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 扫一扫
下载APP

被ATM机取走的爱情

3个月前 1 家人

摘要:三年两个月零八天。许霆走出了监狱大门。外界只知他罪有应得,用赎罪换来自由。而在他内心,这是爱的代价。

文/《家人》记者 何语涵

三年两个月零八天。许霆走出了监狱大门。外界只知他罪有应得,用赎罪换来自由。而在他内心,这是爱的代价。

五年前,“许霆案”轰动全国。利用ATM机故障取走17.5万元人民币;一审被判无期,后改判五年——许霆掀起的司法争论,至今余波未平。

风波之下,是凡人许霆、男人许霆。很少有人知道,他从中错失一份真情。

2010年8月2日凌晨4点,大雨滂沱之中,获假释的许霆乘坐火车,在一众媒体的跟随下,回到了阔别四年的山西临汾。迎来送往的人群中,没有那个期盼已久的身影。

她现在过得幸福就好,许霆说。

曾经的甜蜜

高中毕业那年,许霆和柳亚正式交往。不过在他看来,这份自己单方面追求了两年的感情,进展并不顺利,“老是我在付出,她不上心”。恋爱之初,二人又遭遇分隔两地的瓶颈。

柳亚考上了太原旅游学院,许霆却在运城农学院。为保持联系,当时还是学生的许霆借500块钱买了一个二手诺基亚,“到太原,千万给我来电话啊。”结果等了半个来月,才有一通,“许霆,我怕。”同学们出去玩去了,寝室里就剩她一个人。他陪她一直聊到有人回来。

这个记忆刻骨铭心。“那是她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在有点自卑的许霆心里,这是她首次表达“在乎”。正因为此,广州那短短三个月同居生活,更显珍贵,几乎成为他后来在监狱撑下去的全部支柱。

2005年底,柳亚接到去广州白天鹅宾馆实习的通知——意味着二人又要分开。

“我也去!”沉思良久,许霆说。“你去,干什么?”柳亚问。“你不管,我有办法就是了。”他果然在宾馆附近的悦华物业找了个当保安的工作。

他们在江边租了个房子,“买菜,做饭,洗衣服,逛超市,跟结了婚似的。都是些很平凡的事,但跟她一起就感觉特别快活。”

飞来横财

很快,那一天来了。

2006年4月21日晚10点,下班后的许霆想去取点钱。在黄埔大道西平云路一家银行取款机上,他查了一下,余额100多元。他打算取100元钱。按下确认键后,ATM机奇迹般地吐出1000元,再查余额,只扣了一元。

他内心一阵狂喜,连续操作数次,一口气取出5.4万元。他决定回住处,取个袋子再来。这一次,他叫来了同伴郭安山。许、郭二人利用取款机程序错误,分别取款17.5万元和1.8万元。

4月23日,躲在出租屋两天没去单位的许霆听到了敲门声。谁?他问,要真是银行来人,就把钱给退了。一推门,是柳亚,“和同事换班,今天不出团。”她笑眯眯地。

你看。许霆掀开袋子的一角,露出满满的钞票。她呆了,“咋回事?这钱哪来的?”她只有惊,没有喜。许霆一五一十说了,柳亚吓得脸发白。她不懂法,但直觉告诉她这是错的,“你快去把钱给人退了。”

许霆不同意,“现在都过了两天了,没有人来。”他心存侥幸:“再说,万一后面还有人取呢,那些钱要赖在我身上,咋办?”

柳亚蒙了,止不住地哭。有钱了,还一有就是十几万。然而来路不正,生活真的会好吗?

我不想坐牢

4月25号,许霆回了临汾老家,这才发现,还有比他更现实的人——父亲。许彩亮坚决不同意退款,还把钱藏了。“这个事情不由我掌控了。”许霆对记者说。

最后,许霆找到藏钱的房顶,偷走了几万元,其中一万买了彩票。原想中点是点,不料窟窿越捅越大。心灰意冷的他一天接到柳亚电话,“咱把钱退了吧。”她哭求。“是不是公安找你?”他紧张地问。“不是。”柳亚大哭,“是害怕失去你,怕你出事!”

