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这个假期,百度差一点从泥潭爬回颠覆

量子位 10天前 0 头条推荐

摘要:国庆长假第二天,百度距历史最高股价仅一步之遥,似乎多给一点时间,百度就能走出阴影。

国庆长假第二天,百度距历史最高股价仅一步之遥,似乎多给一点时间,百度就能走出阴影。但带动这波涨势的产业布局,在2014年就埋下伏笔,甚至比危机爆发还早。我们顶着鹿晗热搜,梳理了百度爬出泥潭的艰难旅程。

十一假期,美国资本市场没有休息。

百度距离自己的巅峰时刻,只差一点点点。

自AI开发者大会举办的7月5日之后,百度便迎来了连续上涨。至10月2日,这波涨势迎来最高点250.57美元,而距离上市以来的历史最高纪录:251.99美元,仅一步之遥。

单从股价市值上看,再多给一点时间就够了。

不过从“巅峰”再回巅峰,百度走得并不轻松,甚至这个历史纪录的创造,早在略显遥远的2014年11月。

2014踌躇满志

回到2014,当时的百度内外安定、欣欣向荣,一时风光无两,是无可争议的BAT排头兵。

在外,百度核心主营业务搜索,地位几乎没有值得一提的挑战,每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速均超过50%,Q2开始单季营收均突破100亿美元大关。

对内,人才召之即来,一个又一个重要人物宣布加盟。5月,Google大脑计划的负责人吴恩达加盟,任职首席科学家;9月,微软亚太区一把手张亚勤加盟,担纲总裁。

更早一点,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和百度美国研发中心均已建立,大批技术人才也纷至沓来,从北京加盟,从硅谷加盟,从西雅图加盟,一时彬彬之盛。

百度2014大事记

面向未来,也有一大波将至未至的故事在讲述。

移动化方面,刚在2013年8月作价19亿美元收购91无线,希望在2014年完成整合后,在移动分发领域,再造一个“百度”。

手机百度用户超过6亿,月活数高达2.5亿,锋芒初露;百度地图则在竞争中击败高德地图,占据市场份额第一。也就在2014年,百度宣布移动流量首次超过PC,来自移动互联网的营收占比,上涨至36%。

更重要的移动化战略,在于“连接人和服务”的提出。

对外是一起接一起的并购和投资:收购糯米,收购乐彩网,收购传课,投资初入中国的打车应用Uber。

对内则有“直达号”框架的推出,并由最年轻的E-staff李明远担纲推进,这一年的百度世界大会,李明远是仅次于李彦宏的二号人物,在李彦宏《拥抱移动时代》的演讲后,李明远登台宣布百度要“打造人与服务连接的移动开放平台”,也正是这一年,“百度太子”的名头空前响亮——组织交接班似乎也要随移动化浪潮而毕其功于一役了。

更远一些的未来故事,百度大脑计划已经从无到有,百度无人车也进入曝光阶段,关于机器学习、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的研发应用,甚至已经在凤巢系统中换来了真金白银。

2014年的百度,未来在握,踌躇满志。

在当年年会暨创立15周年的庆典上,李彦宏激动之情溢于言表,他勉励全员:“It’s time to move forward! It’s time to lead the future! It’s time to change the world!”

2015、2016:危机前所未有

然而风云难测,一片形势大好之下,危机却此起彼伏。

2014年的欣欣向荣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2015年开始,百度先是卷入与360的口水仗中,其后又在ImageNet测试中遭遇“作弊门”,还因此损失了“杰出科学家”吴韧。

品牌和口碑的危机还在蔓延,“百度全家桶”的声讨在社交网络上一浪高过一浪,这家以技术安身立命的中国互联网巨头,在产品体验和安全感上,并不受用户信赖。

更进一步的危机在2015年年底爆发,“血友吧”从知乎上的一则吐槽帖,迅速演变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最后还成为了一次直指“价值观”的舆论危机。

但对于百度而言,这还不是最坏的时候。

2016年五一假期,“魏则西事件”同样起于浮萍之末,最后在传播、质疑和声讨中,成为互联网广告史上的里程碑事件。百度因此陷入口碑最低谷,监管也在舆论汹涌中到来。调查、整改之后,《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试行并实施。

百度的核心营收模式,第一次经受严峻考验。

在百度SEC文件的风险披露中,来自监管的风险是最重要的风险。而资本市场自然也在《办法》刊发后迅速作出反应,股价在开盘前就已经大跌7%,股价跌破150美元,距离两年前历史最高点,市值蒸发超过350亿美元。

