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丑闻缠身、群龙无首,三星业绩却创下最好记录

长歌 3个月前 0 商业资讯

摘要:外媒日前撰文称,虽然三星深陷丑闻,甚至群龙无首,但其最新季报却创下历史记录。

外媒日前撰文称,虽然三星深陷丑闻,甚至群龙无首,但其最新季报却创下历史记录。这家公司究竟有何过人之处?它的危机又藏于何处?

6月的一个星期五,三星集团的实际领导者李在镕又在首尔中央地区法院经历了一个难熬的下午,听取检方向证人询问马匹健康的细节信息。李在镕此次出庭是因为涉嫌行贿和和挪用公款。这也是导致韩国历史上首任女总统朴槿惠今年3月下台的众多丑闻中的一项。

“这得看你说的是赛马,还是……”

这间法庭位于5楼,没有窗户,里面挤满了律师、记者和很多对此案感兴趣的普通市民。因为座位有限,有的人只能坐在地上。现场的人都大汗淋漓。面对令人窒息的热浪,办事员只能无奈地摇头,在没有气流的空调出风口前面沮丧地挥动着手臂。李在镕和另外4名来自三星高管团队的共同被告,以及他们的法律团队,一边喝水,一边用手帕擦拭面部的汗珠。

“它20岁了,没有吗?它活了大概20年,在8岁或10岁达到巅峰?”

“是的,我认为那时是巅峰。”

李在镕和他的同事被控向朴槿惠及其闺蜜行贿,以便促成三星旗下两家上市公司之间的合并——检方认为,此次合并的目的是加强李在镕对三星帝国的控制。

此次行贿的形式是Vitana V(这是一匹价值80万美元的良种马),除此之外,他们还向与朴槿惠闺蜜有关联的一个基金捐赠1700万美元,这位闺蜜的女儿希望有资格成为2020年奥运会的女骑手。

三星高管表示,这些礼物只是对该国奥运事业的正常支持,否认行贿和其他指控。

“如果无法进行体育比赛,或者表现不好,这匹马的价格会下跌吗?”

“我认为会。”

李在镕身穿深蓝色西装和一件开领衬衫,他本人也曾是一名骑手。20多岁时,他曾经在亚洲锦标赛上拿过奖牌。

如今,49岁的他正在专心致志地听取庭审内容,偶尔微笑,还会不时地把笔记递给自己的律师,或者改变一下端正的坐姿,涂涂润唇膏。

当天下午晚些时候,法官询问在场的人是否需要休息,李在镕回答说,他“尊重大家的意见”。没人表达意见,所以法官决定继续审理。

几小时后,庭审结束。李在镕离开现场,但没人祝他生日快乐——这似乎再次暗示了这家韩国头号企业的命运由盛转衰。

三星好,韩国就好

三星集团1938年由李在镕的祖父李秉哲创办,目前约由60家关联公司组成,这种模式在韩国被称为财阀。该集团旗下有造船、建筑、人寿保险、广告公司、足球队、篮球队,甚至还在首尔南部30英里处建有一座名为爱宝乐园的主题公园。

三星电子为三星集团贡献了超过三分之二的市值。尽管面临腐败指控——尽管2016年召回了一些洗衣机,尽管还因为“炸机门”召回了Note 7智能手机——但在公众的观念中,三星电子依然是全球顶尖电子品牌。

它也仍是一台了不起的赚钱机器,在7月27日发布的最新财报中,该公司营收较一年前增长20%,营业利润飙升73%。这一增长主要受益于存储芯片部门,但三星电子如今也是全球最大智能手机制造商,这要在一定程度上归功于新推出的Galaxy S8。

三星最近十年收入情况

不仅如此,三星还即将超过苹果,成为全球最赚钱的企业;甚至超过英特尔,成为全球最大半导体制造商。

不过,虽然投资者看好三星,但韩国民众却对其提出抗议。在李在镕和朴槿惠的指控浮出水面后,首尔的市中心每周都会举行抗议,声讨政府与这家财阀之间的密切关系,甚至由此演变成韩国1980年代民主改革以来最大规模的游行示威。

示威者挥舞着朴槿惠和李在镕的纸偶,其中一条标语写着:“把李在镕送进监狱,他是丑闻的罪魁祸首!”

