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商业资讯 > 厉害,新疆军医独创中医疗法,治好世界疑难杂症
厉害,新疆军医独创中医疗法,治好世界疑难杂症
2017-12-19 10:33:41 157

来源:商界作者:胡二伙

一直以来,质量标准缺失、专利意识淡薄和科技研发滞后等问题困扰着中医产业,再加上在西医的冲击与挤压下,身为中华民族瑰宝的中医,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

如今,一家来自新疆的民营医院,以被称为“世界疑难杂症”的前列腺疾病为切口,独创“渗透、软化、激活” 疗法(简称“ISA”疗法)和“积善堂”理论,撬开传统中医这座巨大的顽石,造福甚广。

孔令新创办的积善堂,从小县城的诊所到走向全国的民营医院,拥有自己的临床研究实验室、药材基地、以及辐射全国的网络会诊平台,更欲将工业4.0、整合产业链、互联网大数据运作等新思维,注入到传统的中医领域。

名医、学者、儒商、慈善家、社会企业家……孔令新的角色众多。他并不愿意过多讲述积善堂在商业上的成功,认为其意义弱过讲社会责任。他更愿意提及的是,当年那个靠“中医治疗男人隐疾”名动新疆的年轻医生,如何抱着“悬壶济世、经纶天下”的信念行医天下。

孔令新和积善堂,探索出了一条传统中医院如何实现现代化、互联网化和国际化的道路。

积善堂中医医院新疆总院

民营中医院也有春天

虽然民营医院看起来红红火火,但实际上当前民营医院的消费只占医院总体消费的5%左右,民营医院的弱势地位始终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变。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民营医院等同于“男科、妇产科、整形美容”,对此孔令新显得有点无奈,他表示这是因为过去资源都被公立医院掌握着,民营医院只能做一些相对简单的科室,有钱也难请好医生。

虽然国家允许办民营医院,但实际上没有什么政策支持,银行也不愿意贷款,个人投资开医院也发展太慢,加上“莆田系”对整个行业的抹黑,让身处各种漩涡中的民营中医院处境更是尴尬。

一直以来,中医一直被误认为是一种“玄学”,积善堂也不例外。说起中医治疗前列腺炎,许多人质疑:“不是说中医是伪科学?中医治疗前列腺肯定是假的。”而很多西医则对中医嗤之以鼻:“西医的提纯、合成比中医厉害得多了,我们都不能根治,中医更不能治!”

事实上,传统中医没有前列腺疾病相关记录,如何治疗在认知上还是一片空白。孔令新深知困难,中医毕竟是一种人体物理学,用中医的“整体观念”,单单只是理论不足以决胜千里。在没有前人指路的情况下,积善堂必须自己摸索着找到切入口,才能逐渐打开市场。

传统中医四诊法

更难的是,前列腺疾病被认为是“小”病,在三甲医院等主流医院不受重视,难登大雅之堂。而前列腺是一个牵扯到身体多个系统的器官,治疗难度很大的,是典型的世界疑难杂症。现代人前列腺发病率和感冒一样,是个常见病,受害者很多。

积善堂经历了这一系列痛苦的过程,但初生牛犊不怕虎,孔令新有自己的态度,“用中医治疗前列腺疾病这条路没有错,如果市场不认可,大不了积善堂第二天就关门。”

2007年,孔令新在天山下的吉木萨尔县创立积善堂,渐渐形成了“积善堂理论”,在这个基础上,独创的“渗透、软化、激活”ISA疗法投放市场。这个治疗前列腺的中医理论和现代医学疗法,头一年便治疗了上千例前列腺患者,之后更是一路狂飙突进,成为国内知名前列腺中医会诊专家。

孔令新感言:“大医院治疗不了或者不想治,我们能治疗,这就是我们的价值。”

寻药23年,破解世界疑难杂症

ISA疗法,以及后来积善堂众多的产品为什么会成为中医爆款?

从产品的角度来看,市面上鲜有治疗前列腺疾病的中成药,而西医在这方面也没有疗效特别显著的产品。市场空白之下是巨大的病患需求。

造成前列腺疾病的主要病因,就是前列腺腺体的僵死硬化。孔令新查阅遍古籍,发现没有成方可用,没有现成经验借鉴,为了化解前列腺体僵死硬化这个病根,他开始研究组方,自己亲自配制药剂。

就中药市场化的角度而言,新药从研发到临床试验,再到获准上市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尤其是独家专利药,需要耗费大量的人财力和时间成本。孔令新研发ISA疗法,耗尽半辈子的心血。

筛选配方药物无异于大海捞针,有时候为了一味药可能走一年的道路,成功完全靠一种直觉和运气。每一味药材的药效需要验证,其中包括许多有毒药物。最后成药之后,孔令新还要带头冒着生命危险自己先试吃。

