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媒体自画像:我是一只安利狗

3个月前 1 商业资讯

摘要:你可以说我是一只安利狗,也可以说我是一只广告狗,即使我是一个所谓的媒体人。


扣帽子、贴标签依然是网络社交的必备利器,未曾蒙面,又长着一副大众脸,给你额头上贴个三字标签,已是给足了面子。

被你所关注的人关注或点赞,简直就是莫大的宠幸,内心窃喜,谢主隆恩。你的朋友圈可能没我说的这么夸张。事实上,我说的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从业者的悲哀,和窃喜。

使用“悲哀”两个字,不是给媒体这个行业定调,也不是要来个终极审判。媒体人的朋友圈很有意思。作为关注科技领域的媒体人,除去亲人、同学外,所有的都可以归入“朋友”一类。当我说,我和XXX曾经聊上过几句,算是朋友时,别太在意,我们真是“朋友”。

“朋友”分三类:记者、产品、公关。跑会、采访、晒赠品的,是记者,夜里赶稿是常态;上班,聚餐,晒加班的,是产品,老板员工一个样;晒猫、晒狗,晒旅游的,是公关,女多男少多牢骚。你的信息瀑布有多糟糕,取决于他们的工作状态。

用三个字概括:红与黑。

就是在简单粗暴地安利自己,做过的事、见过的人、写过的文章;批判批判批判,点赞点赞点赞。这其中,也包括我。我们为什么要安利。因为最原始的需求——资源交换。

举个栗子。前几日,一位技术大拿朋友圈公布其新书上市的消息,还组建个后援群,把我也拉了进去。群里,大多是他的微信好友,差不多一百多位,有已预购N本的死忠粉,有狂晒样书谍照的出版小妹,还有深潜默不作声的技术同行。用一本书,换取一位名人的关注,多么划算的生意。

哦,他还欠签我一本签名版。

这是红的部分。红是点赞,黑就是批判。红是安利,黑也是安利。批判是门艺术,是要站在制高点上的。能批判和会批判,又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批判不单单是秀智商,用智力碾压别人。黑稿写成奇文的凤毛鳞角,渣渣的却多如牛毛。要黑,请深黑,黑稿写得好的,多半认真。不认真,你也是在秀智商,秀的是下限。此处没有栗子,得罪人的事,我一般不干。红与黑,就是我的朋友圈,一个科技媒体人的朋友圈。

嘿,还没说完呢,窃喜在哪儿?额,窃喜就是,我也成为了一只安利狗。

有了资源,方能交换。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