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阿里系创业人\"团灭\"?淘宝城外2.5公里是\"坟场\"

朱利安 3个月前 0 商业资讯

摘要:2007年11月,阿里巴巴网络以港币13.5元在香港挂牌上市。

2007年11月,阿里巴巴网络以港币13.5元在香港挂牌上市。

2008-2011年,来自阿里系第一波创业人离职创业。

2014年3月,阿里巴巴集团宣布启动公司美国上市事宜。

2014年9月20日,阿里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当日市值突破2300亿美元。

2014年底至2015年中旬,资本市场热捧的第二波阿里系创业人开始了征途,其创业大本营设在位于距离阿里巴巴总部仅2.5公里之遥的梦想小镇。

2017年5月17日,前阿里校友李立恒创办车蚂蚁发布解散声明,并在后续引发了员工讨薪在内的一系列闹剧。

2017年8月3日,前阿里校友唐永波创办的空格APP宣布暂停其相关所有业务,而在不到2年前空格未上线即获天使轮,并在上线60天内拿到德同资本领投的1亿元A轮,创下当年app单笔A轮最大融资。

据阿里离职员工组织“前橙会”2016年末提供的541家阿里系创业公司中,除去197家不愿透露外,剩余344家中,已经挂牌新三板、被并购及进入IPO阶段的有16家。今年截止8月5日获得融资的仅有22家,近12个月未获融资的67家,2年未获融资的41家,3年未获融资的12家,“被曝光死亡的”已有16家。实际上,梦想小镇上当前阿里系创业项目平均生存时间仅3-6月,在未获下一轮融资的局面下至多不超过1年。

骄阳夏日的杭州梦想小镇,伴随新零售、共享、AI、ICO概念包装下既然找不到一丝资本寒冬的意思,那么是否就意味着阿里系创业人的“团灭”始于“人祸”?

1、梦想和死亡的距离,2.5公里

梦想小镇,园区位于阿里巴巴西溪园区总部外的西北侧2.5公里处。园区被两河:余杭塘河,以及一条南北向的支流划分为四块。每座园区均有三面环陆,后靠皆有河流,有且仅有一个大门,中轴为南向北的良睦路到园区时已成断头之势。互联网村正南向是马云母校——杭州师范大学,天使村、梦想小镇、创业大街南向的天空则被菜鸟网络总部所在地——乐佳国际的四栋高楼所挡。杭城著名风水师厉先生实地勘察后叹言:这里的创业者背后在远期似乎都有着来自阿里巴巴的支持,但眼下惟有靠自己——因为那是个美好表象。

为什么阿里系创业人对梦想小镇情有独钟?

“我说‘近’,当然有两层意思在里面。”

苏杰,畅销书《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淘宝产品经理十年》作者,前阿里产品经理,良仓孵化器创始合伙人的他也是首批入驻梦想小镇的创业者之一,他所说的“近”在狭义上是大部分原阿里员工生活圈距离小镇的距离,毕竟他们的主要根据地位于杭州城西,且过往大多安家置业于阿里园区周围,就近选择也是无可厚非。

但在广义上的“近”是指代这里距离淘宝城的距离,因为绝大部分阿里离职员工创业的项目都与阿里巴巴的电商业务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今第二波阿里创业人中的成功案例不乏如:专注一小时送货上门的线上便利店“闪电购”;如专注打通线下渠道进而通过线上进行整车销售的“卖好车”;再如颠覆年费制健身房模式“乐刻运动”等。

既然有联系,就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交集。

放眼阿里系创业人的诸多项目和企业文化中那股子浓重的“阿里味儿”,就像印度人身上的咖喱味那样让人心情复杂,“校友间肯定可以吃的习惯,但如果换作外人则需要长时间的适应”,苏杰也并不否认自己的孵化器合伙人也是清一色阿里校友的事实。

据不完全统计,2014年底至2017年中旬,梦想小镇4个园区累计创业项目超过1000个,其中直接由阿里创业人组建的项目约占40%以上。仅良仓孵化器提供的资料显示,旗下100多个项目中有50%团队直接来自前阿里人。而小镇其他项目乃至整个杭州创业圈中,有前阿里员工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团队几乎占据90%以上。