战略上也备受质疑,竞争中多线推进不力。

200亿元砸出O2O未来的故事没有得到华尔街认可,竞争中也被美团、饿了么甩在身后,“送外卖”还一度成为外界调侃百度的新梗——认为技术立命的百度在做缺乏技术含量的业务。

同样推进不力的还有投资。要么是团购赛道中的第一二名合并,留下实力差距更远的糯米,要么是投资的去哪儿、Uber中国被收购,失去投资这些公司时获得的话语权,沦为纯粹的财务投资者。

内部的移动化战略更是声势渐无。直达号团队从组建到解散,短暂到甚至架构编制都来不及变化,百度医疗也被证明O2O路径不通。在多个架构调整后,被外界赋予“接班使命”的李明远,一步步边缘化,最后在一次诡异的内部举报后,引咎辞职。

李明远也不是这两年中百度高管离职的孤例。同样由于内部腐败问题落马的,还有为百度从0到1打造商业推广系统的创始功臣王湛,他在4月底的反腐通报中被开除,而此时因推广而起的“魏则西事件”,正将百度拖入史无前例的舆论声讨中。

更多的技术人才也在这两年里得而复失。

2015年6月,IDL创始院长余凯离职创业,带走了主任架构师黄畅,以及百度科学家余轶南。其后一直在内部担纲无人车项目的倪凯也离职转投乐视,成为贾跃亭汽车梦想中最懂自动驾驶的副总裁。

当初为笼络人才而建的IDL和百度美研,徘徊在历史进程和个人奋斗的路口,李沐、李磊、张潼、顾嘉唯、JamesPeng、楼天城等一系列技术人才先后出走,成为百度离职员工中的一员。

而且动荡还未结束,这波人才的归去来,在2017年的3月迎来高潮,高级副总裁王劲、首席科学家吴恩达,以及CFO李昕晢,先后退出了百度管理层官网。

当然,最高决策委员会成员的变化,也与百度2017年的最大变革息息相关,与一个空降而来的高管、一个重回百度的话事人密不可分。

2017年,百度迎来陆奇加盟,迎来马东敏回归,也开启一段冬去春来的复苏旅程。

2017复苏

其实出乎意料之外的是,李彦宏为百度转型,几乎破釜沉舟。

在2016年底,宣布从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职位上离开的陆奇,先后与腾讯和阿里传出绯闻,但等到1月17日,出乎意料之外,百度官宣了这位硅谷最具权势的高管的加盟。

李彦宏专门为陆奇的加盟调整了架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总领所有业务,享有杀伐整改大权。

陆奇也不负所望,带来新气象。

一方面是战略上的,宣布两大方向,一边夯实移动基础,重提信息分发,借信息流新造营收引擎,缓解搜索营收压力。另一边“All in AI”,旗帜鲜明打造两大生态平台,一个家庭场景为核心,叫DuerOS,另一个车场景为核心,取名Apollo。

另一方面的气象来自业务,按照Geoffrey Moore的战略管理思想,陆奇为各项业务重新梳理规划,向着“zone to win”的思路,让工程派掌舵,以产品落地技术,提拔了王海峰、景鲲、朱凯华等一批技术工程师。同时也不断消解之前派系林立、各自为战的混乱局面。

新气象也表现在品牌的重塑上。

无论是DuerOS,还是Apollo,核心都是建平台、打造生态花园,互利共赢、一荣俱荣。

于是百度的“朋友圈”也在不断外拓,之前松散的联盟生态,被更富赞誉的开发者生态替代。目前DuerOS接入了数十家厂商,Apollo则有近70个合作伙伴。

另一位话事人——马东敏的消息虽然不多,但在人才的挽留和内部管理的调和中,却也在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

量子位听说的是,重要技术人才萌生退意,马东敏都会亲自出面安抚、调整,劝说其继续留在百度发挥价值。实际也有不少技术人才因只留下。

实际上,于转型中的百度而言,陆奇正在开疆拓土,马东敏则固土安林。

一切也正在往更好的方向发展,最坏的时候正在过去,复苏的迹象也从各个方向展开,而资本市场,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

10月8日收盘,百度距离重回巅峰时刻的251.99美元,仅需2.73%涨幅而已,并不难实现。

只是这段从波峰跌到波谷再回到波峰的路程,显得太过艰难,AI可能只是一个契机,但这样时代级的机会又能有多少呢?前车之鉴,再失再忘,恐怕机会就再也不会降临了。

更需警惕的是,个体用户和互联网巨头之间的休戚与共,还会更加紧密。希望2015、2016年的汹涌往事,永远成为百度未来路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