那一刻,他很感动,“在这个瞬间有过片刻的后悔,但细想一下已经做了这样的选择,又有什么办法……”许霆沉痛地回忆。

他确实只有自首一条路了。案发十天后银行就已报案。然而2006年5月中旬,当许霆得知这一消息,却选择了逃亡。

逃到太原,钱还是要还的,许霆心里明白。“我只是觉得拼命挣上也许能还,自首就只有坐牢了。”

好说歹说,终于从父亲那讨来六万元,跟人合伙开了个网吧,“不会亏的,柳亚,最多半年就能保本,一年我就能把钱还上,那时,我们就又能回到以前的生活了。”他还在骗自己。没人清楚他当时真实的想法,许霆的讲述陷入混乱。有一点是肯定的:他对未来已失去把握,他有矛盾,但是在逃避。

#p#副标题#e#

网吧经营混乱,合伙人只拿钱,不结账。外界以为携款潜逃的逍遥日子,实际是他这一生过得最窝囊的。

2007年春节,母亲过来看“做生意的儿子”,他连出租车费都掏不出来,“从后视镜里偷看我妈从自己兜里掏钱给司机,心都碎了。”

祸不单行,不久,他病倒了。往年他总是多喝水,挺过去。这回,挺了三天,还是高烧40℃。当柳亚从五台山带团回来看见床上一动不动的许霆,以为他快不行了……柳亚陪他去医院,刚打上点滴又回出租屋给他炖了一碗汤。他输液输得睡着了,梦见自己被关进监狱,猛然惊醒,发现女友在旁,精神在病痛中崩塌,“害怕极了,拼命想怎么快速搞到一笔钱,赶紧把债还了,不想坐牢。”

病一好,侥幸心理再度活络起来。他应聘去金德管业做销售,公司问他能不能去北京,他想了一下,愿意。

什么是垃圾什么是爱

罗网正在收拢。

2007年5月22日,赴京中转宝鸡的许霆被宝鸡警方抓获。押运回广州的车上,手机快没电,他发了两条短信。一条给柳亚,一条给母亲。

我被抓了,我们分手吧。他说。

等判下来再说。她答。“当时我心就凉了,”许霆说:“在我心里,这爱情是一生一世的,没想到她说等判下来再说,我特难受。”

他觉得自己很受伤。也许,他还是那个在感情中自卑感很重的男人,“2004年情人节,我从运城坐了两个多小时火车到她们学校,送她巧克力和玫瑰花;在广州,洗衣服擦屋子做饭,都是我。我对她好,谁都知道。”没错,这些,是看得见的付出。但,尊重爱人的选择——甚至是错误的选择,柳亚的容忍和默许恐怕被忽略了。

从“新兵仓”换到“过渡仓”,许霆讨好“狱霸”,换来纸和笔。第一封信迟迟未写。不久,外面传来案子要上调广州省中院的消息,“15年以下的案子,天河区法院就能搞定。上调(中院),少说(要判)十年。”

他写给了柳亚。

“非常回忆以前度过的美好时光,想起你以前给我唱过的歌,《太委屈》,还有《我等到花儿都谢了》,觉得挺好的。其实我在外边一直骗你,我喜欢别的女孩,我不爱你。长痛不如短痛,早聚早散。你也不要说等我,我不会相信你的,而且就算你等,出来我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一页纸满是令人绝望的句子。下笔的心情是纠结的,“目的就是想刺激她,让她跟我分手。”目的达成,他又懊恼万分,“我想她好赖也给我回一封信。”他低下头,片刻都没抬起来。

幻觉与祝福

后来每次出庭,他都盼望能在角落里看见她。这个愿望落空后,他又幻想她没有收到信。再后来,他又想,她即使收到也不会恋爱,讲好的一辈子,她肯定还在外面等他。

2010年7月30日上午9点半,服刑三年两个月零八天的许霆走出了监狱大门。但自由,并不意味着快乐。

出狱后的许霆一下子多出许多完全属于自己、可以自由支配的时间。这令他不适应,出来前十天,他只睡了20个小时,困了就眯一下,“怕醒了又在里面了。”

一直在搜索的消息不久就有了答案——柳亚结婚了。预料之中,但他还是不信,跑去问她好友。那人说真的,娃都生了,男孩,一岁多了。“你想开点。”好友拍拍他的肩:“她夫家很好,有车有房,老公对她也很好。”

挺好就行了。这一次,他没怨天尤人。不是在幸福的时候,而是在不幸的时候,人们才能探知自己可以爱到什么程度。起码,他们拥有过。

(应被访者要求,文中柳亚系化名)

推荐阅读:

十八万改变一个家庭

修补处女膜引发的悲剧

绝症新娘多出来的三年

我不是你们说的芙蓉姐姐

3

发布评论

最新评论

问题反馈

您对新版商界招商网有任何意见和建议,或使用中遇到的问题,请在本页面反馈。 我们会每天关注并不断优化,为您提供更好的服务!

反馈问题

我们非常乐意收到您使用网站过程中的感受和意见

联系方式(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