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业资讯 > 感觉链家被掏空
感觉链家被掏空
2018-06-20 11:48:12 149

来源:包邮区作者:包叔

项羽当年就曾认为自己很特别。力拔山兮,用兵如神,勤政理事。可最后他还是输给了一辈子跪在自己面前的刘邦。

2003年,顺驰一路狂飚的时候,孙宏斌突然创立了一家名为融创的公司,专做高端楼盘。

融创与顺驰同样激进,一年之后,销售额就达到了25亿。孙宏斌甚至认为,5年后,他将拥有两个顺驰。

两年后,孙宏斌将自己手头上的资产分成了顺驰A和顺驰B。他把顺驰A卖给了路劲,即便再多熬四五个月,就能拿到30亿回款,但顺驰已经枯竭了。

转让顺驰好几年后,接盘侠路劲董事长单伟豹还在吐槽孙宏斌。他说孙宏斌兜售顺驰前,已经掏空了这家公司,留下了一堆烂资产,把好的资产全装进顺驰B——融创里面了。

顺驰的失利成了孙宏斌人生的重要一课。融创因此学会了断臂求生,把收购来的成都著名烂盘蓝谷地和长春的项目马上卖掉变现,融创获得重生。

融创的“创”,来源于天津城投旗下的“天津创业环保”。天津的朋友告诉你包叔:

融创的第一桶金,来自与国企的眉来眼去。

2015年,天津一位女领导落马,牵涉了“建口”20多个官员,到现在仍有余波。

那时,孙宏斌还不知道,十年后,他将投资两家房地产以外的公司。一家是乐视,一家是链家。他也不会想到,自己将接连被掏两次。

世事好轮回。

端午节前,58同城姚劲波组织的“世界地产中介英雄大会”胜利闭幕了。

占据行业半壁江山的链家董事长左晖,没有来。

左老板主要因为忙于推广那个名为“贝壳找房”的APP。4月上线后,贝壳找房的广告铺天盖地,甚至和BOSS直聘一起,打到了中央五套世界杯期间的黄金时间。

左老板目标很明确,贝壳找房要做中国最大的房源平台。

左老板的老朋友、没有做房源平台的其他地产中介大咖时间就很多。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中原大陆区主席黎明楷、麦田房产副总裁吴存胜、龙湖冠寓数字总经理王晓东等,就准时出现在大会上。

据说没有左老板的中介大会,气氛甚是热烈,掌声响了419次。

在姚劲波说:“58永远不会切入中介业务,成为地产中介的竞争对手,我们只做信息平台”后,气氛达到了最高潮。

这是贝壳找房成立后的第一届地产中介英雄会。中介们来到这里,嘴上都没说,但内心里其实都在想着一项伟大的革命事业:

打倒寡头左老板!

很多年前,被革命对象左老板,其实也是一名革命者。

左晖和孙宏斌很像,看起来很腼腆,不善言辞。但实际上他们都是做销售出身,有着一股超乎常人的狠劲。

大学毕业后左晖做过软件销售,还是北京小有名气的保险代理。创立链家前,据说他自己还被黑中介坑过。这段似真似假的经历,据说后来促成了他推广“真房源”、革中介命的动机。

2014年10月,左老板振臂一呼,发出一封言辞激烈的公开信,掀起了第二次革命。革命对象是当时房源最大平台、市值一度超过恒大地产的搜房网。

左老板说,搜房在开历史倒车,既做平台公司,又做中介公司,这是全中介行业的公敌。链家不愿与之为伍,要全面终止和搜房的合作。

四年后,左老板成为另外一家“搜房”,当初的革命者成为要被全行业革命的人。

天下苦链家久矣。我爱我家董事长谢勇的话代表了所有中介的心声:

一家自称是平台的企业,既做线上,又做线下。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在商业伦理上和操作逻辑上是不能被接受的。

投资了链家的孙宏斌,在一次发布会上说,大家都知道,左老板身体不好,这两年一直在养身体。

事实证明,养病的左老板可能是近年来杀伐最为决断、也最有狼性的富豪。

如果说中国地产业谁最有资源和野心成为垄断者,成为影响中国房价的男人,那个人可能不是杨国强,也不是郁亮,而是左老板。

左老板提出,未来一年贝壳找房将扩展12万家门店,拥有100万经纪人数,是目前链家经纪人数量的五倍。

你包叔的好友兽爷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皱了皱眉,说:

贝壳不已经有房了吗,还找啥房?