孔令新研究前列腺23年,每次研究就像闭关修炼是一样,《黄帝内经》、《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被他置于书桌床头,随时研读无数遍,他对这些经典著作的领悟有时一个月不到就能写完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出关之时往往人就会发一场高烧。

试药过程

曾经积善堂ISA疗法需要用到一味核心药材,这种药材药性刚猛,用在体质较弱的人,容易伤正气。这个问题困扰了孔令新很长一段时间,直到有一天他和几个哈萨克族老乡一块儿喝酒,微醺之际忽然茅塞顿开。

好酒都需要长时间窖藏,才能口味绵软,那这味猛药是否也可以采用窖藏的方式来改良药性呢?当天晚上,他就把一批药材装罐埋在了地下,不断自己服用窖藏药物来感受身体反应,两年后终于大功告成,冲杀猛烈的药性被驯服了。流传千年的窖藏工艺,第一次被孔令新运用到前列腺药材上。

“很多人太急功近利了,现代化种植影响药效,比如两三年的人参就拿来充当六七年的人参。”积善堂在天山北坡建立秘方窖藏基地,这里地处逆温带,有高山冰雪融化的良好水质,自然地理气候条件得天独厚。

借用时下流行的概念,积善堂的产品可以和回归产品本质、匠人精神等一脉相承。从大处讲,独家专利药是药企立业之本。从小处讲,这是一个医者“厚德载物”情怀。

孔令新说:“很多人研究一个问题花费其一生的心力,我每过几年能研究完一个问题,已经很幸运。”

积善堂的互联网试验

传统中医可以+互联网?可以离开四诊法?还可以大数据化?

互联网对很多行业都产生了很大的冲击,但是冲击不到医疗行业,只会锦上添花。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好的行业。

积善堂率先提出“中医+互联网”的模式,在线下抢占流量入口,在线上发掘大数据。医院没有专门的前列腺科,孔令新根据病人检查单制定个性化定制方剂,形成了一个关于前列腺疾病“私人定制”的专业服务平台。

中医是超越直观的,传统中医的四诊法:望、闻、问、切,要求患者必须亲自到诊。“很多患者都是大江南北,有的患者一来一回就折腾两天,来一趟很艰难。找到一个合适的方法能让患者的就诊变得轻松,对患者有益无害。”

但孔令新的这一困扰,很快就在前沿的互联网上找到了答案。很多医院都推出了网络会诊,这个新型诊断方法在给患者带来最大方便的同时,还把患者就诊所需的时间和金钱削减到最低。

网络会诊一直都是西医在使用,没有哪一家中医采用网络会诊。积善堂却创新的利用网络会诊,收集到的身体更全面、更准确的数据。每一位患者的病历文件,每个门诊的会诊记录都会被记录,形成了一个国内前列腺大数据中心。

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接受方便快捷的诊疗方式,自2011年积善堂网络会诊推出至今,已经有过万例康复病例,并且有不少来自中国台湾、日本和东南亚等地区的患者,复诊率高达95%以上。

积善堂有一位患者来自浙江,患前列腺疾病多年,在当地治疗无效,专门通过网络会诊在积善堂医治,经历11个疗程,多发性结石成功化除。从头到尾他没有见过孔令新,但却切身感受到了孔令新的高明医术。因为相信积善堂,最后他成为了积善堂的股东。

积善堂创始人孔令新院长

每位中医师都有不同的见解,要达到中医大同实在很难,如何让中医治疗标准化成为问题。积善堂引进了西医的检查单,建立前列腺病人档案库,根据检查单对前列腺疾病的各种症状进行分级,这个准备工作非常烦重,但前期大量的准备保证了网络会诊的准确性。在外界看来西医运用到中医上是禁忌,但孔令新却认为,“无论是中医和西医,其根本目的都是为了治病救人。”

积善堂给传统中医的现代化转型提供了启示。从平台化到大数据,沉睡千年的医疗行业,遇到互联网,迸发出的是行业的嬗变和商业模式的改写,但所有的商业模式都是在完成交易的那一刻戛然而止,推动一个产业,不是由某个新颖的商业模式决定的。孔令新坚信这种力量来自于踏实地的实体经济,“想要跳得再高一点,还得基石牢固。”

商业世界的玩法变幻莫测,但有一句话叫一法通则万法通,卖“前列腺产品”和卖水泥河沙没有两样:用好产品和好服务成就基业长青。

后记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对于孔令新而言,做企业远比做企业家重要,他要守的是一份事业,是去弘扬千年中医文化,拯救上千万前列腺患者的民族大义,给实体经济添砖加瓦,由此及彼的推动一个传统产业新生。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