曾几何时,“三星好,韩国就好”是压倒一切的民族情绪。朝鲜战争结束后,财阀帮助该国发展成为全球经济中的重要一员。但民调显示,由于众多关于财阀非法“购买”影响力的指控相继曝光,韩国民众对它们的支持率大幅下降。朴槿惠下台后,文在寅组阁的新政府引入了一些著名的财阀批评者,他们呼吁提升股东权益,弱化家族控制。

相关阅读:

三星帝国群龙无首

在三星电子内部,这种愤怒情绪只是诸多发展障碍中的一个而已。三星对自身的技术实力仍然信心满满,但他们一直在努力改变传统的等级文化——这种文化历来重视忠诚、辛劳和顺从。尽管这种文化非常适合硬件公司,但三星高管们非常清楚,如果三星电子想要在云计算服务和人工智能技术上与硅谷对抗,就必须主动改变。

这种变化或许要在三星长期掌舵人缺位的情况下进行,具体情况还要取决于李在镕案的判决结果。多年以来,子公司之间的关系协调,与政府的交涉,以及各种各样的大笔开支,都由李氏家族及其各路谋士来负责,而他们组成的决策部门曾经先后被其称作战略办公室、重组办公室和控制塔。

但作为仅有的几位接受本文采访的三星高管之一,三星移动通讯业务总裁申宗钧表示,随着三星集团面临审查,该办公室已经关闭,子公司之间的战略规划也“不复存在”。

目前,这家财阀就像一个无头章鱼,触手四处乱抓,但却无法相互协调。

“这提供了新的经验。”申宗钧说,“我们必须自己做决策。”

与三星的全球化崛起最密切相关的人物当属李健熙,他是李秉哲的儿子、李在镕的父亲,1987年出任三星董事长。虽然为人低调,但李健熙却颇具领袖气质。在他的领导下,三星投资建设了大规模的半导体和显示面板工厂,挖来了许多工程师改善初期低下的产品质量。

1993年,当消费电器销量停滞不前时,他告诫三星高管:“除了老婆孩子,什么都得变。”

几年后,他又命令手下收集了15万部有缺陷的手机,将其堆在一起后付之一炬。虽然对环境不利,但却释放出严控质量的明确信号。

虽然性情古怪,但李健熙却广受推崇。1997年,当三星电子的市值因为亚洲金融危机而萎缩到17亿美元时,他放弃周边业务,对芯片、屏幕和手机业务加倍下注。短短10年内,三星电子的市值就增长6倍。

首尔国立大学商学院战略与国际管理教授宋再勇(Song Jae-yong)将李健熙称作“20世纪最伟大的商业领袖之一”。

2014年,72岁的李健熙在能够俯瞰汉江的家中突发心脏病。三星随后称他“正在恢复,情况稳定”,但此后再也没有听到他的任何消息,而该公司也拒绝发表进一步评论。

多名不愿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表示,这位三星董事长还身患中风,目前仍处在植物人状态,他目前在首尔市郊的三星医疗中心接受治疗。当彭博社记者最近前往该中心顶层的VIP病区探访时,他被头戴蓝色口罩的安保人员迅速送回休息室。

李健熙突发健康状况也令李氏家族的危机进一步深化。这个家族对三星的控制一直以来都有些脆弱,至少按照西方公司的标准来看的确如此——在西方国家,创始人可以借助拥有额外投票权的特殊股票保护自己的地位。

相比而言,李氏家族在三星的单一实体只拥有相对较少的股份,但却通过复杂的交叉持股保持自己的控制权。

例如,根据彭博社的数据,李健熙只拥有三星电子3.8%的股权,但他却是三星人寿最大的股东,拥有其20%的股份。三星人寿则拥有三星电子8%的股份。这些股份加总起来,再合并其他实体所拥有的股份,使其可以控制超过20%的三星电子股份。

这种复杂的结构限制了其他投资者的权利,也令激进投资者感到挫败。这也导致该公司很容易因为重大疾病等突如其来的变故而受到影响。

一旦李健熙去世,身为“三星太子”的李在镕就必须支付巨额税金才能继承父亲的股票,保持三星的控制权——据高管财富追踪网站Chaebul.com董事长Chung Sun-sup测算,他所要支付的税金高达60亿美元。

