带回正确的道路上来。

随即,黄家四条动议发出,逻辑清晰、招招见血。

作为反击,陈晓率领董事会在香港向黄光裕提起诉讼,意在制造舆论效果,将黄的案底在公众面前再次抖出来,让投资者们对黄的所作所为彻底失去信心。

双方的最终目的其实是同一个:打击对方,在未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为自己争取更多的国美投资者的支持。黄燕虹公开表示,已经与多家机构投资者沟通;而贝恩资本竺稼告诉记者,国美的机构投资者基本上都支持陈晓带领的管理层。

据最新消息,临时股东大会将于2010年9月中旬召开。在此之前,陈晓的盟军贝恩势必会将可转债转化为股权,那么“贝恩+陈晓”阵营的持股量最多可达11%,黄光裕家族的股权可能会被摊薄至29.8%。

然而陈晓与贝恩资本正在紧张地密谋一种提前解决战斗的方式——董事会20%的增发授权。

如果黄光裕家族无钱参加增发,其股权将被摊薄至28%。同时,如果贝恩资本全额认购10%的增发股份,那么陈晓和贝恩资本合计持股将达25%。

如此微弱的差距,基本上可以宣告黄光裕家族的失败。得知消息的黄家,正在四处调动资金积极备战。

血腥的决战已经进行到最为紧张激烈的时刻。鹏润大厦18层,那个可以俯视整个国美帝国的权力王座,正静静等待着风云变幻,静静等待着新的主人。

可是,一位为帝国拼杀多年的老臣辛酸地叹道: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皆是国美之不幸!

编 辑 李 楠

E-mail:ln@caistv.com

相关阅读:

国美部分股东倒戈支持黄光裕?

黄光裕发公开信 国美高管称可笑

国美决战:陈晓打出三张牌对抗黄光裕

国美爆股权争夺 黄光裕保卫战能打多久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