贝壳吸纳了链家网的核心人员,链家众多高管也被调整至贝壳找房。链家CEO彭永东同时担任贝壳找房CEO。

铺天盖地的宣传中,众多富豪投资的链家网在被慢慢弱化、甚至掏空。

官方介绍里,贝壳找房是链家网的升级版本。但贝壳找房和链家并没有股权上的关系。贝壳找房的母公司天津小屋科技,是左老板个人占股94%的公司。

链家网是链家的全资子公司。公司最核心资产是花了大手笔做的“楼盘字典”,这被认为是链家竞争力的基石:

链家的“楼盘字典”目前已累计投入4.5亿元,囊括了全国36个城市的7500万套真实房源,拥有1200TB数据量。

链家没有什么资产,除了20万经纪人,和这1200T的种子。不对,是数据。不过在链家的两轮融资中,经纪人这样的重资产不是投资者看重的。

链家的股东、中介出身的孙宏斌,是中介业信息化的教父。早在顺驰还是天津一家房产中介时,孙宏斌就办了中国第一个基于互联网的房产服务网。

在他的亲自关怀下,顺驰还开发了一个软件用于各个门店的信息共享,他知道链家这些信息的重要性。

另一位投资者华晨就明确说过:

和市场上很多从互联网切入的房产O2O企业不同,链家掌握了大量的房源,房源是稀缺资源。

所以当年,政府希望链家能共享房源信息的时候,链家一口回绝。

一夜之间,这本最贵的“字典”,从“链家A”转移到了“链家B”——左老板自己的贝壳找房里。

这并不是左老板第一次玩金蝉脱壳。

2018年春节过后,北京万科负责人收到左老板发来的一条微信——《揭秘爱空间藏了三年的“杀手锏”》。

这是一篇软文,介绍了家装公司“爱空间”,通过信息技术完成家装标准化。

2017年6月,链家成为了爱空间的小股东,占比1.93%。左老板用这种方式,表达对万科和链家的合资家装公司——万链装修的不满。

链家和万科的蜜月期,至此宣告结束。

2015年,左老板和万科在一家星巴克里一拍即合,成立万链装修公司。万科用其精装业务做背书,链家提供其庞大的客群数据,中国互联网家装巨头由此起航。

中国的家装行业是一个3万亿的庞大市场。全中国差不多有15万家大大小小的家装公司在分食。但到目前为止,没有哪一家公司的市场份额能够占到1%。

2017年,成立两年的万链装修了4000套房子,做到了市场占有率第一。

两年后,一家名为“全装美家装饰”的装修公司悄悄成立。法人和大股东是权明,持股51%,左老板持股49%。全装美家装饰的产品,叫做南鱼。

权明是左老板的秘书,一人之下的肱骨大臣。

左老板的南鱼,也是一家和链家一般狼性十足的公司。他们开出远高于同行业工资的大价钱,直接从万链挖人。组长每月底薪过万,提成比例3%。在万链,组长底薪为3000元,提成0.81%。

从万链过去南鱼的组长,还有额外的2万元奖励。经过几个月的努力后,万链终于快被掏空了。

万链前员工告诉你包叔:

链家派到万链的两个合伙人郭景昌和邹吉慧已经回到链家,中层和底层员工400多人离职。万链的业务量已经下滑了一半,每个月只有200单。

链家的客户不时会收到经纪人推荐的自如和南鱼业务,他们会说,自如和南鱼是北京链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旗下子公司。但实际上,这两个业务和贝壳一样,和链家并没有任何股权上的关系,都是左老板个人控制的企业。

2015年以来,链家经历了A、 B两轮融资,外加融创和万科的投资,聚集了一大批New money和Old money,估值达到了466亿。

这个投资者名单很炫目。第三大股东是融创、第四大股东万科、第五大股东刘永好、第六大股东马化腾和第八大股东李彦宏。

120亿真金白银的支持下,链家先后推出了丁丁、自如、南鱼,还有最近的贝壳。

虽然都是独立品牌,独立运营,但基础都是链家的数据和获客能力。孙宏斌、刘肖、马化腾和李彦宏们用真金白银,帮助左老板构筑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但这些新业务,和他们没有多少关系。

南鱼、自如和贝壳,包括已经夭折的丁丁租房,从股权来看,都是左老板个人公司。不知道大佬们在投资链家时,有没有要求左老板签禁止同业竞争协议。

在姚劲波发起的“世界地产中介大会”上,台下坐着的“革命者”,还包括链家参股的21世纪不动产,和参股链家的万科。

换我是万科或者融创,也会坐在台下挥舞手臂的。

去年在清华大学举行的一个房产论坛上,清华大学一位教授对链家网CEO彭永东说:

你们的模式就是两头骗。骗完房东骗购房者。

这是链家模式的悖论。从本质来讲,这家公司的模式是双边代理,利润来源是通过撮合交易获取中介费。

双边代理也意味着他们不代表任何一方,不为任何一方创造价值。如今,这种模式似乎要被政府革命了。

2017年2月,北京市住建委派工作组进驻通州,对通州的房地产进行全面整顿。其中有一条:推行房地产经纪单边独家代理模式。

两个月后,有关部门约谈北京中介机构,明确表示北京二手房中介费过高的问题,已经被上面注意到,中介费需要降低。此外,政府希望中介的房源系统向有关部门开放,以便接受监管。

政府的这三个动作,直指中介行业的三大原罪:双边代理、中介费及假房源。

2013年,左老板在上海做节目,面对各种质疑都面不改色,回答都极其正能量,以至于一个嘉宾说: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么全世界都误会中介业了。

但链家远没有自己说的那么白莲花。北京历史最大一单差价是链家创造的。2005年,链家在一套600万元的别墅交易中,吃掉了150万的差价。

众所周知,链家中介费也是北京最高的——2.7%。一套房子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北京,链家的中介费经常能收到十几万甚至几十万。

对于购房者而言,这是很大一块负担。其他北京中介一般只要2个点。在杭州,链家中介费最低只收1.5%。

链家高额的中介费用,如今蔓延到了新房市场。这家在北京遥遥领先的二手房中介,也垄断了北京一些地区的新房销售渠道。最高的新房佣金,已经达到3%了。而很多地产商过去的营销费用,也只有一到两个点。

链家的中介几乎把地产商的营销费用都吃掉了。只要中介把购房者带到售楼处,什么都不用做,等着开发商卖出一套1000万的房子,就能拿到30万佣金。

羊毛出在羊身上。链家利用手中的客户信息薅了一遍羊毛,最后所有的成本,都会转嫁到了购房者身上。

链家们并没有创造真价值,反而成为抬高房价的真帮凶。

2017年,链家参与到二手房的限价中,调控效果明显。一些核心地段的小区,二手房单价超过了政府指导价,链家就不会上网。北京二手房房价得到了控制。

这让领导们充分认识到了房产中介的巨大作用。一个内部会议上,一位领导发话:

调控房价,就是调控链家。

枪打出头鸟。巨大的政策风险,正笼罩在市场最大寡头链家上空。

这些年来中介行业最大的一则丑闻,也来自链家。2016年,为了卖自家的金融产品,链家将尚未过户房屋用于抵押,因此引来政府对首付贷的全行业绞杀,也断了自己最重要的盈利来源。

左老板自己也明白,由资本推动的商业模式无法自洽。占有垄断地位的链家,只有在高昂中介费的支撑下才能生存。

直接例证就是,在上海,即便链家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接近20%,中介费率已经达到2%,依然是亏损的。

贝壳找房的成立,让左老板有机会洗清这次绞杀中的原罪——中介有原罪,但平台没有原罪。

“贝壳”这个品牌不是第一次出现在链家的体系内。2017年3月,链家收购了一家金融外包服务商,将金融业务独立出来,成立了“贝壳金控”,提供赎楼贷、抵押贷、装修贷和租金贷这四类产品。

其官网介绍,支付服务中的资金流转量,达到3750亿元。

链家高管们的股份不在贝壳找房,而在贝壳金控。这已经说明了一切。

链家金融早就透露过,未来一半链家的利润都来自金融。2016年,链家金融收入20亿元,却贡献了5.9亿的毛利,利润率达到30%。那么多经纪人吭哧吭哧卖房子,收了200亿佣金,毛利也就30亿。

在姚劲波们开英雄大会“讨伐”链家的那天,左老板在微信朋友圈阴阳怪气地说:

此时的北京,乌云密布。有会解天象的吗?

那边还在开发布会的姚劲波接了话茬。这个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富豪毫不示弱,在左晖朋友圈下面留言:

相由心生,我看到的是阳光明媚。

这个世界上,有一些错觉是危险的。一个是认为对方是特别的,一个是认为自己是特别的。

项羽当年就曾认为自己很特别。力拔山兮,用兵如神,勤政理事。可最后他还是输给了一辈子跪在自己面前的刘邦。

周鸿祎说,阳春白雪是打不了胜仗。这个国家,往往笑到最后的,还是流氓,或者岁数大点的,老流氓。

作者 | 包叔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