李健熙可能需要出售部分李氏家族的股份,从而进一步稀释他们本就不够强大的影响力。

行贿丑闻触动敏感神经

于是便有了“送马”一事。检方称,李在镕在2015年精心安排三星旗下的Samsung C&T和Cheil Industries合并,前者专门从事建筑和贸易,后者拥有包括主题公园在内的多项娱乐资产。此次合并将让李氏家族对合并后的公司拥有更大的控制权,并将因此加强对三星电子的控制。该公司表示,此项合并的目标是提升这两个部门的竞争力。

为了在一些激进投资者的反对下完成这笔并购,三星需要获得另外一个大股东的支持,那就是该国国家养老基金(National Pension Service)。检方认为,三星高级管理层不确定该基金的态度——它此前不久曾经在一个不相关的问题上投票反对财阀的立场——所以希望总统办公室能代表其出面干涉。

检方发现了一些财务文件,可以将那匹马与三星和朴槿惠的闺蜜联系起来,另外还发现了一些三星高管与朴槿惠办公室之间的手机短信和通话记录——他们认为,这都表明双方存在合谋。

但法官判断,该案已经触动了韩国的敏感神经——他可能会在今年夏末作出裁决。之前支持三星的韩国媒体也放弃了“三星好,韩国就好”的观点。(由于三星是他们的主要广告客户,所以三星的良好发展也对他们的利润有所帮助)

三星的影响力曾经不可一世,在2008年,就在李健熙接受特检组问讯时,该国三大报纸只有一家在头版报道此事,另外两家则把文章放在内版。(李健熙次年被判逃税罪名成立,但几个月后得到特赦。)

现在,李在镕经常被拍到面无表情地戴着手铐进入法庭,周围的警员最多达到6人。这种每天一次的羞辱仪式,表明民众希望打倒一位曾经与全球政商名流过从甚密的财阀商人。然而,这也只是该公司的一系列困境中的最新一个而已。

突如其来的“炸机门”

一年前,三星电子移动通讯部门一片欣欣向荣。该公司那一年成绩斐然,在美国智能手机市场超过苹果,而且准备凭借8月发布的Galaxy Note 7继续巩固这一主导地位。这款手机配备手写笔,采用弧面屏幕,还支持指纹识别和虹膜扫描。就在这款手机上市销售几天之后,里约奥运会便盛大开幕,而三星则是本届奥运会的主要赞助商。该公司的高管纷纷涌向里约热内卢,用尽各种方法吸引关注。“那真是个伟大的时刻。”三星电子全球营销执行副总裁李永熙(Lee Young-hee)回忆道。

几天后,当负面报道开始在社交媒体上流传时,作为三星为数不多的女高管之一的李永熙正在柏林参加会议。当时的消息显示,Galaxy Note 7发生起火,甚至有部分用户被烧伤。李永熙起初并不相信这些事情,但随后,自燃事件越来越多,而且有增无减。世界各地的航空公司都禁止乘客携带Note 7登机。“当时的感觉糟糕透顶。”她说,“Note 7可是我们的骄傲。”

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三星电子总部的高管在申宗钧的领导下组建了一个特别小组。在长达4个月的时间内,他们每天早晨7点会面,协调响应方案。最重要的是,他们启动了Note 7的召回程序,这需要在世界各地回收数百万部手机,还要向测试中心派遣数百名工程师寻找问题根源。

申宗钧认为,这一计划的成本超过50亿美元,但他回忆称,李氏家族并没有对这一费用感到惊愕。当他在那段时间会见李在镕时,李在镕只是听取了报告,并表达了支持。“我认为他肯定已经知道花费,但却从没提过钱的事情。”申宗钧说,“他只是说,‘申先生,请妥善处理。’”

今年1月,三星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调查结果。申宗钧表示,Note 7手机爆炸的根源是三星子公司的电池设计不当,他们随后启用后备供应商加紧生产。三星承诺将更加严格地测试手机及其零部件。新闻发布会结束后,申宗钧鞠躬致歉。

三星电子股权复杂

文化问题根深蒂固

这番解释令一些三星观察人士心存疑虑。该公司否认他们为了先于iPhone 7上市而急于求成,他们也不承认是内部的等级文化导致底层员工没有及时上报危险信号。三星员工“总是满怀压力,一心想着制定能够取悦大老板的决策。”乔治-华盛顿大学管理学教授保罗-斯沃茨(Paul Swiercz)说,“没人会拖延时间。”

