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界杂志 > 家人 > 丹妮尔“复活”记 见证爱的奇迹
丹妮尔“复活”记 见证爱的奇迹
2010-02-07 10:13:06 188

来源:家人—财视网

文/Lane Degregory

请收养我

2006年12月,伯尼和妻子戴安来到佛罗里达州的坦帕市,参加心灵画廊领养计划活动。伯尼49岁,戴安46岁,他们有一个9岁的儿子威廉,但他们很想领养一个女儿。

戴安转身走到楼梯下的一间小屋,看到一张广告单,上面印着一个小女孩的照片:她双颊凹陷,脸色苍白,一头黑发剪得很短,棕色的眼睛似乎在寻找什么。戴安叫伯尼过来看。他和妻子一样,觉得“她似乎正需要我们”。

社工人员告诉他们,小女孩叫丹妮尔,已经8岁了,体重只有21公斤;无法自己进食,还包着尿布;她没有身为人的思想和行为能力。从不和人对望,从不哭泣,对冷、热、疼痛都没有反应。她不会说话、不会点头、摇头示意,只会偶尔咕哝作声。

伯尼站起身说:“她完全不是我们想要的孩子。”但社工人员恳求他们听完丹妮尔的故事,疑惑的伯尼夫妇便又坐了下来。

丹妮尔是一个被母亲严重虐待的孩子。一年前,警察在一个漆黑的房间里找到丹妮尔时,她躺在地上一张破旧发霉的的床垫上,侧身缩成一团;一双长腿贴着胸膛,肋骨和锁骨凸出;一双瘦削的臂膀遮住脸庞,满头纠结成块的黑发则爬满虱子。她没有穿衣服,只是包着一块涨起的尿布;身上到处都是疹子、脓疮及被蚊虫叮咬的痕迹。而她的母亲,站在门外,对这一切熟视无睹。

伯尼夫妇很是震惊,世上竟有如此狠心的母亲。戴安眼眶都湿润了,她说:“太难以置信了,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他们还需要考虑是否收养丹妮尔。

带我回家

回到家,伯尼夫妇始终忘不了丹妮尔那双恐慌而又美丽的大眼睛。晚上,伯尼甚至梦见两只大手从卧室天花板伸下,十指交缠,丹妮尔坐在上面,像荡秋千一样,棕色的眼睛睁得好大,瘦弱的双臂张开,想要他抱。第二天一早,伯尼夫妇毅然决定收养可怜的丹妮尔。

2007年复活节的周末,伯尼夫妇把丹妮尔带回家,寓意丹妮尔“复活”,在新的家庭获得新生。10岁的威廉很高兴,因为他有了玩伴。可当他看到包着尿布的丹妮尔时,很是失望。丹妮尔什么都不会,不会玩躲猫猫,还不会说话。

戴安让威廉给妹妹一个洋娃娃玩耍时,丹妮尔接过洋娃娃,一口咬掉了洋娃娃的手。威廉感到非常害怕,再也不愿接触妹妹了。

伯尼想要抱着丹妮尔,让她安静地看看电视或者睡觉,但是丹妮尔愤然弓起身子,猛咬自己的双手,她不喜欢别人的触摸。于是,丹妮尔不停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尿液渗过尿布,弄得地毯上到处都是。戴安一遍又一遍地清洗地毯。

晚上,丹妮尔不肯躺在床上,不肯睡觉,还发出尖叫声。吵闹声让邻居对伯尼夫妇很不满。半夜,丹妮尔不断爬起来,踮着脚尖走进厨房,拉开冷冻食品,踩在一袋又一袋的蔬菜上。伯尼把她牵回房间时,她大发脾气,猛咬自己双手。

一周过去了,伯尼夫妇疲惫不堪,连小威廉也觉得十分辛苦。因为丹妮尔行径古怪,令他害怕。他甚至要求父母把她送回去。但是伯尼夫妇在决定收养丹妮尔的那一刻时,就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准备,要对丹妮尔不离不弃。

推荐阅读:

浪漫是毒品 小心别寻死

陆川:30多岁才懂父亲

硬汉胡军:最是柔情女儿心

何永智之女廖韦佳:富二代的曲折婚恋

《家人》策划:家庭中的上海男人

#p#副标题#e#

我是你们的女儿

伯尼夫妇已经对丹妮尔视若己出,但是在法律上,丹妮尔还不是他们的女儿。心灵画廊的社工人员说,虽然丹妮尔的生母被禁止探望和接触女儿,但她不打算放弃抚养权。听了这个消息,伯尼夫妇很沮丧。那样一个狠心的母亲,还有什么资格争取抚养权。但丹妮尔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谁也没有权利剥夺她的抚养权,除非她自己愿意放弃。

丹妮尔的生母已经被检察官以虐待儿童罪名起诉,面临20年有期徒刑。伯尼夫妇打算上法庭去,说服那个狠心的母亲放弃抚养权。那是一个蛮横的胖女人,粗俗且自以为是。她根本不屑与伯尼夫妇交谈。这让伯尼夫妇既苦恼又伤心,如果丹妮尔再次回到那个女人的身边,难以想象……

伯尼夫妇已经为丹妮尔付出了太多。照顾丹妮尔比照顾一个婴儿辛苦得多。不过,丹妮尔渐渐变得温和了一些。威廉开始接近她,陪她玩耍。丹妮尔过去从没遛过狗,更没吃过冰淇淋,令威廉大为震惊,他最初以为丹妮尔不过是一个残障儿童。

正当伯尼夫妇为丹妮尔的亲权绞尽脑汁时,心灵画廊的社工人员带来了好消息。由于丹妮尔的生母害怕坐牢,检察官于是和她谈条件,只要她放弃抚养权,就可免除牢狱之灾。丹妮尔的生母欣然接受了条件,被判处两年居家监禁,另加缓刑及一百个小时的社区服务。

这让伯尼夫妇十分欣慰和高兴。2007年10月,伯尼夫妇正式领养丹妮尔,改名丹妮。

大家晚安

2008年一个阴暗的星期一早晨,戴安对女儿说:“好了,现在给你穿上裤子。要不要再上厕所?”丹妮上学又要迟到了。她起床后一直在客厅里走来走去,有时躲到椅子和沙发后面,还不停拉扯自己的短裤。

进入新家庭已有一年多的丹妮,和当年心灵画廊照片上的女孩判若两人,长高了30厘米,体重也增加了一倍。

伯尼夫妇说,丹妮开始有是非观念了。她发觉自己令父母失望时,会流露出难过的样子,似乎很在意他们的感受。有时她在麦当劳会偷取别人餐盘上的食物,但总算可以自己吃东西了;她经常要上厕所,但总算不必包尿布了。

11岁的威廉逗丹妮时,丹妮似乎说话最多,也许是因为分心而让潜意识流露出来。威廉说,虽然丹妮不能和他一起骑脚踏车,但他可以开小吉普车,载着丹妮四处走,让她按喇叭。他教丹妮玩躲猫猫,玩吹泡泡;教她想哭就要哭;痛苦时会有人照顾。

伯尼希望有一天丹妮能够开口叫他“爸爸”,能够结婚,或至少能够独立生活。要是这些希望都落空,“我也不会在意。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亲亲她、抱抱她。”

目前,伯尼夫妇最欣慰的是能够给丹妮一些她从来没有的东西:慰藉、安全、爱护,以及一张床、一个家。每天晚上,伯尼会哄丹妮上床睡觉,理好她枕上的金发,然后亲吻她的前额,说一声“晚安”。戴安也会在门口喊道:“晚安,孩子。”威廉则从楼下客厅高喊:“爸妈晚安,丹妮晚安。”他们希望有一天,丹妮会回答:“大家晚安。”

推荐阅读:

浪漫是毒品 小心别寻死

陆川:30多岁才懂父亲

硬汉胡军:最是柔情女儿心

何永智之女廖韦佳:富二代的曲折婚恋

《家人》策划:家庭中的上海男人

说点什么

热门评论

海南香书沉香
燕之屋
凤岗天安