当然了,这种另起炉灶延续阿里文化的方式,在小镇建立之初不乏有前高管干脆从“西厂”带人出来的先例。空格APP创始人“谷鬼”唐永波挖走了10余名阿里员工,彼时其团队罕见的“高配”让资本市场眼前一亮,奠定了那段“没有BP就先拿500万元天使轮,上线60天让A轮融资过亿元” 的传说。花名、破冰、271考核、政委体系、甚至996加班无一例外都被移植到了这里,而小镇距离曾经自己奋斗过的平台走路30分钟即可到达,为此“梦想小镇”顾名思义,但衍生的含义则是——创业者,实现的梦想距离只有2.5公里。

梦想小镇顺风顺水处至少有四条:

2014年末总理“大众创业 万众创新”口号下,前阿里员工离职潮,让投资方的热钱云集于此。

诞生的土壤在环境精美程度丝毫不输阿里西溪园区的梦想小镇上,甚至提供免费办公场地给创业团队。

创业者通过评选可以高概率获得国家扶持政策的20万梦想基金,并有底息贷款的护驾。

地理区位优势,开启了与老东家间方便之门。

但今天,淘宝城距离创业“坟场”的距离,也只有2.5公里。

在过去2年间,小镇的餐厅和停车场总有“灵异”事件发生:每年6-7月份时,排队长龙和停车难问题让人不厌其烦,但时间到了11-12月年底时这些问题就不存在了,因为凭空小镇上会消失了掉了成百、甚至数千号人。此般场景如同非洲大草原上的动物迁徙一般。

如果说每年3-4月份和6-7月是招聘行业的旺季,这或许可以解释前者现象的原因,但11-12月的状况显然无法用淡季的理由服众。

因为这是项目失败和创业团队解散的征兆。

“对外融资公报可以造假美化,但孵化器的照片墙是不会造假的。园区10几个孵化器平均死亡率50%是比较客观的数字,人少是因为他们已经搬离了这里,因为小镇上的项目大多在年后集结然后持续3~6个月最多1年时间的疯狂推进。如果在当年12月底之前融不到下一轮,那么就宣布解散或者干脆孵化器内部合并变成新的项目,到了第二年开春再反复一轮新项目从招人开始,”梦想小镇一位创业者告诉朱思码记,“前几天有投资人找谈我A轮500万,但是要下放一个COO且年薪百万,不过我拒绝了他不代表其他人不会拒绝,原因你懂的。”

2、阿里创业人之“死”

在杭州创业圈,一种有趣的说法是判断身为创业者是否接地气:关键在于是否能吃得惯黄焖鸡和沙县。一时洛阳纸贵,创业人云集的梦想小镇园区周围仿佛一夜间冒出了一堆黄焖鸡米饭的铺子。

老阿里人似乎都赞同这个说法。

诸如梦想小镇互联网村5号楼,现任默安科技CTO,前阿里巴巴资深安全专家云舒是一位黄焖鸡爱好者,同时他是阿里10年陈的老员工。他没有跟风,选择在2016年资本寒冬时跳出来创业。与小镇上那些跟风说法而排队买黄焖鸡的人不同,云舒所代表的是老阿里的“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并非企业文化的价值观,而是事关做人与创业。

D君,07级的支付宝员工,有赞创始人白鸦、铜板街创始人何俊的前同事,同为黄焖鸡爱好者和创业者的他直言:“工号在20000以后校友,麻烦以后离职创业的时候别没事老带上阿里,因为你既不懂也不配谈 ‘价值观’ 。”

老阿里人的价值观是纯粹的工作,非功利性地做事,以及简单的为人处世原则。

“创业这件事本无必要贴上标签,更没必要给自己贴上老东家的标签,如果你非要贴我没办法说你,因为真正有能力的人是不会贴阿里标签满世界生怕人家不认识的。”

D君举例曾经搭班过1年,刚刚赴港上市的前同事——82年出生的白鸦在支付宝2年多的时间里吸收了很多东西,自己又有想法所以2011年出去创业了,但白鸦自始自终对于支付宝这段经历很低调。

“我唯一一次听他对外说过自己的履历就是自己曾经在百度做过产品。”

换言之,一个人在处理创业和老东家两件毫无关系的事情上,很能反映出这个人的实际想法,毕竟在阿里做过多少成就都是过去式,现在做的才是进行时,如果不断的犯重复错误就说明这个人的思维逻辑讲不通——是人有问题。

那么,眼下的阿里系创业人都有什么问题?