多年以来,三星一直试图默默地改变苛刻的文化。在2009年的一个名为“聪明地工作”(Work Smart)的项目中,该公司鼓励员工提高办公效率,利用周末时间休息放松。

2012年,他们还启动了“119”项目,要求参加正式聚会——员工往往都会出席这些活动,以便讨好老板——的员工只能喝一杯酒,也只能待在一家酒吧里,而且要在晚上9点前结束。

最近,他们还开展了一项名为“创业三星”(Startup Samsung)的项目,试图简化汇报结构,消除官僚制度。

但服从上级的文化早已根深蒂固,甚至在语言中都可一窥端倪。例如,与其他韩国公司一样,三星员工称呼彼此时往往使用职位或头衔,而不使用姓名,除非对方是关系亲密的朋友。这种传统导致员工很难坦诚交流,或者针对潜在的重大错误提出警告。

“我很讨厌这样。”申宗钧说,“基层员工会因此变得僵化,他们不会发表任何评论。”该公司一直试图让员工用名字称呼彼此,后面加上“nim”的职场敬语即可。申宗钧还曾要求员工称他“DJ”,而不是“总裁”。但他打了个响指说,“对他们来说,这很难在一夜之间就改变过来。”

投入巨资建设工厂

对三星来说,在技术上夺回失地显得相对容易一些。Galaxy S8并未发生起火爆炸事件,而不屈不挠的三星甚至刚刚在韩国发布了官翻版Note 7 Fan Edition。如果是其他公司,多半都会放弃这个名声受损的品牌,但三星却固执地沿用下来。

想要深刻理解冷酷无情的观念在三星内部有多么根深蒂固,就必须从首尔向南驱车45英里,来到一片曾经满是猪牛的牧场。在一片现代化的新社区里,沿着修缮一新的道路爬上一座小山,就能看到一片巨大的建筑工地。

这片工地足足有300万平方米,高大的塔吊散落在天际线上。分散在各处的建筑上挂着类似于“防灾中心”和“消防站”的指示牌,被它们围拢在中间的两个庞大建筑则用各种彩块装饰,这显然是荷兰画家皮埃-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的画风。

这里是平泽市,三星电子最新半导体工厂的所在地。这座工厂是为了扩大该公司在存储芯片领域的主导地位,甚至有可能帮助其在利润更为丰厚的逻辑处理器领域进一步扩大份额——与英特尔等公司争夺智能手机和PC的大脑。

该工厂于2015年破土动工,这也是李在镕惹上官司之前批准的最后一批项目之一。这里已经开始生产第一批芯片,速度远超3至5年的行业平均建设周期。三星电子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是因为他们已经掌握了自动化和精密制造技术,而且借助关联公司以极高的效率部署了大量建筑工人。他们还可以轻易获得资本。三星表示,平泽工厂的建设成本高达270亿美元——虽然费用高昂,但却不到该公司630亿美元现金储备的一半。

多年以来,雄厚的资金实力让李氏家族得以在存储芯片行业的低谷期大举投资。当行业复苏时,三星电子便可轻易销售下一代芯片,把竞争对手远远甩在身后。“即便对我们来说,建设一座工厂也必须对冲风险。”今年早些时候卸任三星竞争对手美光科技CEO的马克-邓肯(Mark Durcan)说,“因为金额太庞大了。但他们并不存在这个问题。”

三星并不惮于宣传自己的主导地位。在前往华城芯片工厂的时候(那里距离平泽大约15英里),游客博物馆里的一个数字时钟播报称,该公司成为全球最大存储芯片制造商已经“25年17天11小时24分54秒”。旁边有一扇窗户可以直接看到园区里的一座芯片制造工厂。机器人沿着天花板上的轨道在房间里做大幅度的之字运动。每一个金属手臂都提着几个装在棕色盒子里的硅晶圆,定期将其塞入跟冰箱大小相仿的机器,在这些圆盘的表面上烧出一层层的微型电路。目之所及只有两个身穿黄色清洁服的人负责监督生产。

软件仍是短板

今年5月,三星成立了独立芯片代工业务,为高通和苹果等竞争对手提供代工服务,这些企业要么不能,要么不想自己建设芯片工厂。这个盈利丰厚的领域目前被台积电主导,而三星现在也开始积极拓展。

他们相信可以处理好自己与竞争对手之间的微妙关系。“一旦我们开始一项新业务,”该业务执行副总裁Yoon Jong-shik说,“总是能在10年内大获成功。”

虽然三星在与日本和美国企业竞争的过程中硕果累累,但有一项业务至今仍然落后,那就是软件。该公司渴望发展自己的云计算服务和智能个人助理——尤其是能将三星的智能手机与他们的平板电视机、洗衣机和电冰箱关联起来的应用——从而对抗亚马逊和谷歌(微博)。

三星几年前曾经尝试推出自己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取名Tizen。但该系统并未取得成功,目前主要用于智能手表和部分家电。包括Samsung Health、Samsung Cloud和Milk Music在内的其他应用也都落后于竞争对手。只有Samsung Pay数字钱包展现出一些潜力,目前已经部署到20个国家。该公司希望其新开发的Bixby虚拟助手能一鸣惊人。

在三星效力了33年的申宗钧表示,他知道,想要成为顶尖的软件开发商,必须要吸引有创造力和创业精神的员工。但他在推介Bixby时的表现,却暴露出三星在文化上的一些老问题。

申宗钧问一个记者:“你会摸自己的助手吗?你的秘书?”

记者说:“我没有助手。但这么做侵犯人格。”

申宗钧回应道:“没错!不能摸,只能说。所以,如果我们改变触摸手机和使用语音的之间的相互作用,那就完美了。”

但记者指出,谷歌有自己的语音助手,而三星的多数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都采用谷歌开发的Android系统,导致双方可能出现摩擦。面对这样的质疑,申宗钧给出了伍迪-艾伦式的老套解释:

申宗钧:“请问你结婚了吗?”

记者:“我订婚了”

“订婚了!你需要多少枚戒指?”

“呃……两枚?”

“我觉得是3枚。一枚订婚戒指,一枚结婚戒指,还有一枚始终很有必要:那就是受难戒指。”

这个笑话引得申宗钧的手下一阵大笑。

“我们在很多领域都与谷歌密切合作。”他解释道,“但你知道吗,就算你订婚了,难道就永远不跟妻子或女友闹矛盾了?”

“毕竟,我们的竞争对手不在山景城。”申宗钧急忙补充道,但却并没有提到距离山景城的不远的库珀蒂诺。

民众意见针锋相对

就在李在镕生日当天出席庭审后的一个月,他又要再次冒着首尔的酷暑返回法庭。今天的主题是:三星的制药部门是否通过非法游说政府获准在该国股票交易所上市。(三星否认此事。)

在法庭外面,戒备森严的大门外也在酝酿另一场“战争”。在一位坐轮椅的女士的带领下,一小群激进分子在那里等着直面李在镕。那位女士名叫Han Hye-kyung,自称在30多岁效力于三星时患上脑瘤。她举着标语写道:“严惩李在镕。”她的T恤上则写着:“三星不能再死人了。”——指的是因为暴露在有毒环境而身患疾病(尤其是癌症)的三星前员工。

经过与这些员工及其家属长达数年的斗争后,三星成立了一个约900万美元的补偿基金,但很多人都拒绝这一和解方案。该公司表示,他们仍将开放申请渠道,并将努力解决剩余问题。

当李在镕的律师和共同被告进入法庭时,激进分子开始对他恶语相向。但李在镕也有自己的支持者——这几十个人以老年人为主,他们代表了韩国一个相当大的群体,这部分人反对因为腐败丑闻而开展政治改革。双方的对抗很快升级。

“李在镕有什么错?他只是希望想让三星更强大,这样就能让韩国更强大。”

“如果你不喜欢三星,那就去朝鲜吧!”

“三星养活了我们一代又一代。它让我们的国家名扬海外。你们这帮无耻之徒!”

保安介入后,事态逐渐平息。一位记者问Han Hye-kyung,她为什么声讨李在镕,而不声讨他的父亲李健熙。她回应道,如果李在镕继承了李健熙的财富,就必须承担这份责任。

就在不远处,三星的支持者们开始高喊:“释放李在镕!”(编译/长歌)

1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