胆色,在2014-2015年的离职员工,在做法上偏保守的核心是期权套现,且赶上资本市场的风口。尽管,2007年阿里巴巴香港上市时,也有部分员工套现创业的情况出现,但当时没有大众创业的热潮,更没有2014年上市套现时的离职潮出现。或许这些这一波老阿里人眼中不安于现状的狠角色在当时存在着冒险的色彩,譬如放弃了价值数千万元的期权,但如今这些冒险者中不乏蘑菇街的陈琪,铜板街的何俊,虾米网王皓,有赞白鸦,以及正在赴美上市的挖财李治国,这些人的成功是因为放弃了部分利益换取几年的创业窗口。

动机,工号20000号的员工大多在2009年后入职的,当时企业已经起势,吸引了大量的毕业生和来自传统企业的高管,当年入职人中多多少少带有着镀金和其他想法的因素,他们更是今天2014-2015年套现后离职的第二波阿里系创业人的主力,即今天梦想小镇的主角。

企业文化的熏陶,阿里企业文化师承通用电气GE,杰克韦尔奇的2-7-1被阿里巴巴引入到管理中。10%无能的人要被第一步淘汰掉,而20%有能力但出挑的人会被慢慢消灭,余下70%都是听话的螺丝钉,但前期淘汰率那么高的代价换回的是团队的杀气极重。与之截然不同的是腾讯和网易的企业文化,淘汰率相对低,离职率也没有阿里那么高,企业增长速度没有阿里那么迅猛,但前者缺乏的是后者更强的包容性。当阿里创业人的公司继承这样的企业文化后,他们挂在嘴里的阿里味成了HR强势或管理上强势到听不进不同意见的延续。

产品思路,腾讯产品思路之所以被称道是在于其一个产品覆盖6~8亿用户,因此在内部可以8个团队同时赛马,覆盖用户所有的需求的前提是产品杀伤力足够直接心灵,且不受到KPI的约束,因此其内部是一个松散且偏灵感的产品团队。但阿里系创业者的产品是用KPI保证充足的产品数量,但质量上还是有差距的,但弥补差距的方式并不是用产品征服用户,而是选用50%产品+50%人力的组合,如同上活动需要当面跟小二沟通一样,且在用户沟通成本较高的情况下,在大平台或许可以维持这样的体量,但创业公司只能靠烧VC的钱。

有人曾说BAT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的黄埔军校,但黄埔前五期(1926年截止)出来的跟第二十三期(1949年截止)出来的学员必然不是一个概念。

所谓”能否吃的惯黄焖鸡和沙县”,其内涵是阿里系出身创业者能否忍受并适应这份辛辣且廉价的饭菜,当作一日三餐,作为自己长期奋斗的开始。

“如果不习惯,那就不如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反正集团从来不拒绝二进宫,只是不会像谣言说的那样给你升职罢了。”

3、BAT出身,创业者的荣耀还是投资人的锁链?

2014年-2015年间,资本市场对阿里离职员工的追捧,也是造成2年后败局的一个重要因素。

聪明人神化了阿里,到头来是自作聪明的坑了自己。

“2014-2015年中旬股灾爆发前的整整8个月时间,阿里出身对你项目是否能融到钱的概率至少有一倍的加成,甚至即使不投你也希望跟你多聊聊,因为他们希望借你帮助他们打开在阿里系的人脉圈。”杭州某投资机构的一位投资经理告诉朱思码记,彼时杭州资本市场一股莫名的虚火把阿里系烧得滚烫,而如此衷爱阿里项目的又以外来投资机构为主。

人们常说英雄不问出身低,但人们自己需要找英雄的时候大多都会优先考虑出身名门的。当一家公司招聘应届生时,在大家都没有工作经验的情况下,人们必然会优选选取211、985和海归,当这个命题丢给投资人时,项目的好坏与创业者本身的出身本不存在任何的联系,但投资人挂在嘴上常说投项目就是投人。

不过投资人向人民撒了谎,他投的是人——的背景。

“在路演过程中,阿里项目创始人之前的层级甚至直接影响了你项目融资的金额,不夸张地说你的离职证明比BP更有溢价能力,譬如当年空格APP之所以被德同资本看中,除了年末指标未完成的内部因素外,更大原因是看中了创始人带出来的那十几号人,以为他们团队就值一个亿,只是不知道德同资本今天是怎么想的。”

实际眼下梦想小镇的阿里系创业者级别基本维持在P6(资深专员)、P7(专家)、P8(高级专家)间,而阿里2014年上市后社招的准入门槛是:以P7为主,P6商量着来。换句话说,今天的阿里系创业者的质量已经不那么高了。

当然,个人在学历上的造假可以通过学信网核实,但诸如BAT离职员工履历上的造假与水分一般很难通过尽职调查向对方企业人事部摸清。而大公司架构庞大,事业部林立,时常会出现轮岗、架构调整、转岗、外派等状况,他的考核是3.25还是3.75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诸如这类问题更增加了调查的难度。以至于外部路演时经常能看到阿里有十几个“聚划算创始人”,或者创业者履历上背了3个BU老大的头衔但在职时间不到4年。

因此对于投资机构面对BAT创业人时,需要注意的地方有三点:

做好尽职调查,大型投资机构可以试图与官方达成尽职调查合作协议,或寻找第三方专业机构,细节可精确到其上一级汇报人,年终reveal情况,所在部门任职时间,业务线等。

重视员工在职时间,大厂级别与在职时间可优先倾向在职时间更长的。

创始人其过往负责业务是否与其创业项目本身存在交集,如有业务交集可精确到其过往业务参与程度,是否参与过战略级风暴会议,甚至可以直击深度执行细节:预算情况,直接汇报人,团队成员各司职责,所属团队成员打分参照依据,横向部门沟通情况,执行时间线,如何设置甘特图节点等方向,严防大厂过水蟹。

一个项目的优劣,当然无法用过往的履历或者在职时间来量化评分。但创业者对待创业这份事业的态度,决定了这个人能否的走的远。众多创业者自嘲为创业狗,但字面下仍有两层意思:不听话野狗,自己主动找食吃,因此可以独立做系统性的东西;听话的猎狗,等着别人来喂,更适找一家公司豢养。

马云曾说阿里员工离职原因就两个,前者受了委屈,后者钱没到位。前者如果只是创业爱好者,没有一个明确的目标,重复犯同样的错误,项目不断的换且又恰恰赶上了投资人手紧的时候,这样的爱好会让自己付出沉重的代价,但同样有的人追求自由和更高的利益,追求0-1的刺激感,在如此大的平台上,自己已经无法感到快感时,有能力又有胆识的人肯定不会落下。所存在的问题是有胆子的人不一定能力强,有能力的人的又不一定有这个胆量。

杭州,本不是一个合适创业的地方,由于阿里巴巴的一家独大让本地生态圈的多样性存在一定的问题。阿里的既有基因太强,人才的来源过于单一使得创业公司很难跳出这个圈子思考。阿里式的思维尽管没有什么不好,但在一个追求物种多样性的互联网生态圈里,尤其对于未来产品将要面向全国的用户来说,不跟其他大厂的创业人比,仅用这样思维创业其实并非好事,也绝非易事。

当问及诸多创业者,如何克服这个问题时,他们的异口同声的回答是:去招更多外地的大牛。

但当作者问及深圳,北京,上海等大厂的大牛是否原意到淘宝城外2.5公里的小镇上班时,他们几乎在同时选择了沉默,毕竟眼下他们所面临更严峻的问题是:如何拿到下一轮的钱,然后活下去。

创业如同打一盘王者荣耀,玩家不该赤身裸体地进入战场或者在阵亡时懊悔自己回城后满血的样子。曾经的辉煌战绩不过是累计获得的一个成就罢了,开始的单打独斗可以理解是不服输的倔强青铜。但在烧尽投资人钱且数次团灭之时,身为“人民币玩家”仍然一意孤行,除了会有被同伴和对手举报的风险之外,更有被官方封号的可能。

大家都明白,什么样的人才配做最强王者。

本文来源朱思码记(公众号:zhusimaji